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黑客到底靠什么活着?

“成为墓地里最有钱的人并不是我最在意的事儿,真正对我有意义的事儿,就是在晚上睡觉前说上一句:我已经做了一些非常棒的工作…这才是我最在乎的!”

这句颇具文学气质的段子来自于一位伟大的黑客,他应该属于站在金字塔顶的一小撮的黑客,或许他真得不在乎自己有多少钱,但绝对有能力成为亿万富翁,否则,逼格不会这么高,正如马云、王健林在创业初期,不会谈情怀,也不会有“先挣一亿元”的小目标。事实上,绝大多数黑客或者说是安全技术爱好者,还是非常在意自己钱包的,有的人白天被老板骂做是猪头,只能晚上盗了密码,贴几张老板的裸照在企业论坛上;有的人则加入了黑客组织,按成果领着微薄的薪水,他们夜里寂寞,与其说是热爱代码,不如说,就他们那点钱根本找不到媳妇儿,更高级的则走入正规的安全公司或者成为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保障着企业和国家的安全,至于说,那些真正的技术大牛,于网络世界就好像超人一样的存在,他们既可以纵横捭阖,统治全球,也能安心做一个普通记者。

2016年黑客再次成为年度热门词汇,相信普京和奥巴马手下都有一大批的黑客猛将,而特朗普在坚决否认受到俄罗斯黑客的好处之后,估计也会重组白宫的黑客组织,这些不太见光的人群犹如战争时期的间谍,在战局平衡时,有希望给予对手最沉重致命的打击。前不久,雅虎评选出年度十大黑客事件,尽管都是一些犯罪行为,但作者的言辞不可避免地流露出崇拜之情,事实上,遍布世界的黑客,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推动人类进程。

轻松敛财,黑客生活奢侈糜烂?

在普通人的意识中,黑客是一个个长相猥琐的天才,他们孤单地在自己的卧室里通宵达旦地编写程序,一旦成功便可进入银行系统、企业金库或者盗取大量消费者的密码,这种敛财的手段拉风而直接,且因来钱太容易,黑客们自然会过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但真正的情况远非如此:互联网技术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交易在网上进行,甚至只在网上进行,这给了黑客们大展拳脚的空间,但同时使得黑客留在网路上的痕迹越来越多,一个单打独斗的黑客是很难全身而退的:

前段时间,据《广州日报》报道,深圳警方抓获了一个“盗刷电影票”的黑客团伙,说是团伙,其实只是5名黑客技术爱好者。事件并不复杂,这个团伙发现网站漏洞,编写抓包软件,截获、编辑、重发网站的信息,从而将电影票价格改为1分或者0元,随后再由亲人、朋友迅速购买“廉价”电影票,最终以六成的价格转卖给黄牛。本次案件中,共有4120张电影票被修改价格,网站损失22.1万人民币。虽然几个嫌疑人最终都受到法律的制裁,但估计是黑客领域最初级的活动,这些简单的团伙甚至都没能绕开手机验证码,还要利用大量的亲戚朋友帮忙,整个过程中留下了太多的痕迹,自然会被轻松抓获;另外一些散兵游勇式的黑客,常常能搞定银行账户,但仍然无法复制全部信息,他们在ATM机上的任何操作都会留下痕迹,于是很多黑客的账户里存着很多钱,但要不断变化取款位置,也就是要不断地停留在火车或者飞机上,真正地受困于“有钱没时间花”的窘境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