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神探狄仁杰4

手机搜狐

SOHU.COM

给水排水 |海绵城市生物滞留设施误区,你中招了么?

海绵城市实际建设应用中,常对“生物滞留”的概念不清、认知不足,导致随意的规划设计和盲目应用。针对此问题进行分析并提出建议。

1海绵城市建设中生物滞留设施应用存在的问题

1.1认知不足,工程设计应用盲目

通常,生物滞留设施由蓄水层、覆盖层、植被及种植土层、人工填料层和砾石层等5部分组成,如图1所示。

但是,在实际工程应用中,往往由于对“生物滞留”的概念不清、认知不足,导致规划设计随意、应用盲目。如:

(1)未根据工程项目实际条件,因地制宜的进行生物滞留设施的设计,致使生物滞留设施形式单一化。

(2)“生物滞留”的名词使用随意,未按照形态和应用场所进行清晰界定。

(3)进行生物滞留设计时,忽视了覆盖层的设置。

1.2过度关注水量控制,水质风险预期不足

《海绵城市建设绩效评价与考核办法(试行)》(以下简称“考核办法”)发布后,各试点城市均以此作为海绵城市验收的金标准。“考核办法”中提出,以《海绵城市建设技术指南——低影响开发雨水系统构建(试行)》规定的年径流总量控制要求作为约束性考核指标。因此,海绵城市建设推进过程中,多以水量控制为主,忽视了径流雨水带来的污染风险。

不透水表面是人类活动的主要区域,大量污染物在旱季积累,降雨发生后,不透水表面累积的污染物被冲刷至径流雨水中,致使径流雨水污染严重。其中,道路路面径流雨水污染最为严重,如谢帮蜜等研究发现北京市清华大学校内外道路的降雨径流中污染物浓度基本超过了《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 3838-2002)Ⅴ 类水质标准,其中初期径流中大多数污染物浓度还超过了城镇生活污水排放三级标准;李倩倩等对天津3条典型主要交通干线径流雨水中的5种重金属进行了取样监测,发现Fe、Cr和Cd的质量浓度较高,是径流雨水中的主要重金属污染物;孙昆鹏等考察了深圳市光明新区内道路的径流雨水污染物浓度,发现COD和TP 均不同程度的高于地表水环境Ⅴ类标准,SS和COD均超出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一级B排放标准。笔者分别于2015年和2016年在北京市西城区车公庄大街监测了3场降雨事件道路径流雨水污染物的浓度水平,发现其径流雨水中溶解态总磷浓度远高于引起水体富营养化的浓度(0.02 mg/L),如图2所示;

其中,2015年3月31日降雨径流中重金属污染严重,浓度高于地表水环境Ⅳ类水质标准,如图3所示。

但是,由于水量控制的先导理念,导致在生物滞留设施的实际设计中,对水质的控制考虑不周,缺乏有效的预处理设施。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