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李应兰:争取钓鱼城申遗成功 让合川始终还是合川

市人大代表、合川区委书记李应兰

留住城市文脉,展现城市独特魅力。保护和修缮一批传统风貌街区,让我们的城市更加靓丽。早已入选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的钓鱼城古战场遗址,力争在十三五末申遗成功。

今天,我们就围绕市委、市政府的部署,跟市人大代表、合川区委书记李应兰一起,探讨如何留住城市文脉的话题。

谈历史文化遗产,对合川来说,钓鱼城古战场遗址是绕不过去的关键。

市人大代表、合川区委书记李应兰昨日表示,早已入选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的钓鱼城古战场遗址,力争在十三五末申遗成功,“目前已向国家文物局提交世界文化遗产申报书,并排在钓鱼城前边的,仅有3个。”

钓鱼城申遗有了时间表

重庆晨报:钓鱼城申遗一事,已经说了很多年,有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表?

李应兰:钓鱼城,它不只是合川的钓鱼城,它还是重庆乃至中国的钓鱼城。在市领导和专家的高度重视之下,我市去年就已经完成了申遗要件,并在10个月前向国家文物局正式提交钓鱼城古战场遗址世界文化遗产申报书,这标志着钓鱼城古战场遗址申遗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进入实质性推进阶段。具体而言,目前在国内排在我们前边的,还有3处。也就是说,我们最快能在十三五末的2020年申遗成功。

核心区不能做“加法”

重庆晨报:准备怎么保护?

李应兰:实际上,这些年来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仅仅是2016年,就先后完成钓鱼城遗址危岩加固工程、摩崖题刻防风化加固、安防消防等文物保护工程,对钓鱼城范家堰遗址开展了4000平方米的考古发掘,丰富了遗址的文化内涵。同时,还委托相关机构编制了范家堰、南一字城、水军码头、九口锅、古地道、宋代城门等6处重要遗址的保护展示利用方案。另外,还做了一些如《钓鱼城军事防御思想、防御体系及其典范性、独特性研究》等深度挖掘钓鱼城价值的课题研究。

我们有一个总的要求,就是在钓鱼城古战场遗址核心保护区内,不能做任何的“加法”,原滋原味地保护。即使在遗址保护的缓冲区,也是禁止建和古战场遗址无关的建筑。

重庆晨报:如果说钓鱼城是合川城市文脉的核心,那其它(文脉)呢?

李应兰:众所周知,合川之所以得名合川,源于嘉陵江、涪江、渠江这三江之水在这里汇合。嘉陵江流域文化、移民文化和过境文化,在这座滨江城市留下了太多的历史文化遗存。所以合川的城市文脉,重在一个“合”字。

可以说,合川曾经是川东文化的高地,也是巴渝文化的典型代表。2000多年走过来,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宗教、工商、农耕、码头等历史文化,在这里遗存。它们像珍珠一样,散布在合川全域内,而且很多都是在嘉陵江边。如涞滩二佛寺摩崖造像、育才学校、龙多山摩崖造像等文物,再如缮纯阳山、草街等等历史街区以及东渡等古寨古村落。

据不完全统计,在文物普查中,合川区共登录不可移动文物948处,可移动文物2300件(套)。非物质文化遗产列入保护名录的有37项,成功申报重庆市级保护名录的有10项。

将禅宗文化做到极致

重庆晨报:作为城市管理者,如何利用保护好这些文脉的载体?

李应兰:我们在大力发掘文化资源的同时,还将实施文化遗产保护工程,加强历史文化保护与传承,留住文化的记忆和乡愁。目前,我们在区博物馆建立完善不可移动文物数据库、可移动文物数据库、馆藏文物数据库、珍贵文物数据库、民间文化资料库、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及传承人数据库建设,实现合川历史文化遗产资源管理的数字化、信息化。

具体工作中,我们实施了一批历史文化保护项目,包括育才学校旧址善堂、周吉可故居、龙多山东崖实验区维修保护工作和涞滩二佛寺摩崖造像区安全防范系统建设工程。在涞滩二佛寺摩崖造像区,我们准备将禅宗文化做到极致。

让合川始终还是合川

重庆晨报:在城市建设中,如何留住城市文脉?

李应兰:城市建设要延续历史文脉,见证地域文化,承载历史记忆,要尊重自然、尊重人文、尊重规律,突出特色,把历史文脉有机融合在城市风貌中,突出城市特色。

作为一座拥有2300多年历史的古城,合川不可避免地需要面对“新”和“旧”的选择。以文峰古街为例,我们在这里恢复了凌霄阁、濂溪祠、清华楼、会江楼等合川历代著名建筑,完整地保存了合川的历史文脉。

如今的文峰街,已和钓鱼城、涞滩古镇一样,成为了合川市民引以为豪的合川象征。我们未来城市建设的方向,有一个目标,就是让合川始终还是合川,有它象征性的模样。

据重庆晨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