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正眼看世界:从APA酒店,到如何正确认识日本右翼

近日,日本连锁酒店APA,被发现在客房内放置该企业总裁所著的右翼书籍。在书中,APA集团CEO元谷外志雄否认南京大屠杀及韩国慰安妇的存在,认为这些不过是美国为对日本投放原子弹所编造出的假历史。

书中内容被披露后随即引发轩然大波。但日本APA集团在1月17日晚间在其官网上发布公告,表示不会从客房撤下相关书籍。公告最后还颇具挑衅意味将否认南京大屠杀内容全文附上。

不止APA集团,许多日本网民在社交网站上表达自己对酒店不撤书行为的赞同,并支持该集团创建无中国人酒店。

该如何审视日本,如何认识日本日益崛起的右翼势力,一直是亚洲国家的需要面对的难题。将信息公开化,让民众独立思考自主选择,让历史以最真实的面目呈现,才是每一个现代文明国家都会去做的。

1

最近数十年,每当中日关系出现问题之时,中国的多数学者都会提到“少数日本右翼分子”或“一小撮日本右翼势力”的破坏作用。他们确信无疑地评论说,日本右翼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有预谋、有步骤地破坏着“中日友好”,因此我们不能让日本右翼牵着鼻子走;同“日本人民”讲友好,就要同日本右翼作坚持不懈的斗争,云云。在这样一幅画像中,日本右翼被视为绝对的“恶魔”,他们对内欺骗“不明真相”的群众,对外破坏中日友好关系。由于这种分析仿佛证据确凿地指明了恶之所在,它或许会给人们一种安心感。不过,仔细品味一番,总感觉这种论述有点似曾相识——善良的人民群众与极少数敌对分子,这不是我们习以为常的关于自己的认知模式吗?将这种模式延伸到现代日本社会,这种日本理解是不是自我蒙蔽?

颇有讽刺意味的是,对上述冠冕堂皇的议论,日本国民的代表——而非无法发声仅仅作为“被代表”存在的“日本人民”——首先提出了抗议。我们随意举出一例。2006年,时任官房长官,其后成为首相的安倍晋三与当时的财务大臣谷垣祯一有过这样的对答。谷垣发问道:“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时候,中国在向(中国的)国民进行说明时将战争责任与一般的日本国民区别开来……你是如何考虑的呢?”安倍对此回答说:“将日本国民分成两种人也许是中国的理解,日本方面并不是这么理解的。这种议论是不是有点阶级斗争史观的味道啊?”[日]若宫启文:《和解与民族主义》, 吴寄南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第21页。安倍从正面完全拒绝了中国加诸其上的特定认识,并且还不忘嘲讽一句。

对此中国学者可能会进一步辩驳说,安倍就是日本右翼势力中的一员,他自然要维护自己错误的历史认识。历史认识问题这里暂且不论,这种反论引发出的难题将是灾难性的:如果日本国民的代表亦即日本政府由右翼势力把持,那么同日本右翼的斗争不就意味着同全体日本国民的斗争吗?上述从“少数日本右翼势力”出发的日本论述,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更为根本的问题是,如何理解日本右翼?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