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湮没于历史长河里的小召(下)

“一个民族的自大和自卑都源自于对于本民族历史文化的无知,只有了解自己的过去,才能站在客观的立场上,产生深层的民族自尊。“——梁思成

后来居上的席力图召

上一篇里,我们讲到了阿拉坦汗之孙建立的小召后来居上,超过了阿拉坦汗建立的大召,有读者好奇,私信问我,那阿拉坦汗的儿子建过召庙么?

你别说,还真有,它的名字叫席力图召。

从GOOGLE地图上看,大召、席力图召、小召,从西向东,一字排开,相距不过百米之遥。

席力图召位于大召和小召之间。席力图藏语意为“首席”、“法座”。它最初是个小寺,名古佛寺,即今席力图召西侧的古佛殿,由阿拉坦汗之子僧格建造。阿拉坦汗、阿拉坦汗之子、阿拉坦汗之孙,祖孙三代先后致力于兴建召庙,由此可以看出明清时期,藏传佛教即对草原部落产生深远的影响。

席力图召因席力图呼图克图(首席法座大活佛)而得名,因该寺一世活佛根据达赖三世遗言,代表达赖三世坐他的法座,寻访转世灵童,达赖四世又在此召举行坐床典礼,始称席力图召。

1696年(康熙三十五年),康熙巡幸归化城时,曾参加在该召举办的诵经法会,临行前“赐喇嘛唐古特经一部、药王经一部、珊瑚数珠、红珠宝石一盘“(详见《归绥县志》)。该召修葺后康熙赐名“延寿寺”。

之所以在这里写到席力图召,是因为清朝中后期,小召的衰落基本是与席力图召后来居上呈同步并行态势。托音二世受到康熙青睐后,历代托音活佛常驻科尔沁地区,所以从1708年之后,归化城掌印扎萨克达喇嘛基本上由席力图召的活佛担任,印务处也设在席力图召,因此民间也有了“大召不大,小召不小;席力图召地位高”的说法。

如果说以上仅仅是影响召庙香火的外因,那么19世纪末期,小召"呼毕勒罕(蒙古语:意为“转世者”)"的夭折,则是小召日趋破败的内因。

据俄人波兹德涅耶夫的《蒙古与蒙古人》记载,1887年,管理小召的托音活佛圆寂,在他死后,于某地的哈拉沁人之中已经找到托音活佛的转世灵童(呼毕勒罕),可是不久后这个小孩儿也死了。在那之后,小召的达喇嘛们再无寻找新转世者的打算,因为当时他们这个宗教团体中没有一个有进取心和精明强干的人。小召缺少转世者,就吸引不来信徒,缺少信徒供奉,小召也就愈发冷清。

晚清时期,天主教基督教逐渐由口内传入口外,经历义和团、辛丑赔款,西方宗教逐渐在塞外召城扎根传播,不少札萨克王爷及蒙古部众为西洋人医术和先进农耕吸引,改信洋教。一时间,召庙、清真寺、教堂汇集一城,蒙汉回洋各种思想交融之下,国门渐开的塞外召城,召庙独领风骚的时代一去难返。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