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天津第一条下水道是谁修建的?

钟颖川谈历史
2017-01-19
+关注

第二十四章修建天津下水道

“很遗憾那么多珍贵物品被以最粗鲁的方式对待,都被毁掉了……很幸运德军没有参与官方的抢劫行为。因为在天津之战中我们只有300人参加,而且事后根本没有进城。而北京,德军是在抢劫结束之后很久才到达的……在国内如果人们想象这场战争是为传播基督教文明和生活方式的话,他们肯定要感到幻灭了。自从三十年战争和路易十四时代的劫掠以来,还没有象这样的。” ---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

1900年8月,德国人瓦德西被任命为八国联军总司令。11月17日,瓦德西乘坐德国军舰抵达天津港。

瓦德西,出生于一个军人世家,父亲和外公都是将军。瓦德西本人也秉承家庭传统从军,35岁成为德国总参谋部军官。后来担任德国总参谋长,并晋升陆军元帅。

对于瓦德西,汉纳根并不陌生,他是自己父亲在军队里的同事、朋友。听说瓦德西来了,汉纳根很高兴,决定去见他,劝说他约束军队的野蛮行为。

听汉纳根讲了八国联军在北京所犯的罪行,一开始,瓦德西还不相信,他说,我不相信我们西方军队会干出这么野蛮的行为,汉纳根劝他到下面去看一看。

瓦德西亲自到地方去视察,才发现,的确如汉纳根所说的,联军进京后大肆烧杀抢掠。后来,他在自己的日记中写到:“最近的战斗使北京许多街区毁灭。北京被占领之后头3 天公开允许的抢劫造成不可估量的破坏。英军的抢劫是相当有制度的,强抢来的东西必须集中放在外交使团的一个地方,以便日后拍卖。拍卖的收入再按照计划在军官中间分配。而且英国军官告诉我,印度士兵( 英军几乎完全由印度士兵组成) 根本不能理解没有劫掠的胜利有什么意义。日本军的战利品必须上交国家,国家肯定收获了可观的数目。在美军,抢劫是被官方禁止的,但是美国官兵都是些冒险家,禁令被最彻底地 置之不理。俄军的抢劫以最原始的方式进行,东西被扔得乱七八糟。法国在抢劫方面也不落人后。” “颐和园的珍品曾经被在俄占领后被作为官方的战利品运走,普鲁士王室送给清帝的礼品被发现在运往旅顺港( 原文是阿瑟港)的途中,在霍普纳少将的抗议之下这件礼品被转交给我们。”

展开剩余82%

在日记里,瓦德西也对联军士兵行为感到羞愧:“很遗憾那么多珍贵物品被以最粗鲁的方式对待,都被毁掉了……很幸运德军没有参与官方的抢劫行为。因为在天津之战中我们只有300人参加,而且事后根本没有进城。而北京,德军是在抢劫结束之后很久才到达的……在国内如果人们想象这场战争是为传播基督教文明和生活方式的话,他们肯定要感到幻灭了。自从三十年战争和路易十四时代的劫掠以来,还没有象这样的。”

瓦德西听从了汉纳根的建议,开始整顿军纪,约束士兵的犯罪行为,并在12月10日,设立“北京管理委员会”,维持北京的治安。

天津的情况同北京也差不多,天津失陷后,侵略军也是大肆焚掠,残暴罪行,令人发指。后来,在瓦德西的主导下,八国联军成立了天津临时政府(即“天津都统衙门”),来维持治安。临时政府由俄、英、日各派一名军官组成管理委员会,后来这个管理委员会的成员扩大为6人。临时政府下设巡捕局、卫生局、库务司、司法部、公共工程局以及总秘书处和汉文秘书处。各机构的负责人,除了巡捕局局长是一名英国军官外,其他都具有专门资格和能力,有的还是久居天津,对中国情况比较熟悉的外国人,如担任汉文秘书长的丁家立是久居天津的美国人,与李鸿章关系密切,曾创办北洋大学堂并任总教习,也曾任美国驻天津领事馆副领事。卫生局长德博施是一名法国医生,曾任法国驻华公使馆医生,当时正在天津行医。公共工程局局长是丹麦工程师林德,长期生活在天津,从19世纪80年代就在英租界从事公用事业,19世纪末参与海河治理工程。汉纳根也在其中的公共工程局中任职。临时政府对天津及其附近地区进行了长达两年的殖民统治,直到1902年8月被撤销。

在临时政府统治天津期间,汉纳根还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改造天津的城市排水系统。

直到19世纪,天津城区排水系统仍然是传统式的结构,技术上一直没有任何改进。加上多年失于维护,缺乏严格的管理,导致多处阻塞,是城区环境恶化的一个主要因素,特别是天津城墙拆除后,护城壕和城内污水坑相继填平,城市排水更成为问题。临时政府没有采用政府投资修建下水道系统,而是利用民间集资或投资的方式。他们制定强制性措施,要求各街区的士绅出面组织居民修建和清理下水道,费用由士绅们承担。工程设计要经过临时政府公共工程局审批,如果验收工程质量高,临时政府将承担部分工程费用。有的私人公司也开始参与城市排水系统的投资与建设。1902年,汉纳根成立了一个“大广公司”,提出修建城区南部排水系统的方案,得到了委员会的同意,汉纳根以占用政府土地为条件,承担了天津老城区南部的排水系统建设。按照临时政府同意的方案,在天津老城西南部挖掘了被称为“蓄水池”的排污池,老城区的污水被排入池中,再经由专门水道排入海河下游。这一排水系统一直沿用至20世纪50年代,到天津解放后才被彻底改造。

我还想对这个天津临时政府多说几句,由于众所周至的原因,现在对于八国联军占领天津的2年,历史书中记载很短,说的也是八国联军在入侵天津期间,大量杀害义和团,对天津人民进行残酷的压迫等等。我们承认这是事实,我们也谴责这种暴行,但可惜的是,这不是全部的事实,只是我们有所选择后的事实。还有一些事实,就象修建排水系统的问题,大多数人还不知道,下面我想罗列出这些事实,只是罗列,不做评价。

临时政府在天津创立了警察制度。临时政府刚一建立,便首先成立巡捕局,着手建立城市警察系统。警察由外国巡捕和华人巡捕两部分构成。外国巡捕主要是由各国军队抽调官兵组成,一部分负责该国军队占领区,一部分组成国际巡捕房负责车站、政府等重要地方。此外由意大利人组成水上巡捕,负责海河等河道的警务。华人巡捕是单独组织,由绅商保举本区华人充任,听从外国巡捕指挥执行警务。城厢地区还被划分为8个治安区,每个区推举6名绅商协助治安管理。“遇有不法情弊”,绅商可以到都统衙门汉文秘书处“禀陈”。临时政府管辖区扩大后,各区每个村庄公举3名士绅充当村正,组织华捕。临时政府巡捕不仅负责司法、治安,还负责交通、卫生等公共事务,这与传统衙门的管理有明显的不同,政府对社会的控制职能强化了。当时,首次出现专门在街头站岗维持治安的巡捕,一度被误认为是监督百姓,但这却是警察站岗维持交通、治安方式的开始。

后来,袁世凯接管天津后,巡捕制度被完整地保留下来,巡捕改称“巡警”。这是除租界地区外,警察最早在中国城市的出现。

同时出现的还有城市税收制度。临时政府的财政最初是依靠参加政府的各国各垫款5000英镑开始运行的。临时政府成立后,按照西方的模式,建立了城市税收制度。根据临时政府制定的税收章程,主要开征入市税(即厘金)、码头捐、所得税(房捐)、铺捐和执照税等,作为政府纳税处。临时政府对各项捐税收入和政府支出有详细和明确的记录,实施严格的管理。从记录中可以看出,税收制度建立后,临时政府的财政收入不断增加,许多公共工程得以实施。1902年,天津临时政府在向袁世凯办理政权移交时,将全部收入和支出的账目清单,以及还在施工中的公共工程所需的费用、政府财政结余等一并交给了袁世凯。

天津还是中国第一个拆除城墙的中国城市。虽然到了19世纪,城墙的传统防御功能已经基本上失去了其存在的价值。而且,城市发展迅速,城墙成为交通的最大障碍。尽管如此,城墙是城市传统的标志和象征。在当时的社会意识中,没有城墙的城市是人们一时无法接受的。因此,当都统衙门拆除城墙时,天津是以一种矛盾的心态对待的。城墙被占领者拆除,无疑是城市的耻辱。然而,另外一方面,城墙拆除后沿城墙基址修筑了4条马路,成为老城区的交通干道,改变了城市交通状况,市民明显感到给交通带来的便利。当时还修筑了城北门至运河边的道路以及英租界到海光寺的道路,老城区的道路系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老城区供应自来水也是在这一时期开始提出的。1901年3月,3名中国商人和买办出面向临时政府提出建立自来水供水系统的申请,要求给予特许经营权。他们的申请得到临时政府委员会的批准。委员会还对供水系统的设置、供水水源,消防用水的供给以及水价的限制等提出了一系列要求。

此外是城市照明的出现。天津最早的路灯于19世纪80年代出现在英租界,老城区的路灯照明则是1900年以后出现的。1900年11月,临时政府委员会做出决议,要求城区马路两侧每隔100步要安装一盏路灯(油灯),安装和维修费用由沿路房主承担。于是,老城区开始有了路灯。“大街小巷各门旁皆要悬灯一盏”“灯盏齐明,如同白昼,比除夕倍觉辉煌”。第2年2月,临时政府决定城市照明由政府负责,筹划由政府安装路灯。

以前,天津城没有公共厕所,人们在街上或公共场所习惯于随处便溺。城内外还设有多处粪厂,直接用人粪尿制成肥料,供应乡村。这种生活方式和习惯,给数十万人口的城市造成恶劣的环境问题。临时政府成立后不久便做出决议,城区禁止随地便溺。路上行人随地大小便要罚洋1—2元。同时,临时政府开始以招标的方式建造公共厕所。很快,老城区建造了多处公共厕所,并设有清洁夫按时清扫。临时政府专门发布告谕,要求人们必须到厕所“出恭”,在厕所以外便溺要受重罚。同时,临时政府还要求所有粪厂迁至郊外。这些强制性措施促使了城市环境的改变。

城市垃圾处理也在这一时期发生了变化。在以前,天津的城市生活垃圾几乎就是随处倾倒。1901年3月,临时政府制定了《洁净地方章程》,规定居民每天必须将垃圾倾倒到划定的垃圾场,然后由政府统一处理。住户每天要将自家门前地段清扫干净。并明文规定了严格的惩罚措施。这是天津最早的城市卫生立法。违反这些规定者会被外国巡捕抓捕,受到罚款、鞭责等严厉处罚。与此同时,由临时政府卫生局组织专人清理河边、城内堆放的垃圾,雇用清洁夫打扫街道。这些,使城市卫生状况发生了改观。在随后的北洋新政时期,天津开始设置卫生局、卫生巡捕等,城市卫生管理成为政府的一项主要职能。

1902年6月,天津发生的一次流行性鼠疫,促使了城市防疫制度的建立。鼠疫最初是从塘沽传入的,并主要在城北区蔓延。临时政府随即采取了一系列有效的防疫措施。在塘沽设置了港口检疫隔离站,在市区建立了医疗站,还对感染者的隔离、病亡者的埋葬以及环境消毒等制定了强制性法令。如病人要及时送医院隔离、冰镇并用石灰涂身;焚毁病家衣物;一周内封闭患者住房,用石灰水涂封门,胡同禁行,邻居不得进入,与病人同居者不得外出等等。病故者要领取许可证才能掩埋,并由政府专门雇用的苦力抬运和掩埋尸体。为了防止因感染者死亡造成疫情扩散,临时政府制定了严格的死亡报告制度,如藏匿死尸不报,要处以带枷游街、罚苦工等严厉处罚。这一系列有效的防疫措施实施,使得这次鼠疫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当时,临时政府还专门发布公告,制定卫生章程,要求居民必须饮用开水、蔬菜水果必须煮熟食用,保持身体清洁,染病必须及时报告,同时还免费提供石灰用于厕所等消毒。要求制造汽水的水铺铺主必须使用开水,对违反者严厉惩罚。

此外,临时政府时期,还建立消防队、制定交通法规、建立公共墓地等,并计划在老城区进行人口普查。不仅组织了专门的机构,拟定了人口调查表,还开始为城区街道正式命名,编制住宅门牌号码等等。为人口普查做各项准备。只是由于政权很快移交,这次人口普查未能完成。

1902年8月15日,经过长时间的交涉,袁世凯代表清政府接管了天津政权,随后,北洋新政的推行,种种社会变革使得天津城市经济、社会以及城市建设等方面,出现了新的局面。天津临时政府长达两年的军事殖民统治,使天津经历了一个痛苦的历史过程。历史毕竟是连续的,正是在这曲折的历史过程中,新的技术和西方近代市政制度传入天津,对随后而来的北洋新政,对城市的变革与发展,都发生了一定的影响。从这一点来说,我们是不能忘记的。

本文摘自本人所著《大清洋帅--汉纳根》一书

4-职业能力梳理/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