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老衲读史046 | 侠以武犯禁 儒以文乱法

老衲读史
2017-01-16
+关注

法家的代表人物韩非子曾说过: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

老衲以为,这句话说得很好很有水平!

先莫发议论,先讲故事。老衲读《史记》读到这里,已经没有么事好说的了,后面的“佞幸列传”、“滑稽列传”、“日者列传”、“龟策列传”、“货殖列传”没多少可值一谈的故事,多是大杂烩大拼盘(货殖列传里,讲过一个巴寡妇清的故事,详见前述)。老衲就把另两个拼盘“儒林列传”和“游侠列传”烩到一起,权作“史记篇”的收尾吧,再后面,我们就进入《汉书》了。

侠应该比儒更吸引人,那就先说“侠”。“游侠列传”里说了两个人,一个是朱家,另一个是郭解。(怎么让老衲想起了鲁迅:窗外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朱家的故事很简单,大意是说,一个生在鲁地的叫朱家的人,喜欢行侠济困,仗义疏财,自己过着很俭朴的生活,财产都拿来帮助别人了。他曾经救过季布,当时老衲还在纳闷,不知道这个人是叫朱家,还是一个姓朱的人家,看来确实是名字叫朱家了。朱家的事很简单,没提到说他有什么刀来剑往的暴力事件,就此打住,后面来说郭解。

展开剩余93%

郭解是轵县人(今河南济源市轵城镇),他爸当年就因为行侠,被汉文帝时候被人给杀了。郭解小小年纪,就跟他老爹学习,一不高兴了就杀人,杀了不少,也杀出了名头。老衲看金庸的武侠小说,但凡那些小时候没杀过一个两个人的,是成不了气候的,老实如郭靖,小时候也误杀了铜尸陈玄风。所以,想成英雄侠客,一般人真做不来。

按史记的描述,老衲觉得郭解长得比较像《射雕》里的裘千仞,五短身材,二级残废,阴险狠毒,裘千丈是喝酒的,裘千仞喝不喝酒老衲没印像了,但郭解作为汉初最负盛名的大侠,居然不喝酒,这太让人意外了。所谓侠客,李白有诗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无酒,怎能成侠?

郭解不仅自己不喝酒,还因为此后一件与喝酒有关的事,得到了更多人的尊重。

郭解有一个外甥,他的这个外甥倒是挺喜欢和人斗酒的,有一次在和别人喝酒时,仗着自己是大侠郭解的外甥,非得灌别人的酒,对方被惹怒了,管他三七二十一,一刀把郭解的外甥给杀了。那个人杀完人之后,头脑冷静下来,害怕了:这可是杀的郭解的外甥啊,郭解眼睛一瞪就是会死人的,这还得了,我得赶紧逃!于是凶手赶紧逃到外地去躲了起来。

郭解的姐姐,也就是他外甥的妈可不干了,儿子被人杀死了啊,心疼得不得了。她是一介女流,没办法为儿子报仇,于是就想激郭解去出头。她把她儿子的尸体摆在街边上,带话给郭解说:“你还是一代大侠,你看你现在外甥被人杀了,连个凶手都捉不到,真是羞煞人也!”郭解是有能量的人,发出了江湖追缉令,那个凶手走投无路,亲自来找郭解自首,并把那天的详细情况告诉了郭解。

郭解一听,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对凶手说:“你杀得对,你没有错,错在我那个不成器的外甥,你走吧,没你的事了。”郭解撤销了江湖追缉令,并且自己出面安葬了外甥。江湖上的人听说了这件事,都说郭解为人仗义,公正无私,来投靠他的人越来越多。

郭解年轻的时候恣意妄为,干了很多作奸犯科的事,比如窝藏盗匪呀,盗墓抢劫呀,私铸钱币呀,无论哪一条都会招来杀头之罪,但他运气好,每每逢凶化吉,也以此在江湖上闯下了万儿。等到郭解年纪大了之后,决心金盆洗手,改过自新,只是私下底还做一些“扶危济困”的事,来帮助道上的朋友。

郭解自己不出手了,但江湖上追随他的糙子伢却没歇手。有一年,郭解外出后回家,按往常,人们都躲着他不抢他的道,以示尊重吧。但这次出了点问题,在道旁,有个人坐在那,岔着双腿,斜着眼睛,整个脸上都是挑衅的神情。郭解的小跟班发怒了,拔出剑来就要冲上去拼命,郭解赶紧拦住:“不要乱来!你想想,我在自己的家乡还被人这么不尊敬,肯定是我有地方做得不好,那是我的不对,他没有罪!”回到家后,打听清楚了这个人,然后告诉地方上的官员(历来官匪一家嘛)说:“这个人对我很重要,以后轮到他值更服役时,就想点办法帮他免掉吧。”这个人后来发现,几次该他去服役(就是没有报酬地去给官府做事情)时,他都被免了,觉得很奇怪,去问县里管事的人,才知道是郭解在后面帮他,于是赶紧去向郭解道歉谢罪。

这样一来,跟着郭解的糙子伢更多了。跟班一多,给郭解带来了更大的名声,也给他带来了灾祸。

事情要从汉武帝修茂陵说起。

公元前140年,16岁的汉武帝即位,第二年就开始为自己修造陵墓。人未死先修陵,这陵便称为“寿陵”。汉武帝“寿陵”选址在槐里县茂乡,所以后来称为“茂陵”。此陵修造工期长达53年,封土高达46.5米,超过秦陵,其规模堪比埃及的小型金字塔。

茂陵开始筹建阶段,总指挥就是我们前面说过的著名酷吏张汤。由于工程浩大,施工人员和监管官吏众多,茂陵工地周围很快成为繁华闹市。公元前138年,当茂陵工程进行到第二个年头的时候,汉武帝决定设立茂陵县,当时有富豪6万多户,27万多人。公元前127年,当茂陵工程进展到第13个年头时,汉王朝政府又从各地动迁富户豪族名士等数十万人到茂陵邑定居。对徙居茂陵的人,汉政府决定:赐钱20万,赐田2顷。

在进入正题之前,老衲再扯点野棉花,多说几句茂陵的事吧。

先说说茂陵规模有多大?大家都晓得秦始皇陵很大,老衲就把这两个作个简单的对比。秦始皇陵的建造工期是30多年,现在发现和发掘的几个从葬坑,即兵马俑坑和铜车马坑,早已震撼了海内外。而茂陵建造工期长达53年,工程费用占据国家税赋的三分之一,从葬规模之大可想而知。秦皇汉武,生前功业并驾齐驱,个性喜好类同,他们死后修的墓,不说茂陵一定超过秦始皇陵,那规模至少是相当的。

再说说陪葬品。汉武帝生前爱马成癖,为获得大宛宝马,不惜发动一场战争(参见前文关于张骞里的贰师将军相关内容)。许多文物专家都认为,在茂陵地宫或从葬坑内当有数量很多、体型硕大而又精美的汗血宝马,相信还会有一定数量的活马殉葬。弄点这些殉葬的马的DNA出来,是不是可以克隆出几匹原汁原味的汗血宝马呢?

另外,茂陵在历史上多次被盗。史书记录在案的有四起。第一次被盗,是汉武帝被埋入茂陵以后的第四年,即公元前84年。这一年的某一天,在茂陵以西60公里的扶风市场里,一个商人用青布三十匹、钱九万买得二件玉器,一件是玉箱,一件是玉杖。当时有人认出来,这是西边胡人献给汉武帝的宝贝,就把这个商人和两件玉器送官。一查,果然是汉武帝的陪葬品。当朝司法部门把玉箱、玉杖登记交公后,居然把这个商人平平安安地给放走了。这个案子的处理,在今天看来简直不可思议,何况当朝皇帝就是汉武帝的爱子刘弗陵。

茂陵还引发了一场大屠杀。汉武帝去世后,一切丧葬的操办由霍光执掌,霍光知道汉武帝喜爱女色,便从后宫中选了二百佳丽守陵陪寝,时间长了,这些美貌女子就和其他的守陵官吏私通,后来竟发展到肆无忌惮,淫声浪语,风言不绝。有人密告到京城,霍光得知后便下令杀了这二百守陵的女子。

言归正传,老衲还是来说郭解吧。前127年,汉武帝决定迁全国的富豪到茂陵,郭解家就榜上有名。

迁到茂陵去,虽然政府还给一定补偿,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就和现在的拆迁一样,本来在老家活得好好的,非得把你房子拆了,给你一点小钱,让你到一个新的生活成本高、生活设施不配套的地方去住,鬼才愿意呢。但政府逼你去,你就不得不去。

郭解是一个仗义疏财的人,家里其实也没什么钱,够不上被拆迁的标准,但谁叫他名声大呢?于是进了被迁移的“富豪榜”。所谓英雄惺惺相惜,大将军卫青听说了这个事,就到皇帝面前,想给他说两句公道话,说,别看郭解这么有名,其实家里也很穷,就不迁他了吧?汉武帝一听就生气了,说:他郭解只是一介平民,居然能打通关系让堂堂的大将军来给他说话,他要是穷的话,能请得动你卫青出面吗?不许叫穷,给我迁!

天子动怒,郭解也不好用强了,只好乖乖地迁。

郭解被迫迁到茂陵,其实和当地的一个小吏有关系。这个人姓杨,是县衙门里的一个帮办,是他举报的郭解,害得郭解家要迁徙。郭解的哥哥的儿子气不过,就偷偷跑去砍了杨帮办的头。杨家死了儿子,但一时没有证据,这事也就暂且按下,但郭杨两家从此结仇。

杨家的家主继续追查儿子被杀的事,追查得很急,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不明不白地死了,有证据指向郭家。于是杨家的人就准备了状子,准备去拦御马告状,这个准备告状的人,在皇宫外又被杀了,这还得了,居然在皇宫外杀人,汉武帝下令捉拿最大嫌疑犯郭解。

这时候郭解听到风声,已经逃出函谷关。郭解是在江湖上混的人,关系多熟人多,很多人都罩着他,还有一些人为了保护他而自杀的,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反正政府费了很大的力气,费了很长的时间,才把郭解抓到。但麻烦又来了,郭解虽然杀了人,证据也在,但在他逃亡的这几年里,政府又下达过赦免令,杀人的可以免罪。眼看郭解又可以逃出升天了。

郭解杀人被抓的事,在当时是一件大事,相当于前些年全国追捕“二王”吧,民间都在议论。作为郭解的老家,轵县的人当然更加关注,有一天,一个儒生就在和乡邻议论,说郭解这个人奸诈狡猾,屡屡犯法,这种人怎么会是你们所说的好人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个郭解的追随者,也就是那些糙子伢听了这话,过去一刀,把这个儒生杀了,还割了他的舌头。杀了人,凶手也逃之夭夭,没人知道是谁杀的这个儒生。

郭解当时还没有被放出来,平白又摊了一件人命官司。办案的官员查了好久,也确实查不到这件事和郭解有什么关系,就向皇帝汇报说郭解没罪,要不放了他?这时候,时任御史大夫的公孙弘说,郭解只是一个平头百姓,因为行侠弄权,动不动就因为一点小事杀人。这事虽然郭解不知情,但事情由他引起,这个罪行,比他自己杀人还要重,应该判他大逆不道之罪。

因为和一个小吏的争端,因为一群追随者的妄为,郭解因此而被灭了全族。

刚才说的这个公孙弘,就是当时儒家的典型代表。说完了“侠”,老衲再来说“儒”。

公孙弘虽然列为儒林列传的第一位,其实这里没讲他的故事,只列了他一篇奏章,向皇帝讲述儒生的重要性,希望皇上多用儒生做官,被汉武帝接纳。

史记中公孙弘的故事另外与主父偃的故事合在一起,作了一个列传。公孙弘是齐国地界的人,深受儒学浸染,年少时做过县里的一个小狱官,后来因罪被免职,家里穷,就到海边放猪为生。到了他四十多岁的时候才开始学习《春秋》等儒家经典。到了汉武帝接位的时候,公孙弘已经60岁了,他被在方上举荐为博士,然后被派去出使匈奴,但出使的结果让皇上不满意,认为他无能,就把他赶回家去了。

又过了11年,这时候的公孙弘已经71岁了,汉武帝再次召贤,地方上又推举他。公孙弘说,我已经去试用过一次,皇上认为我没用让我回来了,你们就不要推选我了吧。地方官坚持认为他这人不错,还是把他的名字报了上去。皇帝手上的人把全国报上来的贤人先预选了一遍,把公孙弘的名次排在最末位。但这次巧了,汉武帝光看他的答卷,就觉得十分对胃口,定为第一名,然后召他上殿,虽然他已经71岁了,但长得仪表堂堂,汉武帝这次看他十分顺眼,很是喜欢,还是让他留下来做了博士。

公孙弘十分节俭,平时睡觉都只盖麻布被子,到后来当了大官也是这样,让同僚很是愤愤不平,说他故意装的。为人处事也作出一副敦厚的样子,而且从来都只给皇上建议,不帮皇上作决定。总而言之,他非常听汉武帝的话,什么事情都顺着皇上来,四年之后,他就由一个小小的博士升到了御史大夫,最后还让他做了丞相。

别看公孙弘长得像忠厚长者,但其实为人猜忌多疑,内心城府很深。一些不小心得罪过他的人,他表面上装作不在乎,继续友好交往,但却在背后动刀子。主父偃和董仲舒就得罪过他,这两个人,前者被他杀了,后者被他弄到残暴的胶西王那里去做国相。

公孙弘78岁的时候,在丞相的岗位上战斗到最后一刻,得以善终。

儒林列传这个大拼盘里列举的儒生很多,除了公孙弘,还有申公、辕固生、韩婴、伏胜、倪宽、高堂生、徐生、商瞿、董仲舒、胡毋生、江生、褚大、殷忠、吕步舒等,事迹都很简略,老衲就不多说,单把那个因“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而出名的董仲舒拿出来简单说一说吧。

董仲舒是广川(今河北枣强广川镇)人,家里是书香门第,因此很有学问,30岁的时候他就开始大量招收弟子。

董仲舒授课讲学很有特点,他在课堂上挂上一副帷幔,他在帷幔里面讲,学生在帷幔外面听,学生和老师互相看不到。教学生也是根据入门的时间长短来教,先到先学,所以很多人跟他学了多年,也没见过他的面。

董仲舒广招门生,宣扬儒家经典,他的名声也越来越大,在汉景帝的时候被召入宫中当了博士,掌管经学讲授。

汉武帝即位后,他和公孙弘同时被推举。汉武帝连续对董仲舒进行了三次策问,基本内容是天人关系问题,所以称为“天人三策”。第一次策问,汉武帝问的主要是如何巩固统治的权术,第二次策问,主要是问治理国家的政术,第三次策问主要是天人感应的法术。董仲舒在对策中,详细阐述了天人感应,论述了神权与君权的关系,并提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

董仲舒对策后,被武帝派到江都易王刘非那里当国相。刘非是武帝的哥哥,此人粗暴、蛮横,一介武夫,但因为董仲舒当时声望很高,是举国知名的大儒,所以对董仲舒还是非常尊重,而且把董仲舒比作辅助齐桓公称霸诸侯的管仲。

前135年,皇帝祭祖的地方长陵高园殿、辽东高庙发生了大火,董仲舒认为这是宣扬天人感应的好机会,于是带病坚持起草了一份奏章,以两次火灾说明上天已经对汉武帝发怒。结果奏章还没上,正巧主父偃到董仲舒家做客,看见奏章,因嫉妒董仲舒之才,就把奏章草稿偷走,交给了汉武帝。武帝看后大怒,决定将董仲舒斩首,后来又觉得他是个人才,杀了可惜,才下诏赦免,但他也因此丢了官成为平民。从此,董仲舒不敢再说灾异之事,而是干起了老本行,又教了十年的书。

十年之后,董仲舒的名声越来越大,这时已经是御史大夫的公孙弘妒忌他的才华,就小心眼地推荐董仲舒去做胶西王刘瑞的国相。刘瑞也是汉武帝的哥哥,他比刘非更凶残、蛮横,过去不少做过他国相的人都被杀掉,或毒死。因董仲舒是知名的大儒,刘瑞对他还比较尊重。

董仲舒在胶西国一直提心吊胆,小心谨慎,生怕哪天不小心被胶西王给杀了,这样熬了四年。四年之后,他就以年老有病为由,辞职回家。

故事就讲到这里罢,后面开始老衲曰。老衲曰,乱世杀良将,盛世兴文狱。历史上逢乱世时,上前线杀啊砍啊的人多的是,带头大哥们不怕没人卖命,但凡手下将领有一点功绩之后,带头大哥就怕被取而代之,所以很多有名的将领都被主上杀了头。至于说“侠”这种怪物,他和将不同在于,将是归附于统治体系的,也就是居于庙堂之中,而侠是民间的,是草根的,是庙堂之外的,他受王法管辖,但却根本不把王法放在眼里,处处挑战统治秩序。即便是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但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那还要王法何用?乱臣贼子虽说人人得而诛,但乱臣也好,好歹都是朝廷命官,贼子也好,也是人命一条,太平盛世,朗朗乾坤,朝廷岂容侠聚众闹事,无视王法草菅人命?归根到底,“侠”是挑战了政府的权威,威胁到了统治者,政府不灭你灭谁?而儒者,在野时舞文弄墨,横挑鼻子竖挑眼,天天满腹牢骚;等到以儒而居庙堂高位了,又相互倾轧,竖挑鼻子横挑眼,时时口诛笔伐。等到太平盛世,君王们固然要文臣治世,但不需要再像乱世一样作出一副求贤若渴的样子来笼络人心,儒生们,听话,山呼万岁之后,跪安吧。敢叽叽歪歪,推出去砍头就是了。据说大学里面军训,教官们最听不得的是两种话,一是脏话,二是英语。脏话是直接骂教官的,拳打脚踢一顿,英语?听不懂,大概也许可能,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就在拐着弯儿骂教官,一样拳打脚踢一顿。有学问的皇上没几个,偶尔几个有学问的那都是装出来或者捧出来的,听到你个儒生夸我,那是满满的正能量,好,龙颜大悦,赏金銮殿召见,尚书房行走,你要是说些我不懂的,那肯定是在拐着弯而骂我,寻衅滋事罪或者嫖娼罪都在等着。

好吧,史记到此结束,后面进入《汉书》。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