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儒将黄维被俘之后,依然拍案而起,怎么回事?

史海拾记

【笔记君简述:在战争中将军被俘本来也是一个比较常见的现象,有的是战场被俘,说明他是奋勇冲杀,也是一条好汉;有的是化妆逃窜被人识破,罪有应得;还有的是因为偶然的原因,原本可以蒙混过关却大意失荆州,今天要讲的这位国民党高级将领黄维被俘记第二篇。】

书接上文,话说黄维被俘之后拒不交代自己的真实身份,一时也没有办法,因为当时国民党高官一般都是深居简出,除非近旁的官员,一般士兵是很难认识集团军司令之类的高级官员的。加上被俘之前,黄维一定也做过一些化妆,至少神色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还真难以辨认。

1948年12月16日上午,战斗全部结束,参战部队几乎全部在打扫战场。旅首长要宋禹带队,将这批俘虏军官押送到纵队部去。宋禹将“方正馨”放在自己身边,只让他背个缴获来的留声机、提一盒唱片。沿途虽然休息了好几次,可是他还是一再恳求让他休息。宋禹见他满头大汗,确实不像装出来的,也就答应了他的要求,并将他所背的留声机交给别的俘虏背。一路上,只听他“唉”了好几次,似在感叹什么。

纵队司令部驻地外面有个大院子,院门外的场子上堆许多麦秸,宋禹叫战俘们坐在麦秸草上休息,自己则进屋向纵队政治部负责俘虏收容工作的燕科长“交差”。当宋禹走到政治部门口时,一个卫兵跑来找他,说一个俘虏团长要单独向他报告重要情况。

宋禹转过身,迎面过来的原来是唐铁冰。唐走到宋禹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长官,我有重要情况禀告。”

“说吧!”

唐望了望周围,鬼鬼祟祟地走到一堆麦秸草后面,咽了口唾沫,这才说:“长官,我来坦白……”说着又用眼睛向俘虏堆里瞟了瞟。

“你们都是俘虏,是俘虏就无所谓上峰下属,你大胆说好了! 你不坦白,马上也会有别的人来揭发,谁不想立功啊!” 宋禹鼓励他。

“不,不,长官,还是让我坦白,让我坦白。请长官宽大,免我死罪。”说到这里,唐抬起头来吸了口气,好像用了浑身的劲:“长官,你不是问睡在我旁边的那个人吗?”

“他当然不是上尉司书官!”宋禹笑眯眯地答道。

“长官明鉴,长官明鉴,他确实不止上尉。”唐铁冰缩了缩脖子。

宋禹紧逼一句:“那他到底是谁?”

“他,他是我们,我们的……好像……好像是我们的兵团司令官!”

宋禹当然知道一个上校团长,跟一个高高在上的中将兵团司令官如无特殊关系,不可能有单独接触的机会,最多是在某个场合远距离地看上几眼,所以对唐铁冰说的“好像”也就没有训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