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游牧美学:Y.C.铁穆尔︱苍天的耳语(四):布里亚特军官——额林沁道尔吉

请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卫拉特蒙古文献书籍文明”关注我们!

额林沁道尔吉

丹巴达尔基的孩子们都在牧场上忙碌,定居点上只有老两口相伴。没有生火的屋子有点凉,我和丹巴达尔基老人走出屋外,夏天的阳光温暖地照在小盆地里,一群群白杨在静静地矗立着,田野里青青的麦苗已经破土而出。我们面对面盘腿坐在田埂上后,丹巴达尔基继续讲述着,太阳照在他黑黝黝的安详的面孔上。

“1940年代的呼伦贝尔,我还小,在满洲国办的学校上学。冬天在白毡房里上课,夏天在简易的棚子里上课,满洲国办的学校只教蒙古文、日文。但我最喜欢的还是跑到草原上,在套马的技巧上下功夫,我能很灵巧地用套马杆套上马,但烈马是套住后拉不住的,我那时才八、九岁呵。我整天都在草地上玩,我不愿学习,图画、唱歌都不行,只有蒙古文还可以。老师让我们画满洲国的国旗,别的学生都画得是风中飘动的五色旗,而我是在一个平板上涂了五种颜色。老师问我,你画的是什么?是个平木板么?

他说到这里后,我们俩都开怀大笑。

“冬天在毡房里,柴禾潮湿了不容易燃着,包里面烟雾弥漫。那是个动荡的时代,时间不长学生们就回家了或去别处了,老师也走了。不久我们又开始走了,我跟着部落从呼伦贝尔去锡林郭勒,翻越兴安岭我们走了39天。

…………

在达·色德布写的《乌尔金·格尔玛耶夫》(图雅译)一文中说:

有个叫萨·拉姆苏荣的人在一个日本人洒木热的日记中看到,当时管理满洲的日本关东军上校给满洲政府和东北省区两次下令:“为了呼伦贝尔两百万牲畜免遭战争灾难,想尽办法迁徙和平地处……”新布里亚特三次翻越大兴安岭的原因就是与这个日本人的命令有关呢。洒木热当时在鄂温克旗就职,他为了迁徙布里亚特人第一次亲自带领看路后,1940年有十几户布里亚特人和两千多个牲畜翻越了兴安岭。第二次迁徙是1942年有七十多户三百多布里亚特人赶着一万多个牲畜翻越了兴安岭,第三次迁徙是1945年一百多户七百多布里亚特人赶了五万多牲畜翻越兴安岭到了霍林河。是年秋苏联红军进入东北后霍林河的250户1200多人赶着七万多牲畜来到乌珠穆沁旗和额林沁道尔吉汇合后,三百四十户一千二百多布里亚特人有了十三万多牲畜。…………

沙皇时代毕业于彼得堡军官学校的额林沁道尔吉带领部分人到锡盟草原后,乌珠穆沁王爷苏纳穆热布腾派专人迎接,给远道而来的他们划出高日罕、宝日嘎斯台、阿拉滕额穆勒、矛盖图徐仍等水草丰美的牧场。额林沁道尔吉给当时在内蒙的班禅喇嘛诉说了布利亚特人流亡苦难,说能否在锡盟一带划一块地方给布利亚特人成立一个旗。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