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刘大为 | 建设精神文明“微型特区” ——在《爱晚情音》

军人后代
2017-01-17
+关注

刘小向写在前面的话:

1994年初为了纪念长沙解放45周年,原古城长沙的解放者、光荣的46军138师老战士们相聚长沙。怀念并回忆自己青春岁月的美好时光和战友亲情。为了延续这种真挚情感,大家决定办个小报《爱晚情音》。用她把这战友情一直传递下去。小报出版后,就像一块小石子飞进了洞庭湖水,涟漪不断扩展,把46军,冀热辽军区的老战友们都吸引进来,发展成全46军和冀热辽老战士们的交流平台,友情纽带。编辑者供稿者都是46军老战士,历任军师首长和各级指战员都积极参与使《爱晚情音》的影响越来越大!并得到当时湖南省委的重视。特批了刊号,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还写文推荐。《爱晚情音》办了十几年,订阅的老战友近千人。在这基础上,还出版了《红日照三湘》,《为历史作证》等专题回忆录近十本,过百位46军老战士发表了回忆文章。应该说《爱晚情音》的发行使46军老战士有了自己的阵地,丰富了晚年的生活,也再次证明了46军除了战功赫赫也政治突出、文化突出,真正是军政双强的革命劲旅!随着时间的流逝老战士们渐渐少了。剩下的也己八九十岁以上了,《爱晚情音》也不得不停刊了,好在46军的军魂还在!46军冀热辽的后代子女们接过了父辈们的旗帜,一定会把这军魂和战火中凝成的革命友情传承下去!

展开剩余83%

建设精神文明“微型特区”

在《爱晚情音》编辑部

春节团拜会上的发言

刘 大 为

各位战友,亲爱的同志们:

值此羊年大吉的春节之际,我到长沙,代表冀热辽分会和北京的老战友们,向长沙老战友们、《爱晚情音》编辑部的战友拜年!祝大家身笔双健!合家康泰!万事如意!一切顺遂!

五十四年前,我们四十六军的全体指战员,带着抗日烽火的余温和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的硝烟征尘,渡黄河,跨长江,越过幕阜山,与三湘大地的英雄儿女、青年学子,同在座的诸位战友胜利会师,携手并肩,迎来了新中国的建立。然后,我们又一起离开保卫祖国南大门的岗位,雄赳赳地跨过鸭绿江,参加了保家卫国的战斗行列,用生命和青春捍卫了我们年轻的共和国。战争年代,岁月多情,连炮火中也存在温馨,我们在炮火下结成的战斗友谊,一直延续了半个世纪,直到改革开放的今天。回首当年,真是感慨万千,思绪连绵。无论是我们首次渡过浏阳河,从小吴门开进和平解放长沙的时候,还是我们离开故乡祖国,开赴朝鲜战场的日子,那时我们的想象再浪漫,也未曾想到,我们今日建设的长沙,如此的壮丽和美好。

今天,当我乘车行进在芙蓉路和潇湘大道,看到新建成的多姿多彩的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之时,我像走在上海的浦东、北京的新王府井等那些美好的城市景观一样,感到振奋和自豪,这是改革开放的成果。然而,在我的心灵中,长沙还有另一座一般人看不见,只有四十六军的老战友们,就是在千里之外也能见到的一座微型的改革开放的精神文明特区,那就是《爱晚情音》编辑部。这个报社没有一间办公室,没有一分钱拨款经费,没有编制。可是,在这个编辑部里义务劳动战友们的身影,包括他们的家属,他们的生动形象,却长久地出现在分散于全国各地战友们的心中。尤其是不在编的主编,脚踏实地与时俱进,从不幻想的莫幻,她全心全意,献身献智,把自己的家做工作室、发行站,减少和家人团聚的时间,心甘情愿地变宿舍为编辑室,长时间地为大家服务,为战友办报。为此,我还要代表冀热辽分会和北京的老战友们以及全国各地的《爱晚情音》的读者,深切地感谢以莫幻同志为首的编辑部全体同志,向你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我想,关于《爱晚情音》所起到的发扬传统,抒发革命感情,传播战友情谊的课堂、讲坛、友谊桥梁等作用,毋庸多赘,读者们已有许多生动的论说。这里我要稍微讲到的是,我经常接触的一些老同志、老领导,也有一些年轻人、学者、社会学家,对他们把《爱晚情音》称为“爱晚工程”现象的看法,向大家作一个简要的汇报。我们党在十六大提出了全面创建小康社会的任务,这个宏伟计划的目标,从物质上讲,可以明确地规定每年人均收人多少,每人的住房面积应该达到若干平方米等等。然而,小康社会的精神生活内容,却无法做出具体规定,那么,我们由《爱晚情音》为载体的十年来所经历体现的文化生活,却可作为改革开放建设小康社会的精神生活的参考,更可以为不久将进人老年社会和老年生活提供一种模式。有的老战友读《爱晚情音》后,改变了生活方式,由沉湎打麻将改成写文章,提高了生活质量的事实,亦有启发作用。北京社会科学研究院一位青年学者就要求我向他提供更详细的资料,他要以《爱晚情音》为研究对象,写作论文,更有许多同志向社会上的媒体推荐《爱晚情音》,沈阳的力军同志就为此给中央电视台写了信。可以这样打个不太确切的比喻,我们《爱晚情音》的每个读者,都像社会上NBA 篮球迷和甲级联赛的足球迷一样热烈地支持我们,鼓励我们,他们时刻关心小报,惟恐小报不继续办下去。正因为如此,我们这张小报,竟然一口气办了十年!快赶上整个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加起来的时间了,这也是难能可贵的。

这些同志们的关怀鼓励和期望,是我们继续办好《爱晚情音》的动力,尽管我们的生理年龄已经进人古稀之年,然而我们的心理年龄、社会事业年龄、思想道德年龄,却永远年轻。莫幻同志代表大家表示,只要战友们支持,我们也要像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开始创办的一个家庭小报《水》一样,由张兆和等人一直办到九十多岁还在办报的人们学习;向八十岁还在发起写作冲刺的季羡林学习,一直把《爱晚情音》办下去,不断地巩固、充实、调整、提高。在这方面,读者战友也关心地向我们提供了许多宝贵建议:如人手少,年迈体弱,也可以考虑出双月刊或不定期刊,这些意见都很好,即使调整了工作节奏,我们也要让《爱晚情音》不断地出现在战友面前,这是后话。当前,我们还要一如既往,按期把《爱晚情音》奉献在大家面前。

最后,再讲一点我个人的感受和打算。我从1942 年春天奉命到冀东军区尖兵报社工作,中间又在四十六军的《前进报》任前线记者,直到建国初,解放军报社初建任命为机动记者,至今已经六十二年了,最后又和大家一起自愿、自费、自办、自发地办起《爱晚情音》小报,内心感到十分荣幸。像一些同志的看法一样,我认为,我能在《爱晚情音》上发表文章,不亚于在发行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份的大报上发表作品还高兴,那是因为《爱晚情音》的读者思想造诣、道德品质、经历不同一般,他们收到《爱晚情音》之后,几乎都认真阅读好几遍,须知当今社会媒体文章,文学作品,指点江山,动员人们学习战斗英模人物的作用,已经逐渐淡漠。如今,在一个发行数十万份的报刊上发表一篇普通战友的文章,很难得到数百人乃至千人精读,然而,含金量特高的《爱晚情音》的读者,却都是篇篇精读的读者,为这样的读者写作,不但幸运而且感到幸福。我总想把我们党在黄金年代诵现出的英雄人物的事迹呈现出来。让它永远活在后人心中。我庆幸被这座由长沙战友们创建开辟的美好园地接受我这个不称职的园丁,跟你们一起劳动,耕耘在岳口山下湘江之滨,让朵朵小花绽开在数千里之外神州大地二十几个省市的战友面前。我为此感到,和大家一起生活得非常充实美好,在“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指导下,为传播先进的文化思想继续做贡献,也甚感欣慰,这都是由于我们有《爱晚情音》这个集体所致,所以我再一次地谢谢大家!

(原载《爱晚情音》2003 年 3 月期)

【军人后代】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号

PLA136137138133

投稿邮箱:784580047@qq.com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部队大院子弟】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号:

PLA136

投稿邮箱:784580047@qq.com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男兵女将】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号

PLAPLA2016

投稿邮箱:784580047@qq.com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