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张献忠沉银处“抽水露岛” 奇珍异宝即将现身

文博山西
2017-01-15
+关注

“江口沉银遗址”中心区域发现的半截金封册

挖掘启动

世人瞩目的四川彭山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目前已经进入水下考古发掘的关键阶段。

张献忠沉宝遗址,历经一个月的围堰后,水已经被抽干,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正式启动。这也是川内首次水下考古,使用的考古设备科技含量首屈一指。而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300多年后的我们或将有幸目睹传说中“大西国皇帝”张献忠“斗宝大会”中的那些奇珍异宝。

据悉,彭山将在全球招标,今年开建张献忠沉银博物馆。

展开剩余97%

1月5日,四川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岷江河道内,长1.2公里的蓝色围挡里,考古人员拿着金属探测仪探测文物分布(航拍)。

初见端倪

接下来的3个月里,考古人员将在2000多平方米的保护区里进行考古挖掘。“金属探测仪已经有动静了!”在考古现场,考古专家李飞说,这说明在该区域将有所发现。此次考古发掘,首先通过金属探测仪确定重点发掘区域,在发掘过程中,将采用全站仪精确定位出水文物坐标,同时利用三维成像和航拍技术采集文物信息。

克服难题

连续抽水 终于露出2000平方米“小岛”

自2013年以来,江口沉银点文物屡遭盗窃。为防止再次出现这样的局面,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彭山区文管所联合起来,共同开展发掘保护。

想要弄清沉船具体地点,得按照史书上的记载,再结合数次宝物出现的地点,在彭山江口划出一个大概位置。

遗址在水下,这对考古是一道难题,在川内,还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于是,一次次的论证会发起。

围堰抽干江水,在干燥区域上进行探方挖掘,最终成为大家的共识。省考古院院长高大伦称,围堰考古发掘的方式在全国都比较少见,而岷江水域彭山区段每年11月至次年3月为枯水期,正是考古挖掘的好时机。

1个月前,围挡搭好后,10台高功率抽水机同时启动,2000多平方米区域内的水终于抽干了,露出一颗颗鹅卵石,形成了一个“江中小岛”。

▲1月5日,江口沉银考古发掘现场,几位考古人员拿着金属探测仪进行探测。

重器上阵

宝物藏在2米以下 一大拨高科技设备上阵

尽管抽水抽得“昏天黑地”,接下来的3个月考古发掘里,地下水仍会不时渗出,抽水将成为常态。

“抽了水,还是水下考古。”遗址现场负责人刘志岩说,如果有宝物,应该藏在2至3米深处。

“对我们来说,是个挑战。”省考古院专家李飞说,鹅卵石和沙土混合,与土坑里的挖掘相比,堆积物更散,竖直结构更不稳定,发掘起来更费事。

此次考古拼的还有设备。荧光分析仪、内窥镜等高科技登场,通过新引入的设备,探测木材成分、含水量等,都不是问题了。

遗址现场,几个工作人员正在使用金属探测仪探测。李飞说:“之前用金属探测仪进行探测,已经有所发现。”但动静有多大,李飞不愿透露。

▲现场勘查

“考古不是寻宝。”刘志岩说,此次考古发掘重要在于确定文物分布范围、埋藏的相关情况,“搞清楚张献忠是不是被伏击、沉银历史谜团,才是最重要的。”

李飞说,此次考古,可以说是四川考古界科技含量最高的一次。一是通过临时围堰工程解决考古发掘平台,二是通过金属探测仪确定重点发掘区域,三是在发掘过程中采用全站仪精确定位出水文物坐标,同时利用三维成像和航拍技术采集文物信息。“全站仪定位,通俗地说,就是在发现文物后,以详细坐标的形式,把这个文物标出来。”李飞说,“这样一来,所有出土文物都有确切位置,其伴生关系清清楚楚,对于我们还原历史很有帮助。”

专家助阵

顶尖专家参战 将借鉴致远舰考古经验

参与江口沉银考古项目的,还有来自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专家周春水,这位来自四川南充蓬安的老乡,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考古学专业,是水下考古技术的顶尖专家。

2015年,周春水主持的辽宁“丹东一号”清代沉船(致远舰)考古项目,获评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江口这个项目,难度要比致远舰小得多。实际工作中,也会借鉴致远舰项目经验,因为这实际上也是个沉船遗址。”周春水说,“随着发掘深入,可能会出土丝绸、木板、皮革等有机物,目前也制订了相应的出水保护措施。”

周春水说,目前考古发掘的时间是3个月,随着水位上涨,将会结束发掘工作。

专家对一个词的较真和期待

“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五。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

历史上,曾有张献忠“千船沉银”江口之说,称张献忠把千船的宝物,沉在江底,留下了宝藏之谜。

巴蜀文化专家、《张献忠论传》作者袁庭栋对“沉银”一词此持反对意见,“张献忠是流寇,养一大帮人,到处打仗,一路都要钱。怎么可能把军资藏起来?”袁庭栋说,江口沉银,叫江口沉船可能更合适一点。

在袁庭栋看来,应该尊重民俗,既然都叫江口沉银,那就不好改了。但是要向民众普及一个常识:“不是张献忠主动把宝物藏在彭山,而是在这儿打仗兵败,散落在此。”

国家博物馆考古部主任杨林,也比较认同沉船一说。“我们把这里,也当成沉船遗址。”杨林说,虽然历经300多年,但因为在水下,船身不会腐烂,保存的可能性极大,“目前还没有兵器、船上的木头之类的东西出土,所以张献忠是否在彭山江口遭到伏击,还需要时间等待。实物会给出答案。”

想进考古核心区要过五道门

1月5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彭山区江口镇政府对面的考古现场。领到工作证后,成功进入第一扇门。“只看证,不看人,哪个打电话都没得用。”安保人员说。

考古现场一览无余,但想要进入遗址内,还得过4道门。通过更衣室、工具室、安检室,记者来到最后一道门,三名特警守着一个安检通道,旁边摆着一个指纹打卡机。

工作证在这里不管用了,只有录入指纹的人员,才能进出这最后一道门。“这是最后一道门,主要做金属探测,防止有人把东西带出来。”安保人员说,整个围堰周围,不仅有众多监控,更有数量不菲的特警,24小时执勤。

专家团队

◎刘志岩

男,1981年生,吉林市人,副研究员,考古领队。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公众考古中心主任。2004年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获学士学位。2007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获硕士学位。2007年起,任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主要工作方向为西南地区考古、水下考古和公众考古。主持过屏山县叫化岩遗址和沙坝墓地等数十个考古项目的发掘,其中彭山正华村宋代墓地、屏山县叫化岩和骆家沟遗址等被评为全国考古重要发现。

◎周春水

男,1973年1月生,四川蓬安县人,1995年7月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考古学专业,获学士学位,副研究馆员。现任职于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工作内容涉及水下考古、水下文化遗产保护领域,侧重于海洋文化、古代沉船考古与航海史迹、东南陶瓷贸易、水下考古技术等方向,具备氦氮氧深潜60米、船潜3的资质。

自2004年第三期全国水下考古培训后,几乎参与了历年来所有的国家水下考古项目。如广东南澳一号沉船发掘、辽宁丹东一号沉船调查和湖北均州古城调查等。

个人主持过的考古项目,2012年“南澳一号”明代沉船水下考古项目获评田野考古三等奖。辽宁“丹东一号”清代沉船(致远舰)获评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中国社会科学院2015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李飞

2011年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研究生毕业,现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馆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汉唐考古。曾参加礼县大堡子山遗址、广元水柜村宋墓、安岳毗卢寺遗址等发掘项目及乐山崖墓调查等项目。近年来多次参加唐蕃古道、盐业古道、荔枝古道等文化线路调查。

◎辛光灿

女,1983年生,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考古学硕士,新加坡国立大学东南亚研究学博士,专业领域为宋元明考古和陶瓷考古。现任职于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参与过陕西扶风县周原李家铸铜遗址发掘与整理、浙江省龙泉溪口村南宋官窑遗址发掘、新加坡福康宁山香料园区域发掘与资料整理等工作。

不可估量

张献忠多富有?专家说不可计量

2016年,彭山破获全国文物第一案:江口沉银盗宝案。缴获文物上千件,其中国家级文物就有100件,涉案资金3亿多元,被列为2016年全国文物第一案。这其中,不仅有已知明代最大的金坨坨——50两金锭,也有重达数公斤的虎钮金印。

光是这些宝贝,就足见张献忠的富有程度。

在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周远廉看来,张献忠确实是个有钱人,目前已知出土的宝物,还远远不是张献忠宝物的全部。“明末藩王,待遇都很好,不仅皇帝给得多,还有其他收入,都很有钱。当年李自成攻打开封,周王马上就筹集了50万银两,赏赐下属。”周远廉说,张献忠沿着陕西,过河南、河北,入湖北、湖南,再进四川,一路抢杀达官显贵,“收获的财宝不可计量。”

“江口沉银遗址”中心区域发现的银锭

重见天日

再现“斗宝大会”重温四川明史

张献忠到底有多“土豪”?史料记载,他曾在成都举办斗宝大会,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的富有——24间屋子摆满奇珍异宝、金锭银锭,令人目不暇接、瞠目结舌。

300多年后,我们也将有幸目睹这些奇珍异宝。1月5日,彭山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马炜透露,彭山将在全球招标,今年开建张献忠沉银博物馆。最快明年,张献忠的宝贝们,就将会与公众见面。

300多年前的“斗宝大会”我们是赶不上了,但在彭山江边将建的博物馆,会弥补这样的遗憾。

据彭山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马炜介绍,本着集约节约、共享资源的原则,彭山将高标准、高起点规划设计张献忠沉银博物馆。拟投入近亿元,全球招标,在张献忠沉银地旁边,修建博物馆。

彭山方面规划,“江口沉银博物馆”选址于江口镇江口街以东、江口镇政府和原彭山县崖墓博物馆西南侧,总用地面积25亩,博物馆建筑面积在8000㎡以内,将成为彭山城市地标式建筑。此外,博物馆还将特别突出功能性、文化性。不仅展出张献忠沉银文物,还将融入汉崖墓文物和其他文物,体现江口古镇文化,展示城市文化韵味。

“车载斗量未可知!”马炜说,目前彭山范围内,已有的张献忠沉银宝物,就有千余件,其中国家级文物,就有上百件,“相信宝物的展出,定会重现那段奇特的明史。”

“目前我们已经启动岷江复航工程,今后,成都市民就可以沿着府河,顺江而下。”马炜说,“就像当年张献忠出成都的路线一样,直达彭山江口,船到码头,就是张献忠宝贝的展览处。”

文物归属

博物馆建成后将保留千件文物

彭山区看守所内,1000多件文物静静躺在库房内,每一件都曾经过国内顶级专家鉴定。其中,有8件国家一级文物,据了解,在彭山当地还留存有一件张献忠沉银的一级文物,彭山的博物馆建成后,这些珍贵文物将根据就地保存的原则,留在四川。

一位来自中国钱币博物馆的专家曾参与鉴定,他向记者表示,2015年6月,他和另外3名国内文物专家,开始着手鉴定彭山所缴获的千余件文物。由于涉案文物十分珍贵、数量较大,历经五次鉴定,才完成最终鉴定工作。

“这其中的100件珍贵文物,都是经过专家反复鉴定,才确定下来的。特别是其中的8件一级文物,更是慎之又慎,鉴定结论要经得起历史检验。”该专家说,“彭山江口出土的文物,数量大、珍稀度高,在全国都实属罕见,可以说,相当于第二个三星堆。”

除了这些,未出土的宝物可能更多......

宝藏真身

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

1.虎钮金印——曾地下交易卖了800万元

众多文物中,“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算是最大的宝贝。这枚金印,被盗掘后,曾流入地下交易。价格让人咋舌:800万元!

在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看来,这枚金印是张献忠沉船文物中的核心文物。吴天文说,这枚金印用九叠篆刻有“永昌大元帅”字样,九叠篆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篆书,象征着极高的身份。

长沙府天启元年五十两金锭

2.五十两金锭——明代最大的“金坨坨”

“长沙府天启元年伍拾两金锭”也是国宝级的一级文物。吴天文解释,“长沙府天启元年伍拾两金锭”是1621年长沙府上供藩王王府的岁供黄金,是已知的明代金锭中的最大锭型,存世稀少,价值极高,“这应该是张献忠在长沙府抢的,和历史上记载的张献忠行军路线、抢劫官府财物的史料,也是相吻合的。”

金封册

3.金封册——规格、颜值完爆圣旨

“这页金册,规格比圣旨还要高!”吴天文手里的金封册是国家一级文物,现藏彭山区文管所。长约20厘米,宽约10厘米,上书“大西大顺二年”等29字。

这页金封册出水时间为2011年,出水地点位于彭山岷江大桥以上江中。吴天文说,这页金封册应是封面,内容大致是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后,颁布政令法规,“其规格比圣旨还要高!”而在质地上,金封册更是全部用黄金所制,这一页重量达700多克。

西王赏功金银币

4.“西王赏功”币曾拍出230万元天价

众多宝物中,“西王赏功”币虽然个头不大,却是代表性文物之一。这是张献忠用来奖励有功将士的钱币,是中国古代钱币中的大名誉品。

“西王赏功”存世罕见,早年所知金、银皆为孤品,后又有新的发现,珍罕程度已不如从前。2011年嘉德春拍出品金质、银质“西王赏功”各一,金质成交价格230万元,银质以55.2万元成交。

5.五十两银锭——张献忠自铸银锭例证

“‘大顺元年眉州五十两银锭’是张献忠在四川铸造的银锭,过去钱币界曾经普遍认为张献忠使用的银锭都是掳掠所得的,而该锭就是张献忠自铸银锭的例证。”吴天文说,“‘大顺元年眉州大粮银五十两银锭’,也是张献忠大西政权的自铸银锭,该枚银锭政权名称、年号、地点、税种、重量、银匠等信息俱全,实在很难得!”

6.两公斤银饰品——铁证张献忠入川打劫

彭山区文管所内,还有2公斤左右的碎银。出水时间为2005年和2011年,散落在1平方公里的江口沉银遗址保护区内。

拿起一片银饰,吴天文说,这是木箱卡扣,用银子做成,可见箱子里装有更贵重的东西,“这是耳环、耳钉,全是民用银饰品。从质样看,极有可能是张献忠打家劫舍而来。因此,这些碎银就是张献忠入川打劫的铁证。”

再看看张献忠沉银处现场视频吧

江口沉银:张献忠的秘密

在G70高速湖北十堰谷城出口处,挺立着高达十多米的李自成和张献忠雕塑。曾几何时,谷城相会时张献忠算计李自成的阴谋被着意隐去了,而是被描述为肝胆相照的革命战友的“双雄会”。

张献忠,绰号黄虎,又称八大王,这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

张献忠总是和另一个名气更大的人——李自成联系在一起,他们曾经被视作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农民起义领袖。其实,张献忠的资历比李自成还老。明末农民军分为13家,张献忠乃是与高迎祥平起平坐的13家领导人之一,李自成则只是高迎祥的部将。《明史》称:“献忠始与高迎祥并起作贼,自成乃迎祥偏裨,不敢与献忠并。”

不过,李自成更能审时度势,更能顺应民心,因而很快后来居上,发展势头超过了张献忠。1644年,当李自成向北京进军并最终逼得崇祯上吊自杀时,张献忠率部从湖北转战四川。1644年8月,张献忠占领成都,3个月后,他在成都称帝,建号大西。

然而,张献忠的大西政权很快就走到了末路,并直接导致了那笔巨额财富沉入滚滚岷江。

原来,张献忠残暴好杀。比如,他从湖北进入四川,占领渝州后,为了震慑四川军民,下令把30万人割去耳鼻或双手,驱往四川各地,用以警告各地军民:凡是胆敢反抗的,一律如此处理。凡是自动杀了王府官绅并恭候的,秋毫不犯。

张献忠的这一招让川人群情震骇,人人自危,但结果却适得其反:“故百姓惴惴不服,远近州县无不起义兵杀贼。”各地军民的反抗,反过来又加深了张献忠的愤怒和仇恨,下一次的屠杀也就变本加厉,而变本加厉的屠杀,必然刺激军民更强烈的反抗。毕生崇尚丛林法则的张献忠就落入了这种恶性循环的怪圈不可自拔。

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后,他派往各地的官员,有的到任两三天就被杀,有的县甚至三四个月内连杀十几任县官。此外,李自成称帝,满清入关,福王建南明,三家的势力都远在张献忠之上,且都把张视作敌人。张献忠非常明白,自己没有力量与三家强敌抗衡,即便是小小的四川,也终将丢失,就像他作为流寇时,曾经丢失过难以计数的州县一样。于是,张献忠破罐子破摔地对四川执行了更大规模的掠夺与屠杀。

这一点,鲁迅先生曾经分析过:

他开初并不想杀人,他何尝不想做皇帝。后来知道李自成进了北京,接着是清兵入关,自己只剩了没落这一条路,于是就开手杀,杀。

八大王的财富有多少?

张献忠为自己预留了一条后路,那就是带领极少数亲信,把历年所积的财富运出四川,到两湖或江南一带隐姓埋名做个大富豪。

张献忠要出川,有两条路可选,其一是北上的陆路,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蜀道。但这条路崎岖险峻,又有李自成部将占据保宁一带,并且大量金银十分笨重,不便运输;是故,南下的水路才是最佳选择。

“江口沉银遗址”发现的国家一级文物金封册

发源于岷山南麓的岷江,流到成都以西时,因都江堰分成内江和外江,内江的两条分支从成都市内绕过,分别名为府河、南河,府、南两河在城内合江亭交汇,始称锦江。锦江往南流60公里,进入彭山境内,并在彭山江口镇注入外江(也就是岷江干流)。此后,岷江经眉山、乐山后,在宜宾注入长江。

也就是说,深居成都蜀王宫的张献忠,他有一条天然的黄金水道,通往他梦想中寄托后半生的江南花花世界。

但是,张献忠在江口遭遇了一块啃不动的硬骨头,这块硬骨头就是杨展。乐山人杨展,武进士出身,时任参将。清代学者彭遵泗,是与彭山邻近的丹棱人,和杨展算是乐山老乡,他的祖父和外祖父等大批亲人都是张献忠据蜀的亲历者,彭遵泗后来写成了记录四川遭遇张献忠之祸的《蜀碧》。在《蜀碧》里,彭遵泗详细记述了发生在江口的两场战役。

起初,张献忠派出一支先头部队沿江南下,杨展在江口设伏,大败张部,张部大批舟船被烧毁。张献忠闻讯,极为惊惧,亲领主力部队十余万人,携带着从湖北到四川搜刮的巨量金银财宝顺流而下,与杨展决战。

杨展又一次成功地运用火攻。他把军队分为左右两翼,另派一些轻便小船携带易燃物品驶向张献忠船队,是时江风大作,小船很快引燃了张献忠的大船。由于岷江河道狭窄,张献忠的大船前后上千只首尾相衔,无法骤退,加上杨展部又从两岸用枪铳击打,张献忠的这支庞大船队,几乎被烧得一干二净,“所掠金玉珠宝,及银鞘数千百,悉沉水底”。

张献忠率残部败回成都,他只得改走川北陆路。剩余的金银不便携带,为此,他招集大批工匠,在锦江上修筑了一条大堤,使得锦江断流。在断流的河道内,他下令挖了一些几丈深的洞穴,“将所余蜀府金银铸饼及瑶宝等物”沉入洞中并盖上土石。尔后,扒开大堤,锦江复流。如此一来,大量金银财宝都沉入江中。至于参与工程的匠人,悉数处死。张献忠的意思很明确,我带不走的,其他人也不要想得到。他把这种做法称为“锢金”。也就是说,不仅江口有张献忠沉银,成都的锦江,也有张献忠沉银。只是,江口沉银地点大体确切,锦江沉银却渺不可知。

图为江口沉银遗址附近发现的部分散碎银两

张献忠的财富到底有多少?史书上的记载都是只言片语的模糊之词,比如《明史》说他沉入锦江的财富“金宝亿万计”。《蜀难纪实》记载他沉入岷江的财富:“累亿万,载盈百艘。”此前,有媒体引用专家的估算,说张献忠的财富约相当于现在30亿元人民币。其实,这是一个非常粗略不可靠的推算,可能与真实的历史相去甚远。

那么张献忠的财富从哪里来?考诸史料,发现有三个来源,其一是他攻城略地后从明政府的国库或是明朝藩王手里获取的,其二是从他占领的地盘上征收的,其三是从民间搜刮抢夺的。

三个来源中,最大的来源应该是第三个。原因在于:明末政府非常穷困,财政到了难以为继的崩溃局面,各地国库里都没有多少银子。明朝藩王相对富有,但毕竟藩王数量有限(被张献忠俘虏并处死的藩王有三个,即襄王、楚王、瑞王,因张献忠兵临城下而自尽的藩王有一个,即封于成都的蜀王);至于从所占地盘上征税,张献忠除了在据川的不到两年时间内,“国土”面积相对较大(但也只是相对而已,其“威令所行,不过近省州、县,号令不千里矣”),其它时候不过是冲州撞府、狼奔豕突的流寇,即便想坐地征税,也没有多少税可征。

在攻克一座城池后,抢劫乃至屠杀平民,几乎是明末农民军的通行做法。

比如在13家72营首领出席的荥阳大会上,李自成就建议各家农民军协同作战,“所破城邑,子女玉帛惟均。”李自成的这一建议得到了执行:“众如自成言。”后来李自成因采纳了李岩、牛金星等文人的谏言,渐渐从流寇转型,“屠戮为减,又散所掠财物赈灾民”,方才化蛹为蝶;而张献忠自始至终,从没改变过其流寇的草莽本性。在他据蜀后期,甚至发展到了“每得一人,榜刺炮烙,必得财物而后已”的地步。

另外,张献忠敛财手段之狠毒之贪婪也非其它农民军首领可比。据《蜀碧》载,张献忠规定不得私藏金银,藏一两的,杀全家;藏十两的,生剥其皮。又鼓励告密,凡是告密并坐实的,就把被告者的妻妾和马匹赏给告密者。“于是豪奴悍婢,争讼其主焉。”有人暗存侥幸,把银两藏在井中或是暗室,被查出后,“亦按连坐法”。如此恐怖的高压之下,海量的财富都源源不断地汇集到张献忠私囊中。

所以,推算张献忠只有区区30亿,才相当于王健林的1/70或马云的1/50,连进入2015年胡润富豪榜的条件都不够,一辈子从不服人的八大王恐怕会从地底下跳起来。

“文博山西”相关文章

无处可逃│狂魔张献忠的神秘宝藏

终究无处可逃│张献忠虎钮金印被盗卖800万元

质疑│“永昌大元帅”的主人真是魔王张献忠?

自: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

End

回复数字1—70,阅读更多原创内容

【1】看看西周霸国霸器到底有多么霸气

【2】国宝青铜仲姜盘专给俺亲媳妇儿造

【3】曲沃晋国博物馆藏着哪些出土宝贝

【11】山西古代壁画之集萃(元.300图)

【16】《金瓶梅》最早版本出现在山西?

【18】山西王阎锡山百川先生日记之精选

【19】张无忌的通天魔教和介休的祆神楼

【20】倗国:与秦兵马俑齐名的惊世发现

【21】蝴蝶结!龙泉寺唐金棺因此未打开

【22】晋阳古城:被湮没的古中国庞贝城

【23】契丹人秘藏在应县释迦塔里的宝物

【24】130平方公里的大河东盐业博物馆

【25】美得令我们都眩晕的山西古代琉璃

【26】少林寺托管的资寿寺里有什么秘密

【27】惊!破铜烂铁里拣出来3200件文物

【28】101岁高僧梦参:我做过的四个梦

【29】清凉寺玉器:暴力时代的文明微光

【30】奇异铜尊:虎犀貘驹象牛猪兔鸟鱼

【31】浑源彝器往事:最后一刻绝处逢生

【32】五台山发现黄金质淳化元宝之始末

【33】粟特人出没!他带着葡萄和葡萄酒

【34】山西是北魏时期古丝绸之路的起点

【35】古长城发现的锦囊装49枚波斯银币

【36】大月氏人把玻璃器制造术带入山西

【37】神秘石刻背后的大盐商和花花扬州

【38】羊舌上的晋国和67年内战爱恨情仇

【39】63号墓的秘密 少女杨姞祖国的灭亡

【40】鸟篆铜戈:三国的缠斗和一代妖姬

【41】青铜名剑:干将今安在 少虡何煌煌

【42】青铜名剑:晋吴铸铜兵 火焰生冷霜

【43】青铜名剑:季子挂剑处 王侯尽北望

【44】包金嵌玉带钩之叹 世上再无魏文侯

【45】云冈憾 300造像流失仅一佛眼回归

【46】大康通宝背后的美皇后萧观音之死

【47】山西珐华之色 被默诵或呼喊的颜色

【48】虞国国君的黄昏:国灭方知唇齿寒

【49】黄河边商代出土大鼎被当金鼎肢解

【50】泉坛奇珍和刺客高渐离的最后一击

【51】北齐勇将蓝宝金戒上的赫拉克勒斯

【52】天下劲弩皆从韩出也难以抵挡亡国

【53】芮国虎妈和金玉奇珍为何不在芮城

【54】揭秘武则天老爹百吨石碑沉陷之谜

【55】昆山凤凰顾炎武发现晋国陨落晋国

【56】唐晋油画:又一次把悲愤引向寂静

【57】秋天如上帝:与古器物暗合的色彩

【58】傅山霜红龛:一代武林高手也藏书

【59】五台山清水河为何崛起神秘中山国

【60】贾樟柯看飞走的铁雁和消失的河流

【61】雁鱼灯照不亮昏聩的海昏侯的内心

【62】奇人徐渭是一根自由而狂野的青藤

【63】大同之寂静火山是捺向大地的指纹

【64】箭响马到的陆浑戎人和青蝇的悲歌

【65】南涅水石刻之民间原力创造的永生

【66】刖人守囿车上刻燕奴隶的自由之心

【67】驯龙国青铜器埋藏鸣条岗上的秘密

【68】大唐太原青年西南创百年土司王朝

【69】山西王阎锡山之部分旧物回归山西

【70】惊叹右玉只因它是装满山河的粮仓

原创公号

请按下面指纹关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