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为雍正皇帝点赞:维护国家利益的高手

凯风清韵
2017-01-18
+关注

在最近十年的影视剧中,“四爷”雍正很忙:忙着在《雍正王朝》中九王夺嫡,忙着在《甄嬛传》中总理宫斗,还要在《宫锁心玉》、《宫锁珠帘》、《步步惊心》中忙爱情、忙事业、忙算计……

(影视剧中的雍正)

可这其中的“忙”,大多数是瞎忙、乱忙,且十有八九是无中生有的演绎。那么,历史上的雍正到底如何呢?

其实,“四爷”真是个忙碌人物,除了内政,他在外交领域也成就了一番伟业,活脱脱就是一个经验老道的外交家。

(雍正画像)

雍正在位时,瓦特还没发明蒸汽机,英国也没有日不落,这位大清皇帝在外交上打交道最大的对手,就是北方的沙皇俄国。而雍正的外交才能,也主要体现在同沙皇俄国的交往中。

展开剩余90%

勘定划分中俄边界

遏制沙皇东扩野心

雍正的最大外交功绩,是对中俄东部边界的勘定。对清史感兴趣的读者都知道,康熙皇帝与俄国签订了《尼布楚条约》,第一次明确了中俄之间东部的边界。

但到雍正登基后,却发生了一个新状况。当时,喀尔喀蒙古(主体为今外蒙古)已归顺大清,并入中国版图。但《尼布楚条约》签订时,喀尔喀蒙古还没有归顺我朝,俄国与喀尔喀蒙古地区之间的边界也没有清楚地划分。因而,对这一地区的重新划界,就变得十分紧迫。

(《恰克图条约》)

在这个问题上,雍正的应对之道十分清晰:他先给勘定边界问题定了个基调,“事关万年之是与非”;同时,派出精兵强将参与划界,与沙俄在恰克图进行谈判。在这个过程中,雍正做了几件十分令人称赞之事:

第一,选定隆科多为“首席谈判代表”。

看过《雍正王朝》的人都有印象,在“九王夺嫡”的关键时候,隆科多站在了雍正党一边。可后来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又转向了“八王党”。但无论如何选择王位继承者的站队问题,不可否认的历史真相是,隆科多其人很有政治才华,尤其擅长对俄外交事务。于是,为了把恰克图谈判做好,雍正不计前嫌,启用了戴罪之身的隆科多。

第二,严令实地勘察,寸土必争。

雍正明确告诫谈判“工作组”:边界谈判和划定,必须在边境实地解决;同时,他还特别谕令隆科多:必须早做准备,详审地势。据说,隆科多坚决执行了雍正的命令,在地界勘察的过程中,曾经八十天骑马亲自考察地形、查看界址,并详细询问当地百姓地理人文等信息。

清政府如此认真的态度,引起了沙俄方面的紧张。沙俄的枢密院给俄国界官的训令中明确提出:“对于一切有争议的和未划定地段,应立即绘制十分可靠的地图,供谈判人员使用”

(隆科多画像)

第三,边斗争,边合作,谨慎划定边界。

谈判和划界的过程,双方既充满了情报战和硬实力的比拼,但同时也表现出了应有的诚意,最终顺利签订《恰克图条约》,如约划定了双方的边界。

条约互换时,中俄双方都指派了界务官协助双方大臣进行长达几年的勘定,浩瀚繁琐的工作包括了“一俄里一俄里”的勘定、设立卡伦(指清代在东北、蒙古 、新疆等边地要隘处设立的官兵瞭望戍守、并兼管税收等事的地方),绘制精确的地图等。

在这段时期内,雍正严格约束边界官员,要求他们:“需善加管束居住于我边界之喀尔喀,不使滋事……边界事宜甚为紧要,切勿逞强争执无用之地”。

而俄罗斯使臣弗拉季斯拉奇伯爵在给其界务官的训令时也提到:“(在划界时)不要互相威逼,不要互相触怒,更不要偏离界约”。

(恰克图谈判)

可以说,正是在雍正一手指挥下完成的《恰克图谈判》中,中俄详细勘定了东部的边界。在后来的中俄边界争端中,这一段边界是很少有争议的一段,更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沙皇在远东的领土扩张。

捍卫了祖国东北部领土主权之完整,加强了与邻国之间的友善往来,这正是雍正对中国历史不容忽略的一大贡献。

坐镇指挥情报战

精彩堪比《潜伏》

清朝后期,开始实行“闭关锁国”政策,朝廷对世界认知的盲目和无知,简直到了令人哭笑不得之地。鸦片战争爆发以后,道光皇帝和他的大臣们首先提出的问题竟然是“英吉利现处何处,可有陆路来华,是否与俄罗斯接壤”。

与这样的后代相比,雍正一朝开展的情报战,则厉害得多。

在恰克图谈判的过程中,中俄之间都进行了紧张的较量。雍正曾经亲自谕令,对俄方的商务官员朗克进行拉拢,称“嗣后(谈判以后),尔若独自前来,大博格达汗必定对尔盛情款待,施以鸿恩”。除了文字授意外,他还命大臣图里琛负责转达此意,并让图里琛向朗克馈送了大量财物,朗克也投桃报李给清政府提供了不少情报。

而不甘示弱的俄方,也以一千卢布的物品收买清政府的内侍卫大臣马奇为谈判通风报信,随时伺机准备上演一幕古装版的《谍中谍》。

(叶卡捷琳娜女皇,雍正的重要外交对手)

但雍正还是更道高一筹,他竟派人了解到了俄国宫廷内部情况。从俄国彼得一世病故,到叶卡捷琳娜上台,再到后面叶卡捷琳娜的逝世、彼得二世的逝世、安娜女皇的即位等情况,清政府都在俄方通报之前就已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到。

而在恰克图谈判中,正是这些情报,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当时,彼得一世尚在位,边界谈判并没有在俄方的议事日程之上,俄方官员也屡次以此为借口推脱。不久,彼得一世逝世,新上台的叶卡捷琳娜女皇开始推行对东方的稳定政策,清政府在得知这一情况下,立即加快同俄方的交涉,从而促成了恰克图的谈判。

除此之外,雍正还加强对俄国国内状况和风土人情相关方面情报的收集。几乎涵盖了俄国人的生活状况、饮食习惯、国民心态、外交状况等方面,甚至还记录了1729年俄国一场特大暴风雪对俄国造成的损失。

知己知彼,才会百战不殆,而雍正之能在于,不管战与不战,其准备工作都是充分而行。

发挥理性外交智慧

解决诸多交往难题

新中国实行的诸多外交政策,均启发承继于古代制度,而我国外交制度的完善者中,雍正绝对算是杰出的一位。

在恰克图谈判时,中俄双方约定,由理藩院和萨那特衙门(即俄国枢密院)负责处理外交事宜。从此以后,双方有了处理外交事务的专门对口机构。而这一系列后续外交事务的沟通处理方式,皆受益于雍正之手。

(理藩院)

一是解决了中俄在礼仪之争上的国书问题。

在雍正之前,中国皇帝向来以天子自居,没有给其他国家君主写国书的习惯。而此次,通过中俄双方协商,由中国理藩院与俄国枢密院互通信函,各自代表各国君主。

国书问题,就以这种回避的方式妥善解决了。

二是解决了双方外交文件印玺问题。

《恰克图条约》签订以前,曾经发生过几十次俄方地方官员冒充沙皇使臣来华贸易的事件。恰克图谈判以后,双方规定:“中国与俄罗斯国行文,均按前例盖理藩院印,递送俄罗斯国萨那特衙门;俄罗斯国与中国行文,盖俄罗斯国萨那特衙门及托波尔城长官之印,递送中国理藩院”

各有办事衙门,各有印玺所司,“假钦差”由此绝迹。

三是解决了司法管辖权问题。

逃犯外潜问题,是雍正时期中俄交往中一个重要的问题,几乎年年都会发生多起,以至于使中俄两国关系受到了损害,清政府甚至还曾因此拒绝俄商人入境。

而在《恰克图条约》中,中俄原则确定了两国的司法管辖权:中国人由中国方面按照中方的法律审理;俄方则按照俄国的法律审理。而且,“嗣后,遇有逃犯,双方均不收留,无比严行查拿,各交驻边人员”

这种司法管辖权的确立,同近代国际法的相关原则是一致的。雍正之选择,简直是超前了几百年。

(郎世宁所画的《雍正皇帝西装图》)

总之,“四爷”雍正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时代,能够清楚地划分边界,实属不易。

除此之外,他还能遵循平等原则与沙皇进行谈判,这些都是需要统治者的远见卓识,而他在外交实践中体现出的一些前瞻性理念,更是至今值得后人称道。

转载请注明来自凯风清韵(ID:kaiwind-qingyun)

投稿邮箱:kaiwind123@sina.com

一经采用支付丰厚稿酬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