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此人为清末名臣却不知自身强大比“友邦”管用

《江华条约》签订之后,日本在朝鲜大显身手,在政治上培植亲日力量,经济上垄断朝鲜市场。起初,日本自己无甚货色,充当二道贩子,对朝贸易主要是转卖英国产品,“对缝儿”赚取中间利润。日本商人还从朝鲜廉价进口 农产品和原料,通过低买高卖,转卖加价等手段投机发财,牟取暴利。

朝鲜与满洲接壤,大清国视满洲为龙兴之地。日本人来到朝鲜,大清国 脚下摇晃起来。近年来,日本侵台湾、征朝鲜、谋琉球,马不停蹄。清廷对日 本日益警惕。不光北京紫禁城里提心吊胆,地方督抚也耿耿于怀。

前文提过的丁日昌,他在福建巡抚任上曾奏《条陈海防事宜折》说:“朝 鲜不得已而与日本立约,不如统与泰西各国立约。日本有吞噬朝鲜之心,泰 西无灭绝人国之例,将来两国启衅,有约之国皆得起而议其非,日本不致无所 忌惮。”所谓“泰西无灭绝人国之例”,很有意思,大清国对西方列强普遍有好 感。西方战争的惯例是战胜国享特权迫使战败国赔款割地,东方的惯例是战 胜国来战败国做皇帝。因为日本的缘故,丁日昌担心朝鲜的命运,虑其有国 亡主灭之虞。丁日昌想引列强来朝鲜牵制日本。两江总督刘坤一也致函总 理衙门说:“务劝高丽结好泰西,以杜日俄窥伺。”他又考虑到俄国因素。

清廷百般拿捏,要“以夷制夷”,引西方列强人韩牵制日本,确保满洲的 安全,密谕李鸿章联络朝鲜,令其与西洋各国通商。李鸿章也是这个主意。

1879年8月,李鸿章给朝鲜元老李裕元写密信,说日本行事乖谬,居心叵 测,亟应早为之防。为今日计,宜用以毒攻毒以敌制敌之策。以朝鲜之力制 日本或虞不足,以统与泰西定约通商制日本则绰乎有余。他长篇大论,核心 意思是日本不可交,西方列强倒是块香饽饽。似乎大清国与西方签了几十年 条约,先尝到许多甜头。李鸿章诱导朝鲜和西方签条约,说泰西通例,不得无 故夺灭人国,其志不过欲通商耳,保护过境船只。又因俄国与朝鲜相邻,他劝 朝鲜:“若贵国先与英、德、法、美交通,不但牵制日本,并可杜俄之窥伺,而俄 亦必遣使通好矣。”还代为谋划:“不必别开口岸,但就日本通商之处,多萃数 国商人,其所分者日本之贸易,于贵国无甚出人。若定其关税,则饷项不无少 裨。熟其商情,则军火不难购办。随时派员分往有约之国,通聘问、联情谊, 平曰既休戚相关,倘遇一国有侵占无礼之事,尽可有约各国,公议而非,鸣鼓 而攻,庶日本不致悍然无忌。贵国亦宜于交接远人之道,逐事讲求,务使刚柔 得中,操纵悉协,则所以钳制日本之术,莫善于此,即所以备御俄人之策,亦莫 先于此矣……”

李鸿章给闭关自守的朝鲜上了一堂外交课。大清国靠天靠地靠外夷,就 是不靠自己,口口声声说是朝鲜的上国,却不敢给朝鲜撑腰,这回更要垂饵虎 口,把朝鲜放到列强的嘴巴底下。

了解更多历史关注微信公众号“迷蒙历史堂”(mmlst007)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