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他出他的轨,我有我的高潮

前几天和杜绍斐(一针根治直男癌的杜少,果然名不虚传)一起聊这一年层出不穷的出轨事件,不仅大长见识,还颇有启发:我们谈出轨总是下意识假设第三方,却漏了我们自己——自己取悦自己,算不算肉体/精神出轨?

比如,男友看AV,算不算肉体/精神出轨?

或者,女友自蹭不息,算不算肉体/精神出轨?

其实,很多男生在第一次之前,就已经打过无数次飞机,也就是说,大部分男性在取悦女性之前,就早已学会了取悦男性。如果自己取悦自己都算出轨的话,那很多男生在第一次脱单之前,就已经“自己被自己出轨”。

大部分女生提到“自high”,会不由自主否认,理解你的顾虑和谨慎,但有人为此自责惭愧,大可不必——自己安慰自己,又不是自己猥亵自己。

所以,当杜少问我“对于另一半出轨这件事怎么看”的时候,我坦白承认:

让他去吧,因为我有我的震动棒。

讲真,如果你拿“防止男友出轨”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学习取悦自己”上,估计早已登峰造极过百转千回,还用我告诉你吗?

自嗨,或许是目前为止你最安全可靠的肉体/精神出轨方式——有谁比你自己更了解你的G点?!(唯一比“出轨自己”还靠谱的,估计就是性冷淡了)

如果男人迟早都会出轨,别让它妨碍你取悦自己:)

人生第一次知道男生打飞机,是早年看《戏梦巴黎》,男主角之一在玩猜电影游戏输了之后,被罚在自己妹妹和朋友面前撸(也是够惨哈哈哈):

第一次见女生“打飞机”,是看《黑天鹅》:

女主在母亲的强压之下,通过打飞机来释放压力

之后令人影响深刻的是《钢琴教师》里那个变态女主:

和《穆赫兰道》里导演给女主之一安排的那个大胆、看起来充满疼痛的自慰镜头,以及王家卫《堕落天使》里的李嘉欣:

除了王家卫,也真是没人敢让李嘉欣拍自慰戏

不知道为什么,同样是自嗨,电影里拍女性的自嗨,相比男性,总是略微显得有那么一丝压抑或变态。

讲真,和谐社会不是一直倡导男女平等吗?为什么总是只谈金钱、权利、地位上的平等,而不谈性爱上的平等?——男性打飞机理所当然,女生自嗨就不能情有可原吗?

《伦敦生活》里,最爱的一个片段,就是女主带炮友之一去情趣用品店给她“已婚不性福”的姐姐买震动棒:

搞得她腼腆的炮友蜜汁尴尬,没事找事拿起一个震动棒,不知道按了哪里它呲呲运转响起来,正要硬掰使其停止,经她提醒才发现原来开关在底部:

哈哈哈基本上一个男生是否能够从容自如、妥帖自然地handle尴尬,在此得以淋漓尽现。

同时,你还可以看出他对“男女能平等到什么程度”的态度和立场——他如果对此十分厌恶,那八九不离十,他很男权。

而对那些“误以为只有自己可以让女性高潮”的直男们,讲真,很多时候你们还不如一根震动棒、五指,或者单纯一根棒球棍好使。

目前看到过最霸气的女性取悦自己的片段,是《性爱大师》里那赤裸裸的拒绝

之前米未办公室里有一根棒球棍,咖啡色的,神棍组或者东七门开会的时候,我和坐在我一旁的橘子女士,就会“争夺”那根棒球棍——那根棒球棍有神奇的治愈功能,当你握着它的手柄,把粗大的那一端夹在双腿中间来回蹭蹭,开会带给你所有的压抑,都会消失。

(当然,橘子带着棒去开会,主要是打人用的)

不要低估棍棒之类物件的使用方法,前段时间被众人吐槽的林丹出轨事件,仔细一想:唯一不会让林丹出轨的,估计就是他的球拍:)

但不论你用的是棍、棒、拍还是杆,或者其他,都祝愿你早日睡到你真正爱的人(如果有的话),毕竟,和你真正爱的人一起制造欢愉,和单纯的打炮,或孤独的自嗨,完全是3件不同的事情——我想这也是为什么,爱人出轨VS炮友出轨VS自己出轨自己,人们对前者的接受程度,要远远低于后两者。

《唐璜》里,男主有性感如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女友,但仍然忍不住看小黄片打飞机,直到碰到“老女人”朱丽安·摩尔,才真正明白:性的秘密其实不在性,而在情和爱。

那天跟@杜绍斐说了自己这些看法之后,他裤子都吓掉了…

他后来还采访了另外6位姑娘,有人觉得男人出轨时自己应该忍,甚至还有人觉得老公出去嫖根本不算出轨…

大家可以识别下面二维码,关注杜绍斐,在他那边回复69,看看“为什么有姑娘觉得嫖都不算出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