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欧立德教授与“新清史”研究——访哈佛大学副教务长欧立德教授

欧立德教授与“新清史”研究

——访哈佛大学副教务长欧立德教授

张梅欧立德

摘要:欧立德教授是美国“新清史”学派的领军人物之一,他对清史研究以及新清史与世界历史的关系提出了一些很重要的见解。欧立德认为, 开展清史研究不应该将清代史与满族史割裂开来,要致力于两者的结合。他强调,“新清史”寻求的是打破有关清朝历史的线性历史叙事,承认并揭示历史的多样性和偶然性,把学术探讨延伸到族群认同、民族主义、边疆和帝制等与世界历史相关的领域,把满洲统治纳入到世界历史比较研究的视域中,把清代历史研究与世界历史研究结合起来。

关键词:欧立德;新清史;满族;中国

作者:张梅,系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干校副教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客座研究员;欧立德,系哈佛大学东亚语言文明系讲座教授、副教务长。

欧立德教授(Mark C. Elliott)是哈佛大学东亚语言文明系讲座教授、负责国际事务的副教务长、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原主任。他早年在耶鲁大学获得历史学学士和硕士学位,后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博士学位。他是美国“新清史”学派的领军人物之一。他写作出版的《满洲之道:八旗制度与清代的民族认同》一书,被称为“新清史”的代表作。目前,他正致力于研究满洲王朝与现代中国的内在联系。笔者在哈佛大学访学期间选修了欧立德教授主讲的明清历史研究方法课程,约请欧教授谈谈他对清史研究中一些问题的看法,以及作为哈佛大学的副教务长接下来将如何开展国际交流事务等问题。

张梅:尊敬的欧立德教授,这么多年来您一直关注中国、研究中国历史,出版了重要研究成果。请您谈一谈,您是怎么开始对中国历史产生兴趣的?又是如何投身清史这一研究领域的?

欧立德:我大学读的是欧洲史,硕、博阶段改学中国史。1979年邓小平访美,我正在读大学三年级。那一年中美恢复邦交,有关中国的新闻报道在美国较之前增多。坦率地说,在此之前我对中国的了解比较肤浅,可是因为我对语言感兴趣,先后学习过俄语和法语,不过觉得不够用,就想要学一门难度高点的语言,因为邓小平访美让我对中国产生兴趣,所以在1979年的秋季我开始学习中文。耶鲁大学历史系那时候有非常有名的史景迁(Jonathan Spence)教授,他讲授的中国近现代史课程很受学生欢迎。我选修了他的课程,这是我学习的第一门中国历史课程。后来回耶鲁大学读硕士的时候我做了史教授的助教。那一年他的课有700多名学生选修,是当时全校选修人数最多的课程之一。学习中文两年后,我先获得富布莱特奖学金去台湾读书进修,当时能够获准去中国大陆读书的机会很少,我当时去的是“国立”台湾大学史丹福中心,那里有专门给外国学生开设的中文学习班。后来,由美国国家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和中国教育部共同成立的“美中学术交流委员会”启动了中美双方的交流项目,我幸运地被选中,于1982年去辽宁大学学习一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