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最好的兄弟离开了体制,离开了这座城市

金融八卦女
2017-01-14
+关注

都说体制内是深井,体制外是江湖。体制内的人总有些在被外人羡慕和自我挣扎中痛苦。当初应不应该进体制?现在要不要因为江湖,义无反顾的跳出深井?进去或者出来,各有各的代价,各有各的理由。唯一一点八妹可以确定的是,混江湖前,那把英雄的剑,得磨锋利了。

ps :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金融八卦女增刊“八妹咖啡时间”的原创文章《出轨那么多,女性最缺乏的是什么?》

文:咖啡老爹

来源:咖啡老爹(ID:coffe917)

晚上,在单位招待所,我们七八个好兄弟,与以前的黄胖子,现在的黄瘦子聚了一场。去年,黄胖子离开了体制,离开了这座工作12年的城市,回去了湘西,回去了故乡。昨天回来,他是带着媳妇儿,专程来向机关的兄弟们告别的。

一场聚会,菜没有吃多少,话却说了很多。

他喝了好多酒,我没喝,因为胃正疼。他抱着我哭得稀里哗啦,我没哭,因为他在哭。而他的媳妇儿——我们的嫂子,那个与他两地分居十余年、为他生了俩宝宝的女人,也哭了,哭得抽噎不止、妆容变花。

展开剩余92%

嫂子说,她很愧疚,感觉拉了丈夫的后腿,回来这趟,走得越近这种愧疚感越强。他说,在单位,他从一个懵懂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成熟的男人,离开,的确不舍得,但考虑到妻子,考虑到老人,考虑到孩子,还是不得不回去。

他还说,哭着说的,这些年过来,他对妻子的愧疚感更强。

其实,离不离开,回不回去的话题,他和我曾聊过很多次,纠结、犹豫始终困扰着他。去年三思之后终于做出了选择。

虽然他和妻子都说舍不得,但我认为,离开,对他,对他的家庭,都算是一件大喜事。毕竟,夫妻本是同林鸟,聚少离多催人老!

而回家一年时间,他小肚腩没了,人变精干了许多,嫂子也漂亮了一些,用他的话讲,是得益于男人的滋润。也许吧!王婆卖瓜,但不无道理。

虽然一直把他叫黄胖子,但其实他并不是太胖,只是稍有点肉嘟嘟,显得很可爱。我俩是前后脚到的机关,他早我几个月,小峰是他的名,所以,有时我也叫他小峰哥。与他的第一次掏心深聊,记得是在2006年的光棍节。

那一年我们都刚到机关,他未婚,我未娶,机关与我俩一样打光棍的小伙子还很多。那天工作忙完,大家一合计,便定下了下馆子嗨皮庆贺的主意。聚会定在商品街,一家重庆家常菜馆,点上十来个凉热菜,搬来五六箱啤酒,四张方桌拼一块,十来个小伙子围一起,热闹闹的场面便开始了。

那时候,我们喝酒流行“数7”游戏,规则是大家挨个数数,其中7和7的倍数不能数,只能以过代替,谁数了谁喝酒,而且要求连坐。

许是对数字不敏感,许是当时有心事,他屡屡数错,接连喝酒。尤其是在27、28两个数字上,他总是犯迷糊,不是自己数了28,就是别是数28,他接着数29。于是,六七轮下来,两三瓶啤酒便悄悄进了肚子。

一如昨晚,酒喝多了,话就多了,情感也变得像涨潮的海水,后浪推前浪,汹涌着倾诉了出来。喝到最后,根本不用数数进行助兴,一帮光棍们便主动两两捉对,互敬互干,持续着“一杯闷,感情深”的场景。

那一天,我喝的量,迄今为止至少能排名前三。失去记忆前,记得喝醉的黄胖子抱着喝醉的我,说高中的初恋,说自己的梦想,说工作的烦心,说事业的成就,说男人,说女人,说所有醉酒的脑子能够记得的事情……

他说,他是侗族,有个女朋友也是侗族,是高中同学,当年他是班长,班主任让他与她结成帮带对子,帮带帮带就在了一起。

他说,现在她在老家工作,离他有上千公里,他担心她会扛不住,甩了自己。

他还说,他俩都是少数民族,按现在的政策,可以生两个娃,到时一人牵一个逛街,多美多酷……

当年的畅想如今成真,他们有了俩千金,同样的美,同样的可爱,夫妻手牵手遛娃的场景,光想都幸福极了。

因为我喝的是椰青水,便没好意思主动敬酒。

但黄胖子却先站起来,说要敬我一杯。他倒了个满杯,2两装的那种杯,白酒,依然是熟悉的口头禅:必须来个像样的。

满满一杯喝完,他捏了捏我的胸肌,表示手感不错,然后便紧紧的拥抱,不舍的大哭。他说,他一直很佩服我,佩服我想干、能干、敢干,说他看好我。

不知是醉话还是好话,反正他以前是没这样说过。他的夸奖,我接受且欣喜。但他不知道,在我心里,他才是我始终钦佩甚至膜拜的对象。

从2006年光棍节往前大半年算起,我俩在机关一起共事了近10年时间。工作上,我俩都干得不错,都立过功、受过奖、拿过比赛的名次,但在挨骂挨批上,我却远远超过了他。

他为人稳重,办事细心,不轻易动怒,牢骚也少。领导交办事项,总是琢磨透了、想明白了再干,自然事半功倍,而且少出岔子、不犯大错。

而我,却与他相反,嗓门大,性子急,落实快但出错多,平常嘴巴也把不住,小怨言不少。所以,挨骂被K的次数自然就多。

他做事情,历来都是不紧不慢、主见很强,提前均有规划且能严格按规划进行。对于离开,他早一年已有心理、生理、技能、金钱等各方面的准备。

他连续300余天,坚持天天跑步,不是3000,就是5000,偶尔还来个半马,坐办公室坐出来的小肚腩矮了,脂肪肝由中度变成了轻度。

他开始学习法律、营销方面的知识,准备尝试考司法考试,为回老家后的就业或者创业打下一点基础。

他学着开源节流,花钱不再大手大脚,能省的地方尽量不浪费,也甚少参加各种局,去唱K、吃宵夜、打够级,一年下来,工资他竟然攒下了大半……

他说佩服我想干、能干、敢干,而我,却非常敬佩他的坚持和韧劲。

做计划很容易,但坚持下去很难。而他却极容易的做到,且能很快将计划变成习惯、变成常态。

这是一种很惊人的力量,在时间的推动下,这种力量甚至能撬动地球。

这几年,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热潮的兴起,单位里许多有实际困难的人都产生了“走和留”的纠结。但他们的大多数,都止步于说一说或冲动而行的阶段,甚少有人能像黄胖子一样,真正有规划有落实且坚持下去。

所以,他们有的说了好几年走,却仍始终留着,家庭的困难依然困难。有的虽冲动的离开了,却事业难成、渐趋窘迫,常常后悔放弃了机关的稳定。

即使那个别飞黄腾达、如鱼得水的,也是要不家庭经济基础好,要不七姑八姨帮衬大。这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普通人羡慕不来,只能默默得妒忌恨。

由黄胖子,由单位这些人,我想到了2015年之前,还在体制内煎熬着的周冲。

周冲,大家亲切的称呼为冲姐或者冲哥,是自媒体大号“周冲的影像影色的主人。

成为自由职业者之前,她先后在镇中学、城投公司、县二中工作,因反感于体制内的迂腐、流氓、束缚、控制,以及困扰于诸多“咬噬性的小烦恼”,无数次想离开。纠结数年之后,终在2015年3月,递出了辞职报告。

冲姐的辞职报告字不多,短短的两行,大大的签名,她说:本人自愿离开体制,放弃公职,一切后果自行承担。

那一刻,不是冲动,而是孤勇;不是恐慌,而是期待;眼前不是空空茫茫,而是一条光明大道。为那一刻,冲姐犹豫过、放弃过,但更多的,是在默默地、按自己的规划做准备。

她在文章《周冲:我为什么离开体制》中这样回忆:

那时我带两个毕业班,周六周末都补课,晚自习上到夜里九点多,大清早五点五十,又要起床去上早自习。就在这样的忙碌里,我一边准备书稿,开了三个专栏,保持每两天码一篇文章的速度。

2014年出版了自己的书,一本随笔集,《你配得上更好的世界》,卖得还不错,加印五六次,版税十几万。

然后在苍山脚下租了房子……就那么呆下来了。疯了似地读书和写字,哪怕上厕所,也要打开文章朗诵的音频,刺激写作欲和语感。夜里翻书,睡着以后做诡异的梦,醒来就拿出备在床边的纸记下来。

回去以后的所有时间,几乎都是用来为正式辞职作准备。我清空了自己的社交,一年多时间里,没有聚过餐,没有唱过K,没有逛过街,没有碰过男人,没有上过一次美容院。

卢安克说:“做好自己的事,改变自会发生。”

2015年3月5日,从南昌飞走的冲姐,自此海阔天空、乐趣充盈。

她坚持每天阅读、每天码字,疯狂的写写写,开了公众号,做了自媒体。

与她初接触,是为我的公号海评面获取转载授权,加了她的私信,聊了数分钟。那时,内容创业者的春天刚刚到来,她的单篇文章阅读量也仅1万出头,按冲姐自己所说,收入勉强糊口。

于是,她继续写,疯狂的写下去,保持日更节奏,兴奋了甚至会每日两更。365天,天天新观点。累,并快乐着。

风雨之后见彩虹,到2016年初,她的粉丝已过50万,文章篇篇10万+,点赞数常占据自媒体榜单前三名,单日赞赏额有时过万,月收入上六位数轻松松。

用一年时间,冲姐成为一个牛人。不仅获得身心自由,还实现了财务自由。

前不久,一哥们儿说,他打算辞职创业,开一家健身中心,问我要做哪些准备工作。我给他讲了黄胖子的故事,讲了冲姐的经历,以及我眼中单位的现状,给了六点忠告:

第一,先做一个深入的调查分析

分析什么?首先,分析自己的职业能力、职业适配度。摒弃冲动,回归理智,谨慎考虑到底是不是非走不可,毕竟,是一辈子的选择,错了就再也没回头路,而且辞职的成本也不算小。

自己纠结不清楚,就找找专业的职业指导师帮帮忙。如果真的不适合体制内的工作,或者实在没有发展前途,想投入双创大军,那在离开之前,必须要先做市场调查,至少搞清楚四点:

将要生活的城市什么行业最具蓬勃生机,最具钱途?

自己适不适合干那一行?

自己有什么一技之长?

这一技之长是否可以和未来的职业结合到一起?

调查分析之后的选择,才能避开魔鬼的诱惑,才能占据人生的主动。

第二,建立自己的职业知识体系

辞职后的职业方向一旦定好,先别急着辞职,可以利用1—2年的时间,为这一职业建好知识的金字塔,心无旁骛,持之以恒,不断积淀,快速爬高。

怎么学?学什么?建议看看两篇文章,彭小六的《别学东学西了,先建立自己的知识体系吧》,田志刚的《你的知识需要管理》,两篇文章都在简书,一搜就有。

第三,必须提前储备好人脉关系

这个世界是人情的世界,朋友多了路好走,人脉广了事好办。

体制是建立人脉的沃土,在遵规守纪的大原则下,能办好事的办好事,能帮人的多帮人,多一点人情交往,少一些发呆犯宅。

也就是说,要干公家的活,长自己的才,交知心的友,铺未来的路。

第四,要得到另一半的绝对支持

三十好几,也不年轻了,有家有口、有老有小,你任何一个选择,背后站着的都是整个家庭,你选错,他们跟着吃苦受累;你后悔,他们跟着接受煎熬。

所以,在做决定之前,必须将自己的现状、想法、打算等,一五一十地与家里人谈清楚,以获得家人尤其是另一半的支持和祝福。

第五,要攒点钱攒点钱多攒点钱

离职之后,不再有组织,你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生活处处要用钱,没有足够的积蓄,也许,就会像冲姐所说:生活很容易以其压力,让你在紧张时,做出并不理智的决定。

所以,从现在开始,攒钱攒钱攒钱多攒点钱,重要的事儿说四遍。

第六,要做好吃大苦的心理准备

世界是如此庞大而不可预知,离开体制之后,你面对,将是一个陌生的、全新的时空,危机、挫折、荆棘、恐惧、欲望、妒忌、愤怒、失落、不知所措也许会接踵而至,大苦、大难、大困、大累,你有没有做好扛着站起来、跑起来的准备?

这将是一段铺满玻璃渣的路,而你,是光着脚,会皮翻肉裂、血流成河。

可以的话,不妨找个伙伴扶你一起走。建议看看电影《中国合伙人》。

宫崎骏说:人生就是一辆开往坟墓的列车,中途有很多人,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告别。

水不醉人人自醉。“醉醺醺”的我,拥抱,擦泪,然后用力挥手,与醉醺醺的黄胖子告别。从此,天隔一方,两辆列车,沿着不同的方向,开往自己的坟墓。

明天,他将飞走,飞回他的湘西小城。

而我,还有我们,依然会在体制内,上午八点上班,下午六点下班,写不完的材料,开不完的会议,做不完的事,挨不完的骂,喝不完的酒,说不完的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你站在那里,一眼看到了你的退休。”

这句话,冲姐儿所过,王石说过,你说过,我说过,很多人都说过。但,有勇气改变,有胆量出发的,却没有几个。

我们呀!习惯了,或者说在害怕着。

正如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所呈现的那样:

这些墙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叫体制化。

已然体制化的我们,手持着锤子,却习惯将它深藏,既不敢穿墙而过,也不敢打碎墙这边的任何桎梏。

就那样习惯着、害怕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活成了一个标本、一座雕像、一具尸体,活成了从未曾梦想的样子。

那么,祝福飞走了的黄胖子,或者黄瘦子吧!

也祝福已然僵死,或者期待改变的自己。

END

本文来源:咖啡老爹(ID:coffe917),机关坑似海,老爹掰一掰。

ps :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金融八卦女增刊“八妹咖啡时间”的原创文章《出轨那么多,女性最缺乏的是什么?》

▼到此复制微信公号

金融八卦女ID【jinrongbaguanv】

金融八卦女频道ID【baguanvpindao】

八妹咖啡时间ID【bameikafei】

华尔街单身会ID【huaerjiepitiaohui】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