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老衲读史049 | 李广的孙子李陵到底是不是汉奸?

老衲读史
2017-01-16
+关注

老衲在写史记中的李广的时候,曾提到过李陵。

李陵是个很重要的人物,他战败后投降匈奴的事,不仅在当时很重要,后来也很重要。四百多年后,以及七百多年后,南北朝的北魏拓跋氏和大唐帝国李氏,都号称是李陵的后人,现在中亚地区的吉尔吉斯人,据说都是黑眼珠,也是自称为李陵的后人。

如今,人们对李陵的评价,呈现两个极端。有人骂他是汉奸,有人赞他军事才能出众而且忍辱负重,只不过是因为汉武帝杀了他全家,他才被逼投降匈奴的。

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苏武和李陵

出身将门

我们先从李陵的家世说起。

老衲前文《装逼的冯唐易老,轻薄的李广难封》中,对李广的身世已经作了大致的交代。而李陵,是李广的孙子。

李广当年有三个儿子,分别叫李当户、李椒和李敢。李当户和李椒都死得比较早,死在李广的前面了。李敢在李广死后不久,因为打伤大将军卫青,被卫青的外甥霍去病给杀了。李敢有个女儿,后来成了太子(刘据)的宫女,被太子宠幸,李敢的儿子李禹也因此在太子面前得宠。

展开剩余93%

李广的大儿子李当户,留下了一个遗腹子,这就是李陵。李敢就是李陵的叔叔,李禹和李陵是堂兄弟的关系。若干年后,李陵投降了匈奴,有人告发李禹想去匈奴投奔李陵,李禹被杀(也不知是不是受巫蛊之祸的牵连)。李广这一支,貌似在汉境内断了香火。

老衲前面说过,当年司马迁和李陵关系好,后来因为给李陵辩护而获罪,被施以宫刑,所以在史记中给李陵的爷爷李广立传,极力为李广未能封侯而打抱不平。

按司马迁在史记自序中的说法,史记截止于汉武帝太初年间。那么,李陵和匈奴的那一战,发生于汉武帝天汉年间,晚于太初,所以李陵的故事未能收于史记,史记中关于李陵的寥寥几笔,据说也是后人补上去的。

班固的汉书承袭史记,在抄录完李广的传后,补上了李陵的完整故事。老衲下面先将这个故事大致讲一讲。

少年得志

李陵受祖上荫庇,年少时就当了侍中这样一个官,所谓侍中,就是到皇宫中服侍皇上的意思,是一个虚职。毕竟是将门出身,李广的箭术又是那么牛叉,李陵自然也不弱。当李陵在汉武帝面前晃来晃去时,汉武帝就想起了李陵的爷爷李广,李广毕竟为汉武帝打了一辈子的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最后落了个横刀自杀,武帝觉得有点对不起李广,于是就对李陵格外优厚。况且那时候李陵的堂姐(妹)堂兄(弟)也是太子身边的红人,李陵因此少年得志,后来又因为领兵八百去匈奴境内查看地形有功,官拜骑都尉,此后便成了甘肃一带边防军的箭术教师,统辖五千人马。

有一个叫李广利的人,这人和李广家没有关系,他是汉武帝的大舅子,汉武帝想照顾大舅子,让他立点战功,曾经派他去西域大宛的贰师城抢马,所以封他为贰师将军(事见老衲前文《张骞出使西域,是一次成本巨大的政治投机》)。

贰师将军据说没什么才能,打仗主要靠碰运气。天汉二年(前99年),汉武帝又和匈奴打了起来,还是让李广利做主将,武帝想让李陵去给李广利的部队运送辎重。那一年,李陵大概是三十五六岁的年纪。

心高气傲的李陵不乐意了。运送辎重,那我不就是一个运输队长?我堂堂飞将军李广的孙子,怎么能只做运输队长呢?我做了这么些年的箭术教官,皇帝你怎么也得让我上上战场立点战功呀,不然我又会和爷爷一样,头发白了还封不了侯。

于是李陵主动请战,表示不愿意做运输队长。看到李陵不服从安排,汉武帝有些不高兴,说:你们这些人怎么都挑挑拣拣不愿意做别人的部下呢?我没有骑兵给你了。

李陵拽啊,他夸下海口:要么事骑兵咧,你只要给我五千步兵,我就能打进单于的王庭。

武帝想:你小子能啊?好,给你五千步兵,你打给我看看。

于是出战。

边塞苦战

李陵的五千步兵,在浚稽山(今中蒙边界的阿尔泰山)遭遇到匈奴的三万骑兵。对冷兵器时代战争有一点了解的人都知道骑兵的战斗力和杀伤力,三万骑兵围歼五千步兵,如碾齑粉。也许是凭借山势地形,也许是凭借战车阵列形,李陵步兵的连弩有效地阻挡了匈奴骑兵的攻势。据汉书记载,第一次交锋,匈奴就损员数千。

单于大惊,召集了八万多人(含一定数量的步兵)围攻李陵(有人把前面的三万人算在一起做加法,认为总共有十一万匈奴兵攻打李陵的五千人,老衲认为这不科学)。李陵在重重围困之下,且战且退,朝汉境方向退了数日。汉军伤亡率很高。身受三处创伤的躺在车上,受伤两处的推车,受了一处伤的,拿起武器打仗。

汉书上还记载:李陵见士兵士气低迷,很是奇怪,认为队伍中有女人。一搜,果然在几辆战车内发现有藏匿的妓女。(始军出时,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随军为卒妻妇,大匿车中。)李陵将她们全部杀了,第二天,军队的战斗力就急剧飙升,斩杀匈奴三千多人!

退兵的路上,汉军遇到一大块沼泽地,上面有很多芦苇。匈奴对汉军实施火攻,聪明如李陵,马上先自己放火烧出隔离带,匈奴的阴谋又一次破灭了^o^。

当退到南山的时候,汉军又一次大显神威,在树林中杀死匈奴几千人,并用连弩把单于吓得像燕子飞。据捉到的匈奴俘虏说,单于认为这是汉军的诱敌之计,早就想退兵了,但下面各部落的头领认为,几万人打不赢区区五千人,太丢脸了,这个面子一定要找回来。再追击四五十里,到了平地上,还不能取胜再退兵不迟。

关键时刻,嗯,关键时刻,总会有关键的事情发生。这里也不能例外。关键时刻,李陵的部队里出了叛徒啊,有一个叫管敢的军候因为被上面的领导辱骂,就逃到匈奴那里去了,报告匈奴单于说,李陵的军队不行了,箭射完了,也没有援军,大人赶紧去灭了他。

得到情报的单于发起了总攻,将汉军围困在山谷里,从上往下射杀汉军。汉军顺着山谷奋力突围,三千士兵一天就射出五十万支箭(平均每人射出167支),箭射得差不多了,但还是处于匈奴的包围之中,被垒石砸伤了不少。

李陵在这一天的晚上,穿着便衣独自出营,制止身边的人,不许他们跟随,说,我一个人去把单于捉回来!(呵呵)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过了很久,李陵蔫蔫而回,长叹一声说,唉,失败了,死了算了。

左右劝他说,将军威震匈奴,现在稍微碰到一点不顺不要灰心。像浞野侯(赵破奴)那样被俘之后又逃回去,天子还是一样地对他很好,何况将军乎?

李陵说,你不要说了,我不死不是壮士!(呵呵)

投降匈奴

李陵决定趁夜突围。他命令三千士兵四散奔逃,他和副将韩延年骑着马,带着十几个侍从出击,被几千匈奴骑兵追击,副将韩延年战死(!!!),李陵说,我没有脸再回去见皇上了,下马投降(!!!)。此时,离汉朝边塞仅一百多里。

李陵带出去的五千人马,最后逃回来的只有四百多人。唐代诗人陈陶的《陇西行》写道: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说的大致就是这一仗的悲怆凄凉。

综观此战,有几个问题,老衲想不太通,特求教于方家。

老衲前面说过,冷兵器时代骑兵的战斗力,是步兵所不可抗衡的,更何况是在兵力悬殊的情况下。尽管地形因素和武器因素对李陵一方有利,但李陵的五千步兵与匈奴的八万(十一万)骑兵激战多日,从匈奴腹地打到汉朝边境,汉军只以两千人的代价,便射杀匈奴上万人,这可能吗?在此役之前,李陵并没有实战经验,仅仅是一个箭术教官。如果汉书记载的这些都是真的,李陵可谓新一代的战神。

第二点,五千兵,少不算少,多也不算多。步兵行军两千多里,粮草辎重必不可少,在这漫漫两千多里的征途中,居然有为数不少的军妓随行,真是不可思议。李陵治军不严,可见一斑。既然如此,他又是如何能带出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的呢?李陵军的最后失败,据说也是因为叛徒泄漏了军机,如果没有这个叛徒,李陵是不是会成为一个凯旋的英雄?

第三点,李陵投降前,不是已经作好了要战死疆场以报君恩的打算么?为什么和他在一起的副将都战死了,他却突然投降了?司马迁当年为李陵辩护,说李陵投降匈奴,一定是想寻找适当的机会再报答汉室。李陵后来在辞别苏武的时候,也曾自辩说,当时投降,是想效仿曹沫(春秋时鲁国人,在鲁齐会盟时,以匕首劫持齐桓公,逼齐交还鲁被占土地。成功,遂出名)立功赎罪。但作为一军之统帅,当时最好的选择是战死,他为何放弃战死而选择苟且偷生?突围前,李陵独自便衣外出,说是去刺杀单于,谁又能保证他不是想一个人独自逃生呢?毕竟,求生是一个正常人本能。

李陵投降了匈奴。汉武帝最初听到兵败的消息时,是希望李陵战死的。老衲刚才也说过,战死是李陵最好的选择。现代人总是本着现代的人文精神,说,为什么要战死呢?打不过了就降,是很正常的事呀,君不见朝鲜战场上,中国的志愿军都有好多人投降了呢?只要我不做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事,投降又不是什么罪过。但那是在两千多年前,不可能有现代文明的这些宽恕观念,那时候忠君是军人的第一要务,背叛君主是不可饶恕的。当然,汉武帝时期,董仲舒的“新儒家”学说才刚刚推行,对于战败的将领,要求也还不那么苛刻,汉匈两边你投降我我投降你的事也不少,降来降去的,也没太多非议。但,降,要看是一种什么降法。如果像徐庶降曹操一样,终身不为一谋,汉武帝是绝不会怪罪李陵的。

那么,汉武帝为什么不宽恕李陵呢?让我们看看,李陵在投降匈奴后,做了些什么。

匈奴封王

李陵的五千步兵初遇匈奴三万骑兵时,斩杀匈奴数千人。李陵当时便迫不及待地派出军侯陈步乐回京报捷。也许,李陵以为,凭他的这五千“特种兵”,是可以拿下三万匈奴骑兵的。陈步乐的报捷让汉武帝很是高兴,但没想到,几天之后,李陵军全军覆没、李陵投降的消息传来,汉武帝勃然大怒,当即责问此前报捷的陈步乐,陈步乐自杀。司马迁为李陵辩护,言语中却又讽刺汉武帝的大舅子李广利,被处宫刑。嗯,汉武帝果真是很残暴。

过了很久,汉武帝又后悔了,认为自己没有派援兵,致死李陵军覆没,于是派使者去慰问那些逃回来的四百多将士。一年多之后,又派了将军公孙敖带领四万多骑兵,去匈奴后方营救李陵。可见,汉武帝此时已基本上原谅了李陵,只要李陵能回来,一切都好说。

谁知道公孙敖却带回一个让汉武帝暴怒的消息:李陵在匈奴那里为单于练兵,准备来对付汉朝!

汉奸!赤裸裸的汉奸!汉武帝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下令将李陵家灭族,李陵的母亲、弟弟、老婆和伢全部被杀,李陵的老家陇西,都因为出了这样一个汉奸而深感羞愧。

之后,汉朝的使者在匈奴遇到了李陵,李陵问汉使:我带五千步兵横扫匈奴,因为没有援兵而失败,没有什么对不起汉室的,为什么要杀我全家?汉使说:听说你在帮匈奴人练兵。李陵说:冤枉啊,那是李绪啊,不是我李陵啊!(姓李的大将为什么都喜欢投降?包括后来那个李广利也投降了匈奴。)

李陵由此痛恨李绪,找人把李绪给杀了,得罪了匈奴的大阏氏(相当于皇后),大阏氏想杀了李陵,还是多亏单于把李陵藏了起来才保住了命。等大阏氏死后,李陵才敢回到匈奴王庭。

单于对李陵是格外地欣赏,把女儿嫁给了他,还封他为右校王,每逢大事,都让李陵参与商议。李陵在匈奴呆了二十多年,尽管国内全家被灭族,但他在匈奴的后代却发展壮大。前面已经说过,他的后代,先后成了北魏和大唐的皇帝,而且繁衍至今,成了中亚的一个国家。

反戈击汉

汉书在《匈奴传》中有记载,说是在李陵降匈九年之后,在又一次汉匈战争中,单于(原来那个单于死了,他的儿子成了新单于)派匈奴将领和李陵一起,率三万多骑兵追击汉军。汉军的将官是御史大夫商丘成,领兵也是三万多人,书中没有交代是骑兵,估计是步兵,因为汉武帝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多少战马了。同样是在浚稽山,双方打了9天,最后匈奴战败。

对于这一事件,后人评说也有很多。倒李的一方说,你看,果然是汉奸吧,投降匈奴后,又带着匈奴来打汉人,不是汉奸是什么?挺李的一方说,汉军将军只是由一个文臣带的步兵,被打了九天之后,还把匈奴打跑了,那是李陵在放水,说明李陵心系祖国。

李陵降匈之后的第十三年,汉武帝死了,昭帝刘弗陵即位。当时的两个辅政大臣霍光和上官桀,以前都和李陵关系不错,就派人去匈奴,想召李陵回汉。见到李陵后,不管是在人多的时候暗示,还是在人少的时候明说,李陵都拒绝了汉使的邀请。他伤感地说:回去倒是容易,只是怕再受到凌辱,大丈夫不能二次受辱啊。

在李陵心中,他早已将自己定义成了一个罪人。

李陵的这份伤感,可能源于苏武。

苏武牧羊

班固在汉书中,同样塑造了一个悲凉人物苏武,并将他与李陵合于一传,褒贬之意,不言而喻。

苏武的故事,国人耳熟能详,中学的语文课本,也节选了汉书中《苏武传》的主要内容,简述如下:

苏武出使匈奴的时候,部下张胜参与匈奴的内乱,匈奴单于便扣下苏武的使团,想迫使他们投降,但苏武宁死不屈,几次欲自杀都被阻。匈奴又派出以前的降将卫律来劝降,苏武不予理睬,后来被匈奴流放到北海(现在俄罗斯境内的贝加尔湖),不给吃喝,让他放牧公羊,直到公羊产乳生子后才请允许回来。苏武在北海忍饥挨饿很多年,时时刻刻都拿着那个象征他是大汉使者的“节旄”。李陵是在苏武被困后的第二年投降匈奴的,李陵降后十多年,也奉命去北海劝过苏武投降,同样被苏武严辞拒绝。

这里引用一段李陵的话,以说明李陵当时的心情:人生如朝露,何久自苦如此!陵始降时,忽忽如狂,自痛负汉,子卿(苏武)不欲降,何以过陵?且陛下春秋高,法令亡常,大臣亡罪夷灭者数十家,安危不可知,子卿尚复谁为乎?

苏武不为所动,回答得很干脆:我就是死也不降。

汉武帝死,昭帝接班,几年之后,汉匈和好,汉朝费了好些功夫,才从匈奴那里找到苏武的下落,把他接了回去。从苏武被扣,到最终回汉,前后长达十九年,这个时候的苏武,已经是须发皆白,垂垂老矣。

在苏武回汉前,李陵为苏武践行,临别时,李陵又说了一番话:今足下还归,扬名于匈奴,功显于汉室,虽古竹帛所载,丹青所画,何以过子卿!陵虽驽怯,令汉室贳陵罪,全其老母,使得奋大辱之积志,庶几乎曹轲之盟,此陵宿昔不之所不忘也。收族陵家,为世大戮,陵尚复何顾乎。

这是李陵为自己的最后辩护,也是自比于苏武后的忏悔。

苏武返汉后,昭帝让他带着牛羊猪等供品去武帝的陵前祭拜,然后授予他典属国的官职。典属国是个二千石俸禄的官,相当于现在的国家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也是一个省部级的大官了。另外又赏赐他二百万钱,田二顷,宅地一块。

苏武回来的第二年,他的儿子苏元参与上官桀儿子上官安的谋反,被杀。苏武本来要因为此事连坐的,霍光没有追究,只是免了苏武的官。过了几年,昭帝死了,宣帝上位,苏武以拥立之功被赐为关内侯,此后又恢复了他典属国的职位,并给予祭酒的尊号。

苏武的儿子被杀了,现在又年事已高,汉宣帝很可怜他,问左右的大臣:苏武在匈奴那么长的时间,难道没有生下子女?

苏武回告说:我从匈奴回来的时候,我的匈奴妻子正好生下了一个儿子,叫苏通国,希望陛下能帮我把他赎回来。

宣帝帮助苏武达成了这个心愿,苏通国被顺利地赎回来,并被宣帝任命为郎官。果然,汉宣帝是一个好皇帝吧。

宣帝神爵二年,苏武病逝,终年八十一岁。

十年之后,宣帝思念那些有功的大臣,令人把他们的画像供在麒麟阁内,史称“麒麟阁十一功臣”,他们是:霍光、张安世、韩增、赵充国、魏相、丙吉、杜延年、刘德、梁丘贺、萧望之、苏武。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