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才情气度:魏晋南北朝妇女之教育

一、女性教育兴起的原因

“汉末魏晋六朝时期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时代”。在这种历史条件,教育也体现出与以往不同的特点,女性开始活跃地参与到教育活动中。

(一)私学的兴起为女子在教育天地里施展才能创造了可能条件。

与汉代大一统时期官学教育的昌盛相比.这一时期的官学时兴时废、若有若无,与官方教育的颓势相反,私学在这一时期则颇为发达。首先,魏晋南北朝家族组织发展的典型形态是门阀士族,家族利益乃个人利益之所在,其成员的兴衰荣辱与家族地位升降连在一起。家族制度的盛行及伴之而起的是门第观念的强化,构成了魏晋南北朝家族教育昌盛的社会基础和内在动因之一。其次,魏晋南北朝家族教育的兴盛也得益于当时学术文化与教育格局的擅变。汉末以来儒学一统天下的局面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独尊的地位己不复存在,人们的社会价值观念随着儒学社会地位的滑落而发生变动形成了崭新社会价值观念。这些价值观念以重才艺为主线,以个人拥抱家族为基点,从而成为推动家族文化教育兴盛的强大思想杠杆。

官学教育的兴衰不定、办学效益的低下,表明它已不能担负正常的文化传递职责,学术文化因此下移,使家族教育大行其道,作为重要的家庭成员——女儿或母亲,女性在家族教育中开始担当起重任,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二)魏晋风度和清谈对女性的影响

魏晋士人的自由风流、不拘一格的风度对当时的女性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人们重新认证女性的价值,发现她们不同以往的美。《世说新语》中单列《贤媛篇》,从姿容、品德、才情份个方面展现魏晋女性的整体风貌,以“贤”尊其德,以“媛”彰其雅,展现魏晋女性的独特风貌,由此可见,魏晋时期的女性在某种程度上已被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个体来看待,男性眼中的女性美已渐趋摆脱视女性为男性的附庸和赏玩对象时所要求的那种形态美。他们似乎已站在了欣赏女性、尊重女性的角度上,不仅欣赏着她们形容的曼妙,也欣赏她们的风度和气质以及高雅的品格。清谈作为一种风尚和彰显个性风采的一种手段也影响到了女性。她们更倾向于呈现出一种言辞上的机智以及品德上的高洁,以自己的智慧、自己的才思来赢得男性的尊重。《世说新语·贤媛》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小故事。

许允妇是阮卫尉女,德如妹,奇丑。交礼竟,允无复入理,家人深以为忧。会允有客至,妇令婢视之,还,答曰:“是桓郎。”桓郎者,桓范也。妇云:“无忧,桓必劝入。”桓果语许云:“阮家既嫁丑女与卿,故当有意,卿宜察之。”许便回入内。既见妇,即欲出。妇料其此出,无复入理,便捉裾停之。许因谓曰:“妇有四德,卿有其几?”妇曰:“新妇所乏唯容尔。然士有百行,君有几?”许云:“皆备。”妇曰:“夫百行以德为首,君好色不好德,何谓皆备?”允有惭色,遂相敬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