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明日传奇2

手机搜狐

SOHU.COM

湮没于历史长河里的小召(上)

郭彩荣自媒体平台今日推送的文章,来源于读者自荐,识宇同学成长于呼市旧城街巷,念书始于小召小学,因此,对于小召小学内留存的小召遗痕,分外感怀,根据其多年史料搜集,撰写小召相关文章一篇,正巧青蛙也欲写就小召一二,两相碰撞,便有了这篇文章的诞生,这也算是平台读者发稿的始作俑篇,今日推送其上篇。

三百多年前,康熙第二次西征噶(ga)尔丹后,回程路过归化(今天呼和浩特旧城一带),当时的归化,已经是召庙之城,然而,众多召庙之中,康熙唯独将小召藏经楼作为其驻跸之地,戎马倥偬的康熙,在小召一呆就是三天。

翻阅今天的历史课本,康熙与噶尔丹的战争,只是寥寥一笔带过:噶尔丹勾结沙俄,大搞分裂,发动叛乱,康熙帝三次率军亲征,大败噶尔丹。

其实,真正的历史,远非一行字就可以描绘清楚,这其中的刀光剑影,千里征战的波澜壮阔,面对时局抉择的权衡利弊,以及清、噶、俄,三方之间的利益纠葛,要远比这干巴巴的文字精彩许多。

让我们将历史拉回到三百年前,看看康熙呆在小召的三天,以及,随之而改变的历史与未来。

蒙军藏僧:连接两大高原的政治血脉

呼和浩特,始建于明末阿拉坦汗时代,史称“库库和屯”,阿拉坦汗身为黄金家族后裔,在西征统一蒙古部落的时候,远到青海,西越阿尔泰山,接触到青藏地区喇嘛教。

作为一个蒙古骑士,一生征战,身体疲惫,血管内流淌的高贵血液也敌不过心理上的极度疲乏,原野茫茫的自然中,阿拉坦汗渴求从浩袅飘荡的香烟中寻求前生来世,期冀得到精神世界的信仰支撑。

于是,阿拉坦汗及其部属,把西藏高僧索南嘉措比作西方“纯雪地方”的大悲观世音菩萨。阿拉坦汗多次派人赴藏邀请索南嘉措前来蒙古,并在青海湖畔建“仰华寺”为之踏步,从雪顶上迎下来索南嘉措。

1578年阿拉坦汗与索南嘉措在仰华寺会面召开法会,举行隆重的入教仪式。当时蒙古受戒者多达一千多人,仅土默特部就有108人出家为僧。法会上索南嘉措被阿拉坦汗封为“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瓦齐尔达喇”是藏语“执金刚”, 并颁发金印,这就是达赖喇嘛称号的由来。

索南嘉措得到这一称号后,又往上追认了两世,自己为三世达赖。索南嘉措也称阿拉坦汗前世是忽必烈,赠给他“转千金法轮咱克喇瓦尔第彻辰汗”的称号,承认他为成吉思汗的化身,为全蒙古的大汗。

蒙藏上层构建往来桥梁后,索南嘉措因为暂时不能随同阿拉坦汗到蒙古,于是派活佛满珠锡里随阿拉坦汗到呼和浩特,代替达赖三世座床施教。公元1579年,阿拉坦汗请回满珠锡里后,在“库库和屯”(今呼和浩特市)内建造了规模宏大的“伊克召”,蒙语意为“大寺庙”,其中“召”为藏语寺庙之意。地点在今天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玉泉区大召,打造一座释迦牟尼银佛,又称“银佛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