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谢铁骊拍《智取威虎山》的日子

法国大导演戈达尔在“文革”期间造访中国,就曾扬言样板戏是世界上最好的电影之一,有“大国风度”的《智取威虎山》,好多美国大片也难望其项背——这样看,江青的要求谢铁骊算是达到了。

“文艺黑线的黑干将”

1925年接近岁末出生的谢铁骊,少年时就投身新四军,从此一直从事文艺工作。1959年,谢铁骊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无名岛》;1961年,他又拍了反响颇为热烈的《暴风骤雨》。但是,真正奠定影史地位,又改变了他一生轨迹的,还是《早春二月》。

影片讲述了“五四青年”萧涧秋来到江南小镇,试图实践自己的教育理想,结果在传统势力的阻挠下终归失败的故事。这与当时的革命电影有很大不同:没有战火、没有敌人、没有烈士,穿插着爱情、理想,温和而哀伤。

在那个年代,能有一部风格特殊的影片出来,当然是缘于高层的指示。1961年,周恩来要求电影从业者们“多在艺术性方面下功夫”。谢铁骊当即着手改编柔石的小说《二月》,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夏衍亲自改定剧本,并将其命名为更有寓意的《早春二月》。但《早春二月》即将杀青的时候,北京文艺界已经悄悄发生了变化。

开始,谢铁骊还不以为意,一来电影有周恩来的指示、夏衍的参与;二来柔石是被鲁迅推崇的作家,又是烈士,他的作品不会有什么政治问题。

因此,当周扬看过放映,表示“这部片子有很严重的思想问题”时,谢铁骊真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但还没有来得及修改,传来新的命令:“一个镜头不要动,准备公之于众,供批判”。

当《早春二月》与观众见面的时候,谢铁骊已经被打为“文艺黑线的黑干将”。

谢铁骊参加革命早,并没有太多可供挖掘的“污点”。批斗时,红卫兵让他自陈罪行,他只有一个:“我拍了大毒草《早春二月》。”红卫兵当然不肯罢休,继续追问,谢铁骊说:“就这一点就罪该万死了。”

“大国风度”的《智取威虎山》

谢铁骊在牛棚中受难时间不长,1967年就被江青“征调”去拍样板戏。他后来回忆,江青看中他,“一方面看过我的大毒草《早春二月》,觉得这个人还有一点艺术细胞;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一查我的档案,15岁就参加新四军。”江青曾亲切地把谢铁骊叫过“红小鬼”,但谢铁骊却说,“我不了解历史,也不了解蓝萍(江青上海时期的艺名)是谁。”

现在来看,谢铁骊拍过的样板戏大多数知名度都不高了,唯有《智取威虎山》因为徐克的翻拍,又火了一回。

江青曾经在上海电影中摸爬滚打过,对好莱坞的一套东西非常熟悉,她要求谢铁骊按好莱坞方式,拍出中国英雄特有的高、大、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