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鲁迅前妻,无性无爱守41年活寡,只愿生生世世永远不要再遇见鲁迅。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长按二维码关注小编微

信,,防失联,更多精彩每天分享,广结天下

好友!!!已经加过亮剑、亮剑无敌、亮心的

朋友不用添加,同一个人,内容一样

我一生中快乐的那段日子,叫安姑;其它的,叫朱安。

很久之后我才终于明白:这一生最爱我的,只有我的父母。

我出生在绍兴县丁家弄朱家台门,祖上曾经为官,在当地也是数的着的大户人家。我是家里的唯一一个女儿,父母视我如掌上明珠,细心呵护,宠爱有加。

5岁那年,长辈给我缠脚。我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可长辈说:“安姑啊,女儿家没有不缠脚的……”

从此我就踮着两只小脚,在家里走来走去。我很聪明,针线女红和烹饪洒扫我都学得很好。作为大家闺秀,也从不在外抛头露面、有失身份。

我渐渐地长大了。每到春光明媚的时候,我都在想:将来会嫁给谁呢?不管嫁给谁,我都一定要为他生好多好多孩子,然后看着他们一个个长大。我喜欢孩子。

父母只想我嫁人之后一生平安幸福,所以他们很仔细地为我选择夫婿。

到我20岁那年,经过亲戚说合,他们为我选定了周家台门的大少爷,比我小两岁。

朱家和周家都是当地的大族,门户相当也多有联姻。周家虽然家道中落,但也还有四五十亩水田每年收租。

我的父母终于松了一口气。亲戚们和老一辈,也都认为这门亲事很般配,两个人是能一起过日子的。

这位大少爷当时在南京上学,后来又去日本留学,婚事一直都拖着没有办。我就这样天天等着他回来,等了七年之后,他终于回来了。

他曾经托人给我带过话,说希望我能放脚和学识字。可我已经这么大了,再怎么放脚也回不去原来的样子;另外,我们这当地哪里又有供女子上学的学堂呢?

这两件事都没做到,他知道了也没再说什么,但我心里觉得有些对不起他。所以在六月初六过门那天,上花轿时我特意穿了一双大鞋。谁知道在行礼拜天地的时候,居然莫名其妙地掉了一只下来。

在我们当地,这不是什么好兆头,我只有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没事的,安姑,你一定会好好的。

进了洞房,我的心怦怦直跳。我想先生,安姑今天把自己交给你,今后一辈子就是你的人了,希望你能对她好。

然后一个比我高一点的白皙年轻人掀起我的盖头,然后脸色就阴下来了,然后一句话也不说。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也不敢问,只有一对大红喜烛在婚床一旁静静地烧。

第二天,他就搬到了其他房间去睡。这一晚他有没有碰过我?他一辈子都没有提起。所以,我也不会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