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沉痛哀悼】张颔先生仙逝│万古分明看简册 一生照耀付文章

2017年1月18日17点25分,一代大师、文博大家张颔先生仙逝,享年97岁。

张颔,1920年生于山西介休,号不埽堂主,二堆老人,著名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和书法家。

先生自幼家贫,未生丧父,九岁丧母。童年入学,仅及高小,有当小店员经历,却酷爱文史金石,博闻强记,苦学成才,终成中国考古界领军人物和文博大家。

在职与离休期间,先生埋头考古、守职敬业,尤对《侯马盟书》的发现、释读和研究,成果丰硕,贡献迥异,在国内外学界享有崇高威望。

“文博山西”得益先生良多,推送的多篇文章中有先生清瘦身影、惊世发现和不朽篇章:

……

6年多前,山西晚报记者谢燕曾经采访过张颔先生。得知先生仙逝,谢燕悲从中来:

“张颔先生走了……翻出旧年采访文章一祭。先生的话犹在耳边:你有天大的承担,不如社会清明一点点。社会不清明,人心就往暗处走,黑处走,最终你毒我恨,灰天黑地”

先生驾鹤西去,独留我辈神伤。

特再次推出谢燕当年采访先生文章,以祭先生。

这篇文章原题为:我回到春秋战国也能找到工作

他终于以近百高龄回到了他钟情的那个年代。

读礼悲风木,吟诗废蓼我。

天下遗一老,人已足千秋。

2010年4月19日13点20分,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张先生说随时过来都可。

这是作家韩石山先生发来的,这天我托他联系采访古文字学家张颔先生。

我一愣:张先生不午休吗?

韩石山:不。

一个小时后,我们出现在张颔先生家中。

他刚刚洗了澡,精神不错,边笑着招呼儿子张小荣给我们倒茶,边问韩石山,书今天该印了吧?韩石山大声笑答:快了,出版社要赶23号的书博会呢。

说的是韩石山历时4年写的《张颔传》。

我问能不能先照张相,张颔点头,努力自己站起来,不让人扶,但试了几次,都失败了,他无奈地摇头:“腿不稳啦,老了毛病多啦!”

这让我意识到,他毕竟是90岁的老人了。

这是一次特别的采访,在两个小时中,老人先是坚持坐着,后在我们的一致建议下,他抱歉地躺下聊天。

话题散漫活泼,我跟着老人的思绪慢慢聊,在他乡音浓厚的介休话里。

张颔先生自书 “作庐”匾额挂于家中

年轻时看到别人锻炼,都觉得是“堕落”

记者:您这么大年纪,中午不休息啊?

张颔:从早到晚都是看书时间,累了就把书搁在胸口打个盹,歇过来就再看。除了吃饭时候不看——要是还没有看完书,一边吃也一边看。

记者:那您早上几点起床?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