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原创 | 澳洲,背负着垃圾输出国的“原罪”!

当我们早上出门在熟悉的咖啡店拿到第一杯外带咖啡,然后到公司拿起塑料水杯接水,下班路过超市为晚餐购买食材用掉三四个塑料袋,晚上到家随手拆开各种塑料包装的零食,健身过后喝着塑料瓶装饮料。这些时刻,你一定不会去想,我们的生活早已被塑料包围,而塑料垃圾正在逐渐对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产生巨大的威胁。

更想不到有老板靠垃圾加工月入百万,有工人因为加工垃圾遍体鳞伤、疾病缠身。

早在2016年4月,就曾有一条“医疗废品被做成餐具”的新闻;一个靠捡易拉罐月入2000块的流浪汉,改做医疗垃圾生意后,月收入直接迈过万元大关,轻松超越一线城市白领。

输液瓶、输液管、一次性注射器...沾满细菌和病毒的医疗垃圾永远最危险,正是这些东西经过极为简单的处理后被回收。成为我们手中的奶茶杯、矿泉水瓶、桶装方便面,和一次性餐具。

将这一切暴露在我们面前的,是一部追踪拍摄3年完成的纪录片。

塑料垃圾处理的丑陋现实

在暴露一切的镜头下,我们可以看到大量未经处理的塑料垃圾进入中国,散布在从北到南的30多个大小乡镇,最终在一个又一个小作坊里,由几乎没有任何防护的工人用手完成了粗糙的分拣。

接下来,清洗塑料垃圾的污水直接排入河流,无法再生利用的废弃垃圾在农田边焚烧,黑色的浓烟充满着刺鼻的气味。这些村庄里,地下水已经无法饮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罹患癌症。

这是一个关于垃圾的残酷真相,更是一个关于贫穷、人性、逐利、价值观的故事。

源源不断的集装箱货车,拉着满满的垃圾进入村庄。留守农村的妇女和老人,还有那些来自更贫穷地区的打工青年,在乱糟糟的作坊里用手分拣着塑料垃圾。这些垃圾的“原产地”,多是美国、德国、英国、法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

在镜头里,很多生活塑料垃圾里面掺杂着不明化学粉剂,灼伤了翻检者的双手。

甚至还有一个在垃圾堆旁玩耍的孩子,拿起一个还残留着不明液体的针管,毫无戒备地直接放进嘴里玩耍。

那些充斥着肮脏垃圾、浓烟、污染水的画面,那些依赖垃圾处理维系生存者的麻木与无奈,与重重笼罩都市的雾霾天气遥相呼应,让人产生一种几近环境末日的关联想象。

电子垃圾处理污染

更令人心酸的是,这部片子只是中国垃圾处理产业的一个缩影。还有无数乡镇在上演相同的剧情:

1995年,广东汕头贵屿镇开始处理电子垃圾,最繁盛时雇佣十几万农民工处理电子垃圾,2010年创行业产值50亿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