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从马云和特朗普的会面到日本失落的30年

随着时代的变化,我想大多数人获取信息的方法也在变化。拿我来说,每天一醒来,总是先扫一下手机的微信,浏览一下自己感兴趣的信息。今天早上读到微信上传来的2篇文章,感受颇深,忍不住想点赞。

马云1月9日与特朗普举行了会谈(AP)一篇写的是1月9日,阿里巴巴的马云和候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的消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公开会见的第一个中国人不是外交官而是企业家,这本身就很有趣。而其中透露的极富临场感的信息,也远较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要有趣。

比如,对马云递送的礼物---阿里巴巴的吉祥物,特朗普只是扫了一眼,就随手给了手下。马云提出的在美国的宏大的投资计划和设想:“帮助美国创造100万个就业岗位…”特朗普却不愿听长篇大论,打断对方的讲话:“年轻人,你确认可以做到?”对于和中国的贸易,特朗普也火力十足地予以抨击:“和中国的贸易,我们已经输得很多了。”

而马云的回答很富智慧:“我不谈论两国贸易的大事情,我是商人,商人就是要解决麻烦,服务于他人才能获得利益。”

特朗普评价了马云的对应:“如果真的能达到这样的目标,我乐于支持。”还礼节性表达了愿意接受邀请访问中国的意向。

对特朗普的提问。“你们中国人最在乎什么?”马云显然很有外交家的头脑,当即把球踢了回去:“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吧。”

从这次马云和特朗普的会面可以看出马云的外交上的交涉能力远远胜过中国大多数平庸的外交官。

另一篇文章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是一位研究中日经济问题的评论家陈言写的评论,题为《日本失落的20年是在创新?不要上当!》文章毫不客气地指出,中国某智库发出的谈日本“失落20年”实为“创新20年”的稿件,不是“出于无知“,就是“为了语惊四座”。作者指出,说日本经济失落20年,主要是日本自己,而绝非中国。马桶盖、口罩一类的创新没有给日本经济带来丰硕成果。

今年1月3日《读卖新闻》社论的标题是“日本经济再生需要找回企业赚钱能力”。开篇就说“泡沫经济崩溃后是失落的20年”。作为一种经济现象的失落可以从经济数据上得到验证。

《读卖新闻》的社论把这个问题说得很清楚,日本“2015年名目国内总产值(GDP)为532万亿日元,和20年前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低增长的长期化让国力日渐衰微,其状况比欧美更加深刻。”

至于日本的创新与失落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这个问题,作者引用日本经济官员和学者的解释:“技术上的成功与市场上的失败”。

我很赞成陈言的观点,“失落的20年”是日本经济不争的事实。早在几年前,我在演讲会等场合就已经一再指出,日本已经失落了20年,若不再痛下决心,努力追赶,日本将迎来“失落的30年”这一难以接受的悲剧。我估计我的这一预测很有可能变成日本社会不得不接受的严酷现实,因为我没有看到日本政府富有成效的努力。

本人对白银、原油、天然气、现货铜等大宗商品等有深入的研究,如你我有缘嶶信:859242781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