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老衲读史051 | 张安世:麒麟阁第二功臣的谦卑人生

老衲读史
2017-01-17
+关注

说起张安世,你可能不太清楚,但要是说起老衲以前讲过的几个人,你可能还有印象。

酷吏张汤,张安世的亲爹,最后伏剑自杀了。(见老衲前文《依法治国的刀笔吏张汤和他的小伙伴》)

抚养汉宣帝长大的掖庭令张贺,张安世的亲哥。(见前文《汉宣帝是个好皇帝,比汉武帝强多了》)

霍光,历经西汉三代皇帝的权臣,是张安世的直接提拔者,张安世也成了霍光的左膀右臂,一起策划迎立宣帝登台上位。(霍光的事,老衲以后专门再说)

若干年后,霍光和张安世以及苏武等这些老臣俱已逝去,宣帝在麒麟阁供上他们的画像,作为纪念,史称“麒麟阁十一功臣”。排第一位的,就是霍光,张安世紧接其后,排为第二。

但是,霍、张两家,却得了截然不同的下场。强势的霍家满门抄斩,夷灭全族;谦卑的张家却是香火长续,福荫后世。

张安世的故事并不多,但在那个人物关系枝枝蔓蔓牵扯不清的西汉王朝,将他的家世捋一捋,也别有一番意味。

展开剩余90%

过目不忘的聪慧少年

张安世的老爹张汤,是汉武帝时候的权臣,虽然比不上霍光、上官桀等人,但死前也是权倾一时。所以,在张安世还小的时候,就依靠张汤的地位做了郎官。

老衲前面不止一次说过,郎官是预备役士官,平时就在皇宫里打杂。张安世的主要职责,就是管理图书(又是一个图书馆管理员),他干活很卖力,休假的时候也加班加点,还从来不吵着要加班费。

仅仅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张安世的优点当然不仅于此。话说有一天,汉武帝离开长安去河东巡视,随行带着一大堆书籍,路上一不小心弄丢了三箱书。那个年代,书都是竹简和木简制成,搞出一“本”书来也不容易,何况是三箱,武帝有点心疼,就问下面的人:丢的都是一些什么书啊?左右张口结舌,搞不清楚。这时候张安世出马了,他把丢的书名一五一十地写了出来,并列出了哪本书是哪些内容,让武帝甚是惊疑。

回长安后,皇家图书馆重新补全丢失的书,根据书目一查,果然就像张安世所写的那样,一样不差。武帝知道后,对张安世佩服不已,马上命令升他的官,提升为尚书令,兼光禄大夫。这两个官职,相当于现在的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局长兼中顾委常委。前面这个官,级别不高,相当于现在的正厅级,但是有实权;后面的这个官,没什么实权,但是级别上去了,在当时,已经是二千石的秩级,步入了国家高级干部的行列。

依靠霍光仕途一帆风顺

武帝死了,昭帝继位,霍光掌权。张安世和他爹张汤不同,张汤是那种非常圆滑非常强势的人,但张安世一看就是一个老实人,事实上也非常忠厚。霍光对张安世是一百二十个放心,不断委以重任。

在昭帝十三年的时候,霍光和上官桀、桑弘羊以及燕王和长公主闹崩了,给他们扣了一个“四人帮反党集团”的帽子,全部抓起来给杀了头。上官桀和桑弘羊此前都是朝中重臣,他们被杀,受此牵连的人也不少,朝中位置空出来许多。得有人办事啊,霍光于是提拔了张安世。

报告递交了上去,过了很久,昭帝才“批准”,下诏说:右将军光禄勋张安世辅助朝政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十三年来天下平安无事,并且任人唯贤,是个好干部,特封张安世为富平侯。

右将军光禄勋,这个官职是霍光建议任命的,昭帝下这个诏,算是批准了建议,并加封张安世为侯。

第二年,风华正茂的昭帝突然暴亡,没有儿子。霍光先给张安世升了官,任命为车骑将军,然后和他联手,迎立昌邑王刘贺为帝,过了二十八天,他们两人又联手把刘贺废了,再尊立宣王。

宣帝刚上台,按惯例,对拥戴他上台的人要给予奖赏,张安世有拥立之功,除了口头表扬,另外加封他封邑一万零六百户,张安世的三个儿子张千秋、张延寿、张彭祖都给封了官,为中郎将侍中。

坚决不做霍光的“继承人”

霍光死后,大将军一职出现空缺。几个月后,御史大夫魏相给宣帝上书,说:大将军一职不能老是空着,免得大家争来抢去的,让社会不安定。臣给皇上推举一人,那就是现在的车骑将军张安世。张安世侍奉武帝三十多年,忠信谨慎,勤于政事,是国家的重臣。非张安世不能担任大将军的重任。同时建议,就不要再让他兼任光禄勋了,让他专心专意地思考国家大事,可以把光禄勋的事情交给他的儿子张延寿,因为张延寿为人稳重厚道。

宣帝觉得有理,拟同意。张安世听说了这件事,害怕得不得了,赶紧跑去见皇上,一看到皇帝,就摘了帽子拼命地叩头,表示不愿意做大将军。当然,不能直接对皇帝说我不愿意干,只能婉转地说,臣才能不足呀,臣有这个缺点那个缺点呀,希望皇上另选贤能呀之类。

宣帝笑了,说,你太谦虚了,你要是做不了大将军,那你说说还有谁能做?

张安世说:我做不了!

宣帝说:你就得做!

张安世说:我做不了!

宣帝说:你就得做!

僵持了几天,宣帝终于妥协了,没让他做大将军,而是任命为大司马车骑将军,兼领尚书。虽然职务名称不是大将军,但实际上和大将军的权位不相上下。又过了几个月,把车骑将军的职免了,改任卫将军。

老衲在这里解释一下这些“将军”,到底是什么名目。

西汉建国以后,实行三公九卿制,即文官治国系统。那些在开国战争中杀人如麻的大将,如樊哙、周勃、灌婴等人,参预朝政时,都得顶一个文官的官职才行。等到这些开国的武将死得差不多了,文景之时,都是文官把持朝政,比如袁盎、晁错等人,最大的官,就属三公,即丞相、太尉和御史大夫。当时军队中的高级武官,按官位大小排名依次为: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前后左右将军和各种杂号将军(如贰师将军),他们只管行军打仗的事,一般不得参预朝政。武帝上台后,大开边衅,连年对匈奴用兵,逐渐开始重武抑文。他削弱了以丞相为首的文官的权力,设立大司马加将军号的官职,如大司马大将军、大司马骠骑将军等,让他们参预朝政,处理军国要务,到了后来,武帝干脆改了三公的官职,设大司马主掌军政,为百官之首,丞相改为大司徒,位列第二,御史大夫改为大司空,列第三。从此之后官职形成了惯例,以军职为贵,作为朝中大臣,你的官名后不带一个将军的称号,出门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所以,这个时候的张安世,虽然没做大将军,但在大将军职位空缺的情况下,他的大司马车骑将军,包括后来“贬”为大司马卫将军,实际上就是在行使大司马大将军的职权,基本掌握了整个军权。何况他还领尚书事,那就是把内朝的事也掌控了。

张安世为什么要坚决推辞大将军之职?他是个明白人,也是个聪明人。这些年来,宣帝表面上很尊敬霍光,但那种内心里的怨恨和愤怒,张安世明显地觉察到了。所以,在霍光死后,不恋权的张安世虽然大权在握,他也绝不会出头,去招来无妄之灾。

这不,宣帝对霍家子孙下手了。

小心谨慎保子孙平安

在张安世任大司马车骑将军和卫将军时,霍光之子霍禹时任右将军,有一定军权。后来宣帝任霍禹为大司马,但将军的职务却免了。没有了将军的称号,霍禹就不好意思和同僚打招呼了,一年之后,霍禹“谋反”,全族人被杀。

张安世有一个孙女,嫁给了霍家的亲戚,按当时的制度,是要被株连的。张安世听到霍家要被灭族的消息后,寝食难安,看着看着人就瘦下去了,憔悴得不得了,宣帝觉得很奇怪,就问左右这是怎么回事。左右说:张安世的孙女因为霍家的事要被杀头啊,张安世怕怕了。皇上下令,免了张安世孙女的罪。

蒙受皇恩之后,张安世更加诚惶诚恐,越发小心谨慎,做事不敢越雷池半步。

张安世曾经推荐过一个官员,事后,这个人跑到他家里来道谢。张安世为此后悔不已,认为向皇上举贤荐能是公事,这个人怎么能跑到家里来私下答谢呢,于是和这个人断绝了来往。

张安世有一个属下,自认为功劳很高,但一直没有升官,心怀不满,向他发牢骚。他教训这个属下说:“你做的事好不好,皇上自然知道,哪里需要你自己标榜?”鉴于这个属下人品不好,张安世一直不肯提拔他,最后属下改走别的路子终于升了官。

在张安世官位不断上升的过程中,他的几个儿子也仕途顺遂。张安世心有不安,向宣帝请求,把他的儿子外放到地方上去,宣帝同意了,任张延寿为北地太守,但一年后又把张延寿召回京,任左曹太仆,以方便照顾年老的张安世。

张安世的哥哥张贺,曾经是武帝太子刘据的人,刘据因巫蛊之祸身亡后,门客都被杀了,经过张安世向武帝求情,张贺被免了死罪,但是被阉,后来任掖庭令,也就是做了一个太监。张贺后来精心扶养尚在幼年的“平民”宣帝,教他读书,为他娶妻,帮助他游学。等到宣帝当上皇帝后,张贺已经死了,原有的一个儿子也早死了。宣帝感恩于张贺,把张安世的儿子张彭祖过继给张贺,并追封张贺为恩德侯,先赐张彭祖为关内侯,然后正式封为阳都侯。张安世坚决推辞,宣帝生气了,说:“我是封赏给张贺的,又不是封给你的,你急什么急?”张安世这才作罢。

张安世父子封侯,食邑过万户,一时尊贵无比,但张家仍然过得很俭朴,穿着粗布的衣服,侯爵夫人亲自纺布,家里虽然有七百个仆人,但每个仆人都有从事生产的技能,都不闲着,张家就像一个大作坊,每个人都要劳动。像这般钱花得少,每天又不停地赚钱,张家比以前的霍光家还富有。

宣帝上位十二年后,张安世已经年老体衰一病不起,想向宣帝告老还乡,宣帝不许,说,你走了,让我怎么处理这一大摊子事呢?你还是多吃饭多喝药,继续为我办事吧。老实巴交的劳动模范张安世不敢抗命,带病坚持工作,终于在这一年的秋天,病死在工作岗位上。

张安世死了,他的二儿子张延寿已经位列九卿,继承了他的爵位。

张安世的大儿子张千秋,汉书中只在后面交代说他曾随度辽将军范明友去打过乌桓,很有军事才能,是一个做参谋长的好料子,但没了后文,也许是战死了,也许是因为其他不便明说的原因死了,反正消失了。

张延寿这一支,一代代地传下去,自张延寿起,传了五代,到汉书结束的王莽时期,都保持着侯爵之位。张安世的子孙们后来也有人成了皇亲国戚,除了一个叫张放的性格暴躁外,其他的都是温良恭俭让的谦谦君子。

老衲曰: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借金庸《书剑恩仇录》之语)霍张二氏,权倾一时。霍氏强横,终遭族灭;张氏以张汤为鉴,克己复礼,不为外惑,终如三子之名,千秋、延寿、彭祖,以致长久,岂非老庄之道乎?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