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花间有神明,22岁的他造了400种植物的小花园

“从小家住火车站大街,早春的清晨推开大院的门,门口的一棵大树会落下一地的白色大花,烟雾中铺满一地,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花椿。后来老城拆迁,搬家,偶然路过能看到它还在那里,后来也才知道花椿叫做泡桐。”

这个为泡桐起名的小孩,如今已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博物系少年。

收集与种植珍奇植物,饲育怪奇小动物,画优雅植物图谱,制作动植物标本;穿山越林,餐风饮露……这些都是他的日常。

他叫李一凡,还有另一个更为人所知的名字是八子。一个心思细腻、深谙与植物相处之道的90后,一个始终相信“花间有神明”的少年。

研究与种植,活跃于自然间的精灵

八子小时候住在蒙自,一座云南的小城,住宅附近的菜地和荒野都是他的游乐场。彝族苗族的山民在赶集日上会出售种种草药和小动物,在这里,他第一次认识了大自然的神奇博大。

从小草药市场就是我的博物课堂,让我接触到了不少的蛇虫鼠蚁花花草草……”

17岁,上高二的八子便在自家二层露台上打造了自己的小花园。

四五十平的向阳露台,加上拖拉机拉来的两车红土,八子的花草梦想,从17岁那年的雨季,就开始了。

然而实现梦想并没有那么容易,红土本来就是出了名的贫瘠,肥力不够也不透气,不利于植物生长。

于是他进行了不断的堆肥,加入腐殖土、椰土、农家肥……

终于,露台给了他惊喜,一株长势喜人的野草(灰藜),让他看到了希望,从第一年死而复生的雏菊,到第二年第三年的百合、月季、多肉……

五年过去了,他的小花园里已经有400多种植物。

▲ 花园里的硫桑

似乎博物系的男神女神们,都会把培育的动植物当成自己的孩子,每一个都是他们的宝贝,八子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他在微博上的调侃:“就说说爸爸要怎么分清楚你们。”

后来,他考上了西南林业大学的园林专业,这也正是他心心念念的研究方向。

现在的八子是一名大三的在校生,种植400多种植物,去过数不清的大山和森林,见识过和景点完全不一样的大自然,在野外发现了许许多多有趣的花草树木。

在所有的植物中,天南星科里的天南星属(Arisaema)和藜芦科的重楼属(Paris)让他最为着迷,在他看来,它们有着无与伦比的美丽外表和生理机制。

▲ 八子种植的象头南星

▲ 滇重楼

没有学过画画的他,却不自觉地拿起了画笔,记录下喜欢植物的模样,在自学与练习中,他逐渐夯实着植物图谱的手绘功力。重楼属和红豆杉都是他植物手绘中的主角,细腻而柔美,有着他自己身上的气质。

除了手绘,他也会出售一部分自己制作的标本,补贴种养植物的费用。艺术品一样的标本充满了灵性。

▲ 八子在北京的第一次个人展,展出自己制作的动植物标本,并和大家分享关于植物的常识、小故事

埋头花草间,结出尊重与爱的果实

八子因热爱而执着,他会为了等虫破蛹等到凌晨3点;为了一株植物一个生命,跋山涉水爬好几座山头。

和花朵、树木说心里话,倾听蝴蝶、昆虫、飞鸟的呼吸,这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有时候经过穿越很久的森林,八子就会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感动。疲惫后见到的壮丽,让他感觉像看到了神灵一般,心底充满对自然的崇敬与敬畏。

去年深秋在四川一个保护区深处,他一个人走在河流边,过河的桥都是几根不粗的松木,对面山坡的森林是深浅不一的黄绿色混合,风吹着一路上铁线莲毛绒绒的种子,小檗的果实和叶子红得发光,每当这种时候,他便会不自觉发出“好善良啊”的感叹。

作为一枚活在动植物世界里的少年,生活的各种点滴都相当“博物”,他会种植桂花、金银忍冬、胡椒薄荷等,泡茶款待朋友;也会给结婚的姐姐做胸花和捧花。他喜欢这种来自自然,又反哺于身边的感觉。

▲ 为姐姐做的结婚头花

他还爱跳舞,小时候有民族舞的底子,跳起舞来总有些植物的姿态,像夜晚积蓄了星夜长河的能量,白日里奔涌而出开得妖冶的花。

埋头于花草间,心是和花园生长在一起的,自然地结出了柔软尊重和爱的果实。这样的尊重与爱,不仅反映在他与自然花草虫鸟的对话中,也反映在他与自己、与身边人的相处上。

八子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花间有神明,在他眼里,自然的一切都充满了灵性,一切都应该被温柔以待。相应的,自然也赋予了他精神的富足与灵性,让他的生命也如精灵般灵动而灿烂。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