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萧红:纵是才华横溢,难逃颠簸流离!

民国风云
2017-01-17
+关注

她因一部《生死场》而扬名文坛,她的作品《呼兰河传》被誉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长篇小说之一,她甚至被鲁迅先生称誉为当时“最有前途的女作家”,但却因不断经历感情的伤害,历经磨难一生漂泊,四处辗转英年早逝,也许对于女人来说,无论什么身份多大的成就,终归脱不开男人的影响吧。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萧红的故事。

逃离原生家庭,从此不回头

萧红,著名女作家,学名张秀环,后由外祖父改名为张廼莹,1911年6月1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的一个封建地主家庭。

萧红的童年并不美好,生母早亡,父亲张廷举续贤后,继母梁亚兰与萧红姐弟感情并不亲密。父亲张廷举在当时,担任过呼兰小学校长,通俗出版社社长,省教育厅秘书等职,表面上的做派比较新,但骨子里的观念比较旧。

展开剩余92%

家中最疼爱萧红的就是祖父张维祯,祖母死后,萧红搬到祖父屋里住,祖父教她读诗,并给了她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留下了美好的记忆,使萧红从小就打下较好了的文学基础。

小学毕业后的萧红,因父亲阻挠、逼婚,没能继续上中学,辍学在家,经过一年的顽强抗争,父亲被迫妥协。萧红考入哈尔滨市东省特别区区立第一女子中学。她性情叛逆,勇敢好学、喜爱美术与国文,不服从学校约束女生的教条。

当时日本人在哈尔滨修铁路,萧红在正阳街上与几千学生一起保护路权。从北平归来的史地老师向萧红介绍鲁迅、矛盾、郁达夫、莎士比亚和歌德,让她萌生了去北平读高中的想法。

寒假返回呼兰的萧红,被告知家中给她安排了一门亲事,对象是门当户对的汪恩甲,要求萧红初中毕业就立刻完婚。

倔强的萧红无法接受这种强硬安排。

正在此时疼爱她的祖父也去世了,十分悲痛的萧红,对家庭已没有感情和留恋。初中毕业后的萧红,不顾父亲反对,毅然背叛家庭,逃婚来到北平,并进入女师大附中读书,决心做易卜生笔下的娜拉。

正如鲁迅所言:“娜拉面前只有两条路,不是堕落就是回来……梦是好的,钱也是要紧的。妇女如果经济不能独立,就没有办法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萧红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因无经济供给,生活困难,严酷的现实把萧红逼回正等着她低头的家,回到家后,萧红受到了严重的处罚,被关在离家数十里地的阿城县福昌号屯里,四周交通极不方便,村外还被三米深的壕沟包围。

我们无法想象被囚禁的萧红在想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不会甘于这样的生活,于是六个月后,萧红穿着一件蓝色布衣,躲进运送大白菜的车里,向着白茫茫的大地逃出阿城县福昌号屯,从此离开故乡,再没回去过。

历经磨难,怀孕遭弃被萧军接纳

逃到哈尔滨的萧红无处可去,竟鬼使神差地和未婚夫汪恩甲同居。二人在哈尔滨东兴顺旅馆住下,萧红怀孕后,汪恩甲回家报喜,谁知当家的哥哥汪大澄暴怒,觉得颜面丢尽,根本不相信孩子是汪家的。

萧红再次选择战斗,她去法院提起诉讼,告汪大澄代弟休妻。懦弱的汪恩甲临时变脸,法庭上站在了哥哥一边。这事之后,汪恩甲就不见人影。可怜的萧红背负着两人一起在旅馆欠下的400元被锁在了杂物间,处境艰难的萧红,只好写信向哈尔滨《国际协报》副刊编辑裴馨园求助,并因此结识青年作家萧军。两人一见钟情,互相爱慕。

1932年8月,松花江决堤的第四天,中央大街早就路上行舟,哈尔滨人群都在逃难中。萧红搭上一个运柴火的救生船,终于逃脱,不久她住进医院分娩,孩子生下后因无力抚养而送人。

出院后,二萧开始了新的人生。生活稳定后的萧红参加了中共党员金剑啸组织的赈灾画展,展出她的两幅粉笔画。同时,在萧军的影响下,萧红开始从事文学创作。

1933年5月21日,萧红写出第一部短篇小说《王阿嫂的死》。作品通过描写王阿嫂一家的悲惨遭遇,愤怒地控诉了地主对农民的残酷剥削和压迫。这篇小说发表以后,她便以悄吟作笔名陆续发表了《看风筝》、《腿上的绷带》、《太太与西瓜》、《小黑狗》、《中秋节》等小说和散文,从此踏上文学征程。

1934年6月12日,萧红与萧军应好友舒群的邀请前往青岛。二萧同舒群夫妇住在青岛的二层小楼里,后经舒群介绍,萧军在青岛《晨报副刊》担任编辑,萧红也参与《新女性周刊》的部分工作。两位东北青年从窘迫的经济条件中走出来,萧红也在青岛完成了她的第一部中篇小说《麦场》,他们开始给鲁迅写信,希望得到写作和生活上的指导。

鲁迅先生回信写道:“不必问自己要什么,只要问自己能做什么”,看到回信的二萧马上把《麦场》原稿和《跋涉》挂号寄给鲁迅先生。中秋时节,舒群夫妇被国民党逮捕,报刊停了,没了工作的二萧流亡到了上海投奔鲁迅先生。鲁迅对二萧很喜欢,将他们介绍给自己的朋友。并且生活书店答应出版萧红中篇小说《生死场》。拖延半年之后,竟被告知不能出版。鲁迅又将《生死场》介绍给《文学》杂志,希望能够连载,再次遭到退稿。

1935年12月,萧红的中篇小说《生死场》终于以“奴隶丛书”的名义在上海出版,在文坛上引起巨大的轰动和强烈的反响,萧红也因此一举成名。鲁迅多次向国内外同行推荐她的作品,并称萧红为“当今中国最有前途的女作家”。

自幼喜爱美术的萧红自己设计了《生死场》的封面,本来一直使用“悄吟”为笔名的萧红,首次使用萧红作笔名。萧红的名字也从此留在了文学史上,比她的历任男性伴侣的地位都稳固。与此同时,萧军在感情上发生不忠及家暴。感情破裂后,为了疗伤也为了不再烦扰他人,萧红便坐船离开上海,远赴日本。

1936年月10月19日,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噩耗传到日本,萧红悲痛不已,她给萧军写了一封信,在信中寄托了对导师的深切怀念。满怀悲痛的萧红从日本回到上海后便去万国公墓拜谒鲁迅先生的墓,表达哀思,并她写下了《拜墓诗——为鲁迅先生》发表在《文艺》上。后来,萧红和萧军的关系也有所好转,还参加了萧军编的《鲁迅先生纪念集》的资料收集工作。

1937年7月7日,爆发了震惊世界的“芦沟桥事变”。萧红、萧军与上海的一些文化人一同撤往武汉。在武汉,他们结识著名青年诗人蒋锡金,并住进他的寓所。不久,东北籍青年作家端木蕻良也搬来与他们同住。

在武汉的写作座谈会上,有人提出,留在后方根本写不出反映抗战生活的作品。萧红反驳说:“我看,我们并没有和生活隔离。比如躲警报,这也是战时的生活,不过我们抓不到罢了,即使我们上前线去……如果抓不住,也就写不出来。”胡风插话道:“恐怕你根本没有想到抓,所以只好飘来飘去。”萧红接着说:“譬如我们房东的姨娘,听见警报响就骇得打抖,担心她的儿子,这不就是战时生活的现象吗?”

其实,萧红与胡风的争论,实际上也是对当时主流话语的抵制。萧红在座谈会上的发言:“作家不是属于某个阶级的,作家是属于人类的。现在或者过去,作家的写作的出发点是对着人类的愚昧。”她的文学理念超越了救亡压倒启蒙的时代,因次也不能被同时代人所理解。

萧红曾对著名诗人、散文家聂绀弩说:“你知道吗?我是个女性。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而且多么讨厌,女性有着过多的自我牺牲精神。

这不是勇敢,倒是怯懦,是在长期的无助的牺牲状态中养成的自甘牺牲的惰性。我知道,可是我还免不了想:我算什么呢?屈辱算什么呢?灾难算什么呢?甚至死算什么呢?我不明白,我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两个,是这样想?还是那样想?不错,我要飞,但同时觉得……我会掉下来。”聂绀弩答:“你不是人间笼子里的食客,而且,你已经飞过去了。”

与端木蕻良相爱惹非议

1938年2月日军攻陷太原,临汾告急。萧军去部队,后经延安回到西安,再次在西安相遇时,明知怀有身孕的萧红向萧军提出了分手。

5月,萧红与端木蕻良在武汉举行了婚礼,主持婚礼的胡风提议新人谈恋爱经过,萧红在婚礼上对胡风等朋友说:“我对他没有什么过高的希求,只是想过正常的老百姓式的夫妻生活。没有争吵、没有打闹、没有不忠、没有讥笑,有的只是互相谅解、爱护、体贴。”

失去了鲁迅庇荫的萧红此时几乎处于孤立的状态,萧红的无党派政治立场本就与大多数左翼作家不同,而她怀着身孕与萧军分开,朋友们都站在萧军一边,连主婚人胡风在婚礼前都劝阻她。之后,日军轰炸武汉,端木独自离去,有身孕的萧红静站在码头上,被人流冲挤。

不久,萧红生下一子,孩子生下不久便夭折了。当两人历经艰难重新在重庆定居时,端木懒惰自私,常常中午十二点才起床,家务办事都靠萧红张罗。住在楼下的作家靳以都为萧红打抱不平道:“她当时已经走得疲累,需要安宁,却不幸遇到这么个人。”

之后,萧红与端木抵达香港,当重庆战火纷飞的时候,香港给萧红虚弱的身体一个喘息的机会。这时期的萧红创作非常勤奋,用端木的话来说是“对创作有一种宗教感情”。

巅峰之作《呼兰河传》

1940年12月20日,萧红在寂寞、苦闷怀旧的心情中,写完了长篇小说《呼兰河传》。作品通过对自己故乡的回忆,以朴素率直、凄婉细腻的笔调,真实而感人地再现了她童年时代东北农村黑暗、落后、愚昧的社会生活,揭示了旧的传统意识对人民的束缚和戕害,表达了她对家乡人民苦难境遇的深切同情。同时,对旧风俗、旧习惯进行了无情的鞭挞。

萧红在香港完成的《呼兰河传》是20世纪最伟大的长篇小说之一,也是萧红的巅峰之作。《呼兰河传》是萧红作为作家的终点。呼兰县,则是萧红生命中的起点。

斯人已逝

不到3年的时间里,萧红完成了代表作《呼兰河传》、《马伯乐》、《小城三月》等作品。因为战争,当时的文化名人云集香港。她和许多名人、著名作家交往,办刊物、开大会、纪念鲁迅、宣传抗日、参加很多社会活动,这几年是她短暂一生中最闪光的阶段。由于紧张的写作,经常熬夜和劳累,她的身体越来越差。在萧红香港重病住院期间,端木不告而别长达十八天,把照顾病人的责任推卸到朋友骆宾基身上。1942年11月,萧红因肺结核病逝于香港圣玛丽医院,时年31岁。

萧红是迷人的,也是不幸的,她的一生与爱情纠葛,无非想要一个安稳的港湾,却从未停下颠沛流离;才华于她,是生活的排解、情感的寄托,更是一种无法拒绝的命运安排。

她就像一个早逝的孩子,把最洪亮的啼哭留在这世上,任人怀念,想起她写到的一句话:“逆来顺受,你说我的生命可惜,我自己却不在乎。你看着很危险,我却自以为得意。不得意怎样?人生是苦多乐少。”是啊!人生是苦多乐少,如今你超越人生,天堂定无伤痕。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投稿信箱:tg@weizy.cn(欢迎您原创投稿)

责任编辑:南鸢(微信号:cn13418639441)

有天皆丽日,无地不春风

三国演义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荐语: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今所志未遂,奈何死乎!热血三国,谁堪魁首?

诗经

荐语: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来?大美诗经,你不来,她怎敢老去?

史记

荐语:司马迁曾欲以一支史家之笔,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让我们一起领略上古风骚,秦汉故事!

网友推荐好文

回复“数字关键词”,可看对应热文

【1】民国最牛教授,一脚踹碎蒋介石的“命根子”!

【2】孙中山为什么要把民国政权让给袁世凯?

【3】袁世凯为何能够成为民国第一枭雄

青梅酒待知音,点击『阅读原文』邀您谈古论今!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