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谢铁骊拍《智取威虎山》的日子

读点历史
2017-01-16
+关注

法国大导演戈达尔在“文革”期间造访中国,就曾扬言样板戏是世界上最好的电影之一,有“大国风度”的《智取威虎山》,好多美国大片也难望其项背——这样看,江青的要求谢铁骊算是达到了。

“文艺黑线的黑干将”

1925年接近岁末出生的谢铁骊,少年时就投身新四军,从此一直从事文艺工作。1959年,谢铁骊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无名岛》;1961年,他又拍了反响颇为热烈的《暴风骤雨》。但是,真正奠定影史地位,又改变了他一生轨迹的,还是《早春二月》。

影片讲述了“五四青年”萧涧秋来到江南小镇,试图实践自己的教育理想,结果在传统势力的阻挠下终归失败的故事。这与当时的革命电影有很大不同:没有战火、没有敌人、没有烈士,穿插着爱情、理想,温和而哀伤。

在那个年代,能有一部风格特殊的影片出来,当然是缘于高层的指示。1961年,周恩来要求电影从业者们“多在艺术性方面下功夫”。谢铁骊当即着手改编柔石的小说《二月》,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夏衍亲自改定剧本,并将其命名为更有寓意的《早春二月》。但《早春二月》即将杀青的时候,北京文艺界已经悄悄发生了变化。

展开剩余77%

开始,谢铁骊还不以为意,一来电影有周恩来的指示、夏衍的参与;二来柔石是被鲁迅推崇的作家,又是烈士,他的作品不会有什么政治问题。

因此,当周扬看过放映,表示“这部片子有很严重的思想问题”时,谢铁骊真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但还没有来得及修改,传来新的命令:“一个镜头不要动,准备公之于众,供批判”。

当《早春二月》与观众见面的时候,谢铁骊已经被打为“文艺黑线的黑干将”。

谢铁骊参加革命早,并没有太多可供挖掘的“污点”。批斗时,红卫兵让他自陈罪行,他只有一个:“我拍了大毒草《早春二月》。”红卫兵当然不肯罢休,继续追问,谢铁骊说:“就这一点就罪该万死了。”

“大国风度”的《智取威虎山》

谢铁骊在牛棚中受难时间不长,1967年就被江青“征调”去拍样板戏。他后来回忆,江青看中他,“一方面看过我的大毒草《早春二月》,觉得这个人还有一点艺术细胞;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一查我的档案,15岁就参加新四军。”江青曾亲切地把谢铁骊叫过“红小鬼”,但谢铁骊却说,“我不了解历史,也不了解蓝萍(江青上海时期的艺名)是谁。”

现在来看,谢铁骊拍过的样板戏大多数知名度都不高了,唯有《智取威虎山》因为徐克的翻拍,又火了一回。

江青曾经在上海电影中摸爬滚打过,对好莱坞的一套东西非常熟悉,她要求谢铁骊按好莱坞方式,拍出中国英雄特有的高、大、全。

当时的北影厂地方不大,一旦要仰拍英雄人物,就容易穿帮。于是江青把北影厂迁址,建成了当时亚洲最大的一个摄影棚。实际拍摄中,使用的树枝和树叶,是从十三陵摘的;江青要求,服装必须是用料子的,杨子荣的帽子必须是貂皮的。这样风一吹,会有毛毛飞动,有很好的舞台效果。

之后的几部样板戏,下的力气也一点不少。拍《杜鹃山》,需要一片竹林做布景,江青一声令下,出动了一个专列,到江西把竹子连根带土包好,拉了一车皮到北京。

几乎所有关于江青的回忆,都会说到她脾气不好,谢铁骊也为此受了不少委屈。

有一次,江青让剧组去东北,找森林雪景进行实景拍摄。谢铁骊无意识地回了一句:“如果用实景,杨子荣的马鞭的舞蹈动作能用吗?大雪景是不是就应该骑着真马?”江青一听,脸上当然就挂不住了:“我是让你们试试嘛!”

结果显然只能是失败的。最后审查的时候,周恩来和叶剑英等领导都去了,放映完毕,他们鼓掌说好,江青这才随着说:通过了。

应该说,江青的要求谢铁骊最后还是达到了。法国大导演戈达尔在“文革”期间造访中国,就曾扬言样板戏是世界上最好的电影之一,有“大国风度”的《智取威虎山》,好多美国大片也难望其项背。

“四人帮”倒台后重获认可

作为一个有艺术追求的导演,谢铁骊不希望样板戏垄断银幕,他给周恩来写信,表示想继续拍故事片。江青对于谢铁骊这种行为很不满,因此谢铁骊策划拍摄的《海霞》被定为“和革命样板戏唱对台戏的作品”,他自己则戴上了“文艺黑线回潮”的帽子。

现实确实是比电影更魔幻。江青控制下的文化部原定在1976年10月12日召开“反击右倾翻案风大会”,批判谢铁骊等人,谢铁骊甚至做好了被发配北大荒的准备。但是就在原定日期的几天前,以江青为首的所谓“四人帮”倒台了。

于谢铁骊而言,相比革命年代的政治任务,温和的《早春二月》或许才是他真正心仪的风格。此后他20年间他又继续拍摄了《知音》、《清水湾淡水湾》、《红楼梦》等影片,都得心应手,又广受好评。

10年前,谢铁骊80岁时就已经不拍戏了,晚年的停顿中他充满着困惑和无奈,虽然大多数时间都是用来找剧本,但好作品却寥寥无几。他还遇到了制片厂时代不曾遇见的难题——资金短缺。他曾想将郁达夫搬上银幕,但郁家乡的一位官员直接说,拍一个过去的人有什么用,我不如留点钱去装修厕所。

谢铁骊耄耋之年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7点钟起床,出去散散步,安排一些社会活动,回来坐在客厅的老式弹簧沙发上读报看小说,或者戴着蓝色的老式帽子到附近菜市场买点蔬菜和水果。而电影,更多时候慢慢沉淀在记忆里,“我得保持住晚节呀!”他笑着说。

来源:新传奇

转自:世纪历史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