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曾经被嘲笑的凤姐,为何成了底层人民逆袭的榜样?

P2P观察
2017-01-14
+关注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导读:

凤姐现象,是底层逆袭的希望,是精英眼中的毒瘤,更是社会被撕裂前的一道窗口。

来源 | 缓缓说(id:huanhuanshuo520)

作者 | 缓缓君

当专栏作家化身女服务员

有读者留言对我说:

在微博上看到饿了么的一个外卖小哥,因为送餐超时而在电梯里急哭,一边哭一边跺脚,我看了感到十分心酸。这两天一直在回想那个视频,心里的难过挥散不去。

大人物的成功都有共同之处,底层的人们各有各的不幸。就比如视频中的外卖小哥,互联网企业只认kpi,为求好评率对送餐员十分苛刻。

对于身处社会底层的人来说,如何才能更好地在社会中生存?如何才能摆脱渺小如蝼蚁般的命运?如何才能在挣扎中保留一分体面?

外卖小哥的处境让人感慨,可说实话,社会底层要逆袭真的很难。

美国畅销书女作家芭芭拉·艾伦瑞克曾深入社会底层,去体验穷人的生活,回来后出版了《我在底层的生活——当专栏作家化身女服务员》。

芭芭拉选择了去六个城市打工。为了确保能真实体验底层人民的生活,每到一处,她都隐瞒自己身份,断绝和朋友的来往,全靠1000美元的积蓄开始努力。但她还是开挂了,她带上了自己的车子,否则太不方便了(美国的养车成本比国内便宜很多)。

展开剩余88%

芭芭拉在六个城市,换了六种工作,但是结局都是一样。

因为没钱,不得不住在偏远地方。

因为住在偏远地方,所以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在路上。

因为花费很多时间在路上,她用于提升自己和发现更好工作机会的时间越来越少。

为了应付房租和生活成本,她不得不说服自己花更多的时间工作或者兼职。

因为花了太多时间做各种低价值的工作,她渐渐成为了一台工作机器,无力做任何其它的事情,直到情绪爆发离开,然后换一个地方,进入下一个循环。

贫穷如一座迷宫,兜兜转转,让人迷失在绝望之中。

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罗玉凤,女,1985年9月,出身于重庆农村,因为雷人言论而走红,被人称为“凤姐”。

第一次听说凤姐是在一档电视节目,当时我正背对着电视机吃晚饭。

只听电视里有人自称“9岁起博览群书,20岁达到顶峰,智商前300年、后300年无人能及”。其择偶标准也是万中无一,要求对方毕业于哈佛或者伦敦大学,必须具备国际视野,身高176--183左右,长得越帅越好等等。

究竟是怎样一个奇女子?

我怀着好奇的心情回头看了一眼电视。

矮、穷、丑、单亲,一个人但凡占了以上之一,人生就会遭遇诸多的磨难,而凤姐一个人就把以上四条全占了。

一家五口人,仅有七厘地,7岁时,父母离异。

因为穷,凤姐没能读高中。

“师范学校学费便宜,对农村家庭有非常巨大的吸引力……那时候我想,能读高中上大学是多么幸福的事”。

凤姐渴求被接纳,却一直被排斥。

重钢的子弟们用“农村娃儿”来表达对我们的轻蔑;虽然他们看不起我们,但是我们,至少是我,却很想成为他们……我只能认为如果我学习成绩好,爱读书,也许他们就会接纳我,我也可以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后来的事实教育了我,我还是太天真了,这是我第一次感到强烈的挫败感,那时我还只是一个中学生。

互联网的兴起,成全了凤姐的黄粱一梦。

(我)也学会了写诗,开始知道海子、顾诚、博尔赫斯,那个时候我很少和同学交往,主要是和论坛的诗友们交流,现代诗不仅是一场朦胧的美梦,也让我做了一场“我成了他们”的美梦;有一次重庆的诗友聚会,我也去参加,诗友们请我吃了顿肯德基,吃到一半的时候,诗友们告诉我,这顿她们请客,她们还有事,先走了。

凤姐辞去乡镇教师的工作去了上海,她以为这个全国最发达的城市会有她的一席之地,现实又一次狠狠教育了她,她依然是那个土里土气的“农村娃”,靠着一份家乐福收银员的工作勉强地活着。

一次又一次地挣扎,却依然被命运扼住了咽喉,这就是凤姐故事的上半场。

我们都知道,只是我们更乐意嘲笑

一个人如果不被社会接纳,要么认命,要么反抗。

凤姐属于后者。

2009年,凤姐在陆家嘴附近发征婚传单,条件极其苛刻,与其说是征婚,不如说是行为艺术,再然后就有了电视上的那一幕。

很多人批判凤姐低俗,凤姐回应说:

我是社会大众捧出来的,是一个个网民顶帖顶出来的,所以这并不是我个人的低俗,而是社会。你今天把我罗玉凤按下去了,明天就有下一个这样的人冒起来。

多年以后,凤姐发微博吐露心声:

我也努力过,我也挣扎过,毕业后,我去了偏远的地方做老师。希望为教育事业贡献一点力量。我去了上海,希望有好的职业生涯。我投出一万份简历,却没有找到合适工作,只好在家乐福做收银员。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我的起点太低。当人的口袋里只剩下最后一分钱,为了挣钱被人当猴围观也是可能的了。

人们一边转发,一边评论道:我们都知道,只是我们更乐意嘲笑。

为什么人们热衷于嘲笑凤姐?

因为嘲笑意味着俯视,俯视意味着优越感,优越感能治愈生活中的不如意。

设想一个情景:

当你失恋的时候,最有效的安慰不是“天涯何处无芳草”,而是有个人蹲下来对你说:“唉,我也失恋了……”并且,他的经历越狗血,治愈的疗效越好。

听说你过得不好,我整个人都变好了。

这是人性深处的潜台词。

看到你那么Low ,我一下子就舒服了。

凤姐的走红,恰恰是满足了人性“审丑”的需求。

只要不认命,没有飞不上枝头赛凤凰的麻雀

一夜爆红的凤姐,获得了极大的关注,也承受了极大的恶意,走在路上会被人骂,出席活动会被人丢鸡蛋,甚至在母校保安厌恶的眼神中被驱逐出门。

如果我在美国证明了我自己,那就证明是不接纳我的你们错了!

2010年11月,凤姐以旅游签证飞往美国。据说签证是通过香港一个艺术人才访美项目办理下来的,赴美理由是参加美国中文电视台的面试,应聘记者职位。

再后来,凤姐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大多数人只知道,她在美国成为了一名修脚工人,直到2017年的1月11日,凤姐在自己的公众号发表了《罗玉凤:求祝福,求鼓励》,一夜刷爆了朋友圈。

凤姐说:只要不认命,没有飞不上枝头赛凤凰的麻雀,哪怕最开始低贱到尘埃里。

朴实的文字,传奇的经历,小人物特有的心酸和挣扎,让这篇文章的阅读量迅速超过300万,点赞8万多,赞赏20余万元,凤姐彻底转型成为人们眼中的“励志姐”。

凤姐,很抱歉我曾经是那些毫不留情的嘲讽挖苦你的一员,我对你表示真挚的歉意。那时候的我根本不知道评价一个人是个很复杂的事情,只是简单的看到了,于是就相信了。后来我才发现你其实是个很内秀的人,有才华,有思想,而且还愿意坚持奋斗,这些都是很多嘲笑你的人所做不到的。对于你的文章我向来都是从头到尾看完,因为现在很多那些沽名钓誉欺世盗名的所谓的专家只会说那些假大空套废的话,只有你才说出了我们这些社会草根小人物的辛酸。最后再次向你表示歉意。

这条评论获得了2.6万个赞。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从小山村,到省会,到上海,到纽约,再到成功转型,凤姐一步步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她无疑是“成功”了。

可是,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当年,凤姐在第一轮面试通过的情况下,突然发微博痛斥美国中文电视台,表示“如果钱花光工作找不到我就去美国中文电视台门口自杀”。

随后,美国中文电视台发表声明称,不再给予罗玉凤第二次面试机会。

6天后,凤姐加入了某反华组织,在纽约街头抗议中国政府,并声称自己受到了政治迫害。

“申请政治庇护对我而言就是多了一个机会而已。不申请政治庇护,就只有结婚一个机会了。”这是凤姐的原话。

汶川大地震时,凤姐发微博称:

中国人多,死些人没关系。人家说那要是死在你头上呢?我说死在我头上是我倒霉。我是个环保主义者。

甬台温“七二三高铁事故”时,凤姐说:

我相信他们死前都听说过大名鼎鼎的凤姐了,所以他们也死得其所了。另外,他们为中国的人口优化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所以他们的死绝对是重于泰山,是死的光荣的。本人对此表示强烈的感谢。

公众号“霍老爷的小木屋”发表文章《靠不择手段“逆袭”的凤姐,不配得到祝福和鼓励》,文章认为:

正是凤姐这样的人多了,才让中国变成了“养蛊型社会”,才让很多勤奋工作,踏踏实实走正道的人无路可走……我们不光要逆袭,还要逆袭得漂亮,因我们的逆袭,让世界更公平正义。所以我们不需要罗玉凤这样的“逆袭”,她不配得到祝福和鼓励。

你没穷过你不懂,你没富过你也不懂

《了不起的盖茨比》里有一句话:这个世界上的人并非都具备你禀有的条件。

每个人的发展,都受到自身约束条件的限制,而约束条件的不同,人就会有不同的选择。

一个穷人,下班后不看书不学习,你可能会嫌弃他不思进取,但你不知道他在流水线上连续工作了10个小时,你不知道他为了生存被低价值的事占用了太多的精力。

当你为了百万年薪拼命工作的时候,王思聪可能会嫌弃你不思进取,给别人打工远不如投资自己的项目,或是参加一些高质量的社交拓展资源。

你没穷过你不懂,你没富过你也不懂,这就是约束条件的不同。

部门里面有一个专门焊样板的小姑娘,每天都特别忙要焊一大堆样板,但是她每天都笑嘻嘻的,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当时我挺羡慕她,比我忙的多,收入只有我的几分之一,但是感觉却比我快乐。有一天和她聊以后的生活,她突然一副迷茫的表情说道什么时候才能买套房子,有一个属于自己住的地方,这话让我觉得特别心酸,认真辛苦的工作却连个基本的体面生活都过不上,而且基本上没有办法能改变这种现状。

这是知乎上一位网友的留言,也是无数小人物生活的写照。

“我们不光要逆袭,还要逆袭得漂亮,因我们的逆袭,让世界更公平正义。”这无疑符合政治正确和社会精英的价值观,但这个世界上的人并非都具备你禀有的条件。

在一个阶层快速分化的社会中,有太多的“外卖小哥”和“焊样板的小姑娘”,他们认真工作,踏实努力,却过不上体面的生活。

大家不要整天怒怼特朗普了,应该反思你们为什么选了他。”奥巴马告别演讲中的警告也同样值得我们警醒。

当社会精英在批判凤姐的时候,恰恰应该反思一下,为什么那么多人追捧凤姐?

不是凤姐让踏实努力的人无路可走,而是因为起点太低,有太多社会底层的人注定走不远。

《北京折叠》的社会隐喻已露出冰山一角:第三世界的人们正在被割裂。

而凤姐竟然能在这残酷的世界中占据一席之地,这让第三世界的人们看到了希望,也是他们迷茫生活中的一丝慰藉。

凤姐现象,是底层逆袭的希望,是精英眼中的毒瘤,更是社会被撕裂前的一道窗口。

这让我想起了一件往事:2013年,厦门BRT上有人点燃了汽油,烧死了四十多名无辜乘客,后来网上流传着一段话: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辆被烧毁的公交车,很像一个意味深长的隐喻:大家都在同一辆车里,如果一部分人绝望,那么所有人都不安全。所以永远不要对他人的苦难无动于衷,因为谁也无法保证下一个不是你我。

既得利益者和社会精英们走得太快,需要停下来等一等庶民的脚步。

缓缓君:985高校工科男,时代华语图书签约作者。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观点;有一点理性,也有一点温度,新书《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已温情上市。公众号:缓缓说(huanhuanshuo520)

P2P观察

聚焦网贷、互金领域

ID:p2pguancha

点击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P2P观察网贷交流群

点击并识别左侧二维码

添加小助手为好友

备注“网贷交流群”

申请入群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