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李平发专栏:母亲的年夜饭

专栏作家:李平发

岁月嬗递,光阴荏苒,青丝染霜,韶华落絮。那些已逝的旧时光总是让人

难以忘怀。今夜,又到了母亲的年夜饭,看到不停忙碌的母亲亲手做的满满一桌色香味俱全菜肴,我的思绪又跳回了遥远的那些年的年夜饭。

在小的时候,我最大的喜好和最盼望的事情就是过年了,只因为过年,我们兄弟三人才可以吃好的,穿新衣……

而今,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和人民生活物质水准的不断提高,人们的年夜饭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过去,不管是一大家子还是一小家人,都在家里做、家里吃。现在,我家乡的小镇酒店和各种饭店、餐厅也多了起来,人们的年夜饭有些会提前去酒店和餐厅预订,这样可以省去一些人为的繁琐与麻烦,到了年三十全家人去吃就行了。但在我的脑海里、印象中,无论在哪儿吃、无论饭菜的色香与味道多么优美,年夜饭的环境多么光鲜靓丽,那种吃饭的心境都比不上家中母亲做的年夜饭,可口、温馨、丰盛和意长……

在我家,吃上母亲做的年夜饭,就是我们全家人整个春节的最大意义。

遗憾的是,长这么大,我吃母亲做过的年夜饭也是曲指可数。从少小离家、到监狱生活的十年;从宁波务工的十二年再到今天的四十多岁,因为这么多年的不在家,常常让我思念母亲的年夜饭,那是一种浓浓的亲情、又是一种甜到心底无私的爱,让我向往、留念……

2015年冬季,我从宁波回到了家乡,闻到了家乡的年味,看到了家里正在置办年货,母亲和妻子正在为年夜饭的准备不停忙碌的操持着。我的回家,让母亲高兴不已,一个劲儿对我说:

今年好、今年好,往年不是这个人在外面就是那个人不回来,今年一大家人都能在一起过年了。母亲的话让我有些不解,可过了几天,我看到了在外地工作、上大学的侄儿、侄女都回来了,我终于明白了那天母亲喜悦心情的由来。我的心海揭开了记忆的残留剩片,往事如昨……

小的时候,家乡那时的春节,是这样子过的……

那时候家里很穷,穷得揭不开锅。平时,家里餐桌上,别说看到鱼肉、就连油水也看不到,物质生活十分匮乏。我们要吃点好的,就只得等到过年了,于是,那时我们三兄弟,就对年望眼欲穿,期待年能早一些到来,好让我们吃上母亲为全家人亲手做的年夜饭,这成了儿时的我们最大的愿境、梦想和幸福!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那时我还不到十岁,印象中那时候农村的春节,它可不是父母长辈们的节日,它是小孩子们的节日,包括整个村庄都是。清晨起,就没有大人来管束我们,我们可以无拘无束尽情玩耍。那时我戴个汽车头帽子,上面缀有五角星,穿的是家里请的裁缝师傅做的新衣裳,脚蹬一双母亲做的新棉鞋,手里拿几个炮竹,在村里晃悠着熬到五更还不肯去睡。那时的炮竹没有现在响,也没有现在炮竹那么大,点火后有点温、有些悠长,噼里啪啦零星地从远处飘来,像是老人家打着绵长又带着尾音的喷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