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西行见闻】曾珊:闲云自卷舒,禅意淡淡开

闲云自卷舒,禅意淡淡开

——记甘肃敦煌考察之行

曾珊14级历史学1班

池田大作说:“敦煌在我的心中成就了一个伟大的梦,成了我心中向往的地方”。

——题记

见惯了荠麦青青的柔美、古韵苍林的繁茂、荷映夏日的耀眼,再看到碎石满地的戈壁滩,我的视线不由得变得高远起来,大西北用它特有的方式诠释了苍茫寥廓的景象。比起南方多情的林地,大西北豪放地裸露着自己的身躯,风的侵蚀、沙的搏击,造就了他健硕的肌腱。

行径在茫茫古道,小八达岭雄踞在高地,巍峨而不失儒雅。天下第一雄关的嘉峪关就此印入我的脑海。而那悬壁长城,就是挂在峭壁上的明珠。深秋之景,遍地的黄叶萧萧落下,踩在上面有“咯吱咯吱”的声响,一阵秋风吹来,撩开了远处的芦苇丛。或云“不到黄河心不死”,或云“不到长城非好汉”,之前觉得这有些低估自己的意味。此刻,仰着头看着悬壁长城的烽火台,竟有种望城息心之感。城市里的喧嚣总会让我们不自觉陷入迷失,荒原的净土仿佛又为我们寻找一片清明。

每一个地方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故事,诉说着远方和梦。

公元366年。前秦建元二年,敦煌三危山下,于热浪中,两个衣衫褴褛的僧人拄着拐杖蹒跚而行,天空被凝固了,体力的透支和饥渴让僧人已近于涅槃。坐下来背诵真经,双手合十,在那三危山上,金光万丈,仿佛佛的化身。静静听着佛的点化,决定开窟,传扬佛法。在以后的几百年里,后人在此基础上继续,终成莫高石窟。这两位僧人,便是乐僔与法良。如今九层塔中,一座仰头才能看到的大佛,诉说着佛教圣徒的故事。崖壁上的石窟都有所加固,经历了风霜和洗劫,在阳光的普照下,仍梵音不绝。

生活在秦岭淮河以南的我,并不知道800mm等降水线以北的地方是如何的。南方的深秋总是用它的阴雨绵绵诉说它的衷情,大西北的天却是响晴的,当然也不能忘记那令人生畏的大风。敦煌研究院,这是于茫茫沙滩中的一片绿洲,在它的身后便是令人骄傲而又心痛的莫高窟。莫高仰止,其中是文化,是精神,也是信念。感恩于宕泉河与党河的馈赠,这一片绿洲中,树林阴翳,项为之僵。王旭东院长怀着一颗爱的深沉的心,讲述着敦煌的沧桑过往。历史探索的重担落在这一代代敦煌人的头上,他们博览群书,他们厚积薄发,用民族自信心铸成新的篇章。不知不觉,总觉得院长和玄奘有些相似,慈祥儒雅、无私无畏、夙兴夜寐。历代院长的精神一直延续,常书鸿、段文杰、繁锦诗他们不远万里,抛开了名利,抛开了都市的繁华,甚至抛开了家庭,不仅要与自己的意志斗,还要与风沙搏斗。为了保护这些珍贵的艺术,他们尽情付出,以敦煌兴盛为己任,雄鸡一唱天下白,敦煌终究迎来了春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