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那些获新闻奖的记者们,如何用好镜头留下好故事?

来源:广电家

转载已获授权

在现实的电视节目采访中,采访场景有可能是这样的:记者绞尽脑汁提问,受访者依旧沉默寡言,采访遭遇冷场;采访刚刚开始,采访对象情绪波动突然转身离开,采访被迫中断;采访对象无视记者问题,回答时屡屡“跑偏”、“文不对题”……这些问题,对电视记者来说实在是再常见不过了。那么,面对这些问题时,中国新闻奖的获奖者们是怎样处理的?

跟拍对象“没的说”?

让镜头说

画面回放:在一个吹得极大的黄色气球上面放一张白纸,张新停操控锋利的钻头开始在白纸上钻孔,白纸逐渐被钻出了一个圆孔,气球却依然完好无损。镜头切换,开始回放张新停拎着各种测量工具走在路上的样子,再一切换,换到他所需要去精确测量的弹药上。短短几个镜头,在获得中国新闻奖一等奖的节目《大国工匠》里,一个技术过硬、给弹药制造量具精准把关的“大国工匠”的形象就勾画了出来。

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大国工匠》跟拍的很多师傅,专注地工作时不说话,不干活的时候又因为第一次接受采访不善言谈,一个挺感人的故事他自己说起来就好像一杯白开水一样平淡,采访身边的人时,身边的人又表示“没的说”。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经济新闻部副制片人岳群在第二十六届中国新闻奖研讨会上说,这些工匠丰富的精神世界,很多都体现在了他们的工作中,如果他们不善于说出来,记者就努力通过镜头表达出来。

“除了睡觉、上厕所,记者们几乎所有时间都是和工匠们待在一起,每时每刻观察他们的神态、动作、表情和语气,他们休息时,记者就和他们一起吃饭聊天,让他们慢慢打开心扉。”岳群说,为了用镜头语言来补充表达,讲好《大国工匠》的故事,记者经常一拍就是几个小时。“很多师傅干的都是精细活儿,头发丝十分之一的精度,工作动作也很单一,焊接、打磨、钻孔,一干就是几个小时,而且纹丝不动,画面怎么丰富?难度怎么表现?记者在用光、拍摄角度上下了大量的功夫,为了抓拍师傅工作时的手部细节,摄像师还将GPRO镜头绑在师傅的手腕上进行抓拍,为了能反映出师傅技艺的精度水平,摄像师采用了100微距的摄像头。”

获中国新闻奖一等奖、由黑龙江广播电视台纪录片团队历时一年时间完成的历史题材纪录片《要塞作证》,也让镜头成为有生命力的语言。在该纪录片中,有的采访对象已经90多岁,曾经的慰安妇、幸存的中国劳工已卧在病榻之上,但他们点点滴滴的讲述,再和片中切换的镜头结合起来,就能激发出观众心底的情感共鸣。黑龙江广播电视台纪录片部制片人姚冬梅说:“我们全片大量使用了定点、延时等拍摄手法,片中短短几秒钟的画面,需要数个小时或是不同季节几次固定角度的拍摄才能最终完成。这些场景的变换,体现着时光流转的历史况味,这些镜头本身就有强大的张力,直抵内容核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