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国联络此国,而其却狼子野心口蜜腹剑欺骗一名臣

1870年8月末,日本派外务大丞柳原前光来华,试图按照西方模式与清国建立新型国家关系。他途经上海,到达天津,见到直隶总督李鸿章。柳原前光随身携带了一封日本外务卿清原宣嘉致北京总理衙门的信,内容是要求两国修好,订约通商。信中说:“方今文明之化大开,交际之道日盛, 宇宙之间无有远迩矣。我邦近岁与泰西诸国互订盟约,共通有无;况邻近 如贵国,宜最先通好、结和亲。而唯有商舶往来,未尝修交际之礼,不亦一 大阙典乎?”

日本的热脸贴了大清国的冷屁股。总理衙门复函搪塞:“中国与贵国久 通和好,实际往来,已非一日。缘贵国系近邻之邦,自必愈加亲厚。贵国既常 来上海通商,嗣后仍即照前办理,彼此信任。似不必更立条约,古所谓大信不 约也。”自丰臣秀吉征韩以后,中、日双方不复有官方往来,只有民间贸易、走 私贸易。日本长崎建有唐馆,算是民间交往的歇脚地。这次日本要求官方交 往,总理衙门冠冕堂皇的答复,就是拒绝。

李鸿章不以为然。柳原前光初见他时曾说,列强相逼,日本力难独抗,特 别希望与清国通好,相互提携,协力相助。李鸿章深有同感,并且觉得如果拒 绝曰本,它请列强说项,大清国要给面子,还得交往,反把日本推给了列强。 要笼络日本,为我所用,不能让列强给拉过去。他劝总理衙门:“日本……正 可联为外援,勿使西人倚为外府。”李鸿章不光是直隶总督,还兼衔北洋大臣, 有一定的外交权力,并且是扶保大清国的功臣,说话有分量。总理衙门王大 臣恭亲王奕沂也怕日本拉英、法等国从中说项,到时候却之不可,允之示弱, 反而尴尬,便给了日本一个活话儿,说来年再谈。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士大夫反对。安徽巡抚英翰等人上折子,说日本 是臣服朝贡之国,若允与订约通商,是于英、法之外,又添一大患,应该明示大 意,以绝非礼之求。在英翰等人的头脑中,天下就一个核心中国,其余都是属 国。欧洲列强把大清国摁在地上签条约,儿子把老子打了不说也罢,日本哪 有资格与中国平等订约、享受通商的恩惠呢?

总理衙门把英翰的奏折抄送疆臣讨论。李鸿章致函总理衙门,反驳英翰 说:“该国向非中土属国,与朝鲜、琉球、越南臣服者不同,若拒之太甚,势必因 泰西各国介绍固请,彼时再准立约,使彼永结党援,在我则更为失计,自不如 就其求好之时,推诚相待,俯允立约,以示羁縻。”他进一步指出:“日本近在 肘腋,永为中土之患……笼络之或为我用,拒绝之则必为我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