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房子不是炒的,到底讲给谁听的?

昨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2017年楼市新的发展方向: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两句话,在这样一个敏感时刻里,绝对深得底层人民之心,无他,道出了“望房生叹”者的心声罢了!特别是从去年年底开始的一线城市牵手二线城市上演的这出疯狂上涨的楼市之歌,断送了无数买房者的梦,而中央关于“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定位问世之后,立马稳固了底层怨愤不已的民心,稳定了抱怨者仰天长叹的愁绪,真如同及时雨一般!

只是,倘若你天真的以为这句话是道与"炒房者"听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说老实话,买不起房的人真不应该怨恨炒房的人,无他,他们不过是在特殊的体制下占得先机、先行一步罢了!如果错误的将房价高企归咎于无良的开发商、罪恶的炒房者,那么,讲老实话,若是你这种认识不发生改变的话,你这辈子很难买得起房子,尽管我自己也是无房者中的一员。 我知道怎么样能够讨得无房者的认同,但那会违背我不说假话的原则,若不揭开这块纱布,我们不过是一直蒙在被中的意淫者,除了将满腔的怨气发泄给开放商的囤积居奇和炒房者的一掷千金外,我们又能收获些什么呢?开放商的无良是被土地财政强逼出来的畸形人格,炒房者的罪恶是被货币超发倒逼出来的自保之策。

为什么这么讲?因为94年的分税制在重新理清中央与地方的税收归属之后,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土地财政的副作用。地方要发展,钱从哪里来?所能指望的就是土地财政这块大头了。地方政府深知细水长流的发展之道,在大规模城镇化的背景下,一方面是新进城者对房子刚性需求的急切渴望,另一方面是地方政府像扣牙缝一样地往外卖地,供需的严重不平衡,也就不可避免的推涨了土地出让价格的节节攀升,那么建筑在土地之上的附属品的价格也就不可避免的水涨船高,最终羊毛出在羊身上,还是要靠买房的人来买单!

税收问题或许可以解释开放商的无良,货币超发则可以解释炒房者四处兴风作浪。货币超发的直接后果就是货币资产的贬值,先富起来的人不可避免的想要寻求一种抵御通胀的手段,固定资产就成了首选。特别是98年福利房改革之后,明眼人立马觉悟到,商品房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你不买,你才是傻子!于是,千禧之年的开始十年,但凡买房的人,都顺利的跑过了通胀。货币超发不仅没有缩小贫富差距,反而因为房子的保值作用顺利的拉大了这一差距。有房者继续广、多购房,无房者继续一点一点的攒钱,结果十年辛苦不如房价一夜暴涨,也就只能是“望房兴叹”,恨不出生富贵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