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来啊,以同性的身份尽情相爱啊

赶考书生有三宝:行箧、书童、姑娘好。

行箧,就是书箱和伞的有机结合,既可保护书籍,又可遮阳挡雨。

书童,就是端茶送水,陪书生聊天解闷的贴心小助手。

而“姑娘好”,大家自然都懂——

书生从家出发,以散步的速度前往京城赶考。

这一路走下来,不是偶遇美貌村姑,就是邂逅白富女郎。

书生们通常用一句斯斯文文的“姑娘好”,攻陷不谙世事的姑娘们的芳心。

然后事了拂衣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其实,这里面有一个认知误区,那就是书童的使用方法——

书童不只是贴身苦力和生活助理。

当主人在漫漫长夜,感到空虚寂寞冷时,书童就要英勇献身,帮主人解决生理问题

用自己的身体,扑灭主人如火一般的欲望。

既要照顾主人的生活,又要照顾主人的性生活……

身兼数职的书童,也是挺不容易的。

其实,书童这项不为人知的使用方法,只是古代男风盛行的一个缩影。

早在商代,便有了关于男同的明确记载——

在《商书·伊训》中,将男同称为『比顽童』,并将其列在『三风十衍』之中。

风,就是指恶劣的败坏之风,衍,是指邪气歪风吹出的十种罪衍。

跟现在的“七宗罪”差不多。

而且,在那个民风淳朴的远古时代,男色就已经引起了人们的警觉——

“美男破产(老),美女破居……武之毁也”

翻译过来就是:祸国殃民的可不只有美女,美男同样是取祸之道。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春秋战国时期——

三十六计之一的『假途灭虢』中,便出现了兴风作浪的“蓝颜祸水”。

晋文公重耳的老爸——晋献公年轻的时候,也是积极进取的一代豪强。

没事儿就想扩建一下自己的后花园。

于是便起了灭掉虢国的念头。

可是,如果想要找虢国的麻烦,就要路过虞国。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

虢国和虞国比邻而居,向来是情比金坚。

如果不破坏掉两国之间深厚的革命友谊,虞国肯定不会答应晋文公的“借过”请求。

毕竟谁也不傻。

于是,晋献公开始对虞国国君示好,派人送去了良马玉璧。

并将当地的土特产——晋国美男,当做糖衣炮弹投放到了虞国。

虞国国君果然被男色迷得神魂颠倒,一口答应了晋献公的请求。

虢国惨遭出卖,被灭

唇亡齿寒,虞国也随之而亡。

男色不仅可以成为攻破敌人内部的攻坚利器,还可以成为结交权贵的捷径

就连“天纵之圣”孔子,也曾走过这条不太光彩的捷径。

当年,孔子虽然在民营教育界混得风生水起,但在政界却有点儿吃不开。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