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他们是《义勇军进行曲》的真正传人,也是“播种但不参加收获”的英雄

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在其名著《苦难辉煌》的序言中说,真正的英雄是具有深刻悲剧意味的:播种,但不参加收获。东北抗日联军就属于这一类英雄。

为什么一定要记住抗联?

作者 | 吴昊

近日,教育部要求中小学教材中涉及抗战内容将8年抗战一律改为14年抗战,以全面反映日本侵华罪行,将“九一八”事变后的14年抗战历史作为抗战的整体。早在卢沟桥枪声响起之前,在距党中央千里之外的东北大地,始终活跃着一支中国共产党掌握的武装力量,他们曾一度拥有“中国工农红军第32、33、36、37军”等番号。不过,这支红军部队后来的名字更家喻户晓——东北抗联。

东北抗联,这是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说熟悉,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这些耳熟能详的民族英雄皆出自这支军队。说陌生,大部分粗通历史的人多少都能知道红军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八路军有三个主力师,但很少能讲出东北抗联经历过什么,有过哪些部队,在哪里作战。

过去的绝大多数和抗联有关的文字里,也多“概念”式强调东北抗联在艰苦困难环境中坚持14年抗战。在那个革命岁月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哪一支军队不是在敌强我弱的艰难困苦中战斗的呢?东北抗联和党领导下的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抗日游击队相比有哪些特点,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我们一定要记住东北抗联呢?

1

播种但不收获

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在其名著《苦难辉煌》的序言中说,真正的英雄是具有深刻悲剧意味的:播种,但不参加收获。东北抗日联军就属于这一类英雄。

2015年9月3日,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中,有一支“东北抗联英模部队”的徒步方队。

据报道,该方队主要由陆军第38集团军某部组成。而熟悉历史的读者大都清楚,如严格追溯历史,这支昔日朝鲜战场赫赫有名的“万岁军”的前身主要是1928年参加平江起义的湘军、解放战争中的东北野战军第一纵队,只在抗战胜利进军东北后吸收了少部分原抗联部队,非东北抗联“嫡系传人”。

为什么要“生拉硬拽”从“万岁军”中抽调军人组成阅兵方队呢?原因可能在于,东北抗日联军在抗战结束后的幸存者寥寥无几。即使是东北抗联的最后精华——抗联教导旅(苏联红军远东第88旅)在1945年随苏军进军东北的作战中,更是被分散空投、渗透在“满洲国”各地,为苏军消灭关东军乃至于之后我党抢占东北打下基础。所以,东北抗联在战后基本上没有成建制部队被保留下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