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守护丽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是如何把父母逼到低声下气的份上?

每个优雅矜持端庄乖巧的人都置顶了知书叔叔

我是如何把父母逼到低声下气的份上?

文丨白板先生

?

你越长越大,父母对你也越发谨小慎微。

他们不再像你小时候那些,想关你禁闭就关你禁闭,想混合双打就混合双打。

当年那个嗓门比包租婆都大,在你夜不归宿的第二天,能跟你唠叨一天一夜的老妈子,现在哪里还管得到你是不是夜不归宿,只是每日每夜地数着你过年的归期。

当年那个说一不二,只要板起脸就能吓得你半天不敢说话的老父亲,现在只要对你说话稍微大声一些,你就能把争执升级到吵架、把吵架升级到冷战,于是乎,本来就不善言辞的他就更加不知道如何跟你沟通了。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我有。

01

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父母自然宝贝得跟什么似的。

去年6月,我提出要到北京打拼的时候,我爸躺在卧室的炕上,楞了半天。好几分钟,才缓过劲来,说:你一个人,我放心不下。

随之而来的是如同我孩提时,一贯的“说教”: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去北京养得活自己吗?现在拿着这点工资,还有我们能养着你,舒舒服服就够了。

我一听急了,我是谁家的孩儿啊?有这样说自己孩子的吗?越想我越激动,语调也越提越高。自然,我爸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很快便沉默了。

声大气粗的我,第一次让我爸服软,他那晚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孩子大了,留不住了,你开心就好。

低声下气,又略显不甘。

从小到大都是被“严加管束”的我终于争过了我爸,却不知为什么,一点旗开得胜的感觉都没有。

才反应过来,父母与孩子之间,哪有对错,哪有胜负?所谓你赢,伤得是他们的心;所谓你输,痛得还是他们的心。

02

我离家的那天,老爸起得特别早,却比平常要“忙碌”,假装的忙碌,只是不敢跟我说话。从前远行,每次他都会帮我拉着箱子到小区门口,直到我打上车。

可唯独那天不一样,他看着我走过书房的时候,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说:我今天,就不送你了。让你妈去吧,到了记得报平安,注意身体……

突然间,他好像觉得自己说得有点多了,闭上了嘴巴。

我看着他局促地望着我,突然觉得我爸是真的心疼我了,我不敢看他,扭过头说了一句:知道了。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家门。

我妈后来告诉我:你爸那几天,都没怎么睡觉,即便睡着了,说梦话也在念叨你,你有空多给他打电话吧。

虽然,我爸是个能在讲台上滔滔不绝拖堂半个小时的老师,然而每次和他通电话,时长都不过1分钟。可是每每看他挂了电话,却立马兴致勃勃地给我的朋友圈留言点赞,嘱托我注意身体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龙应台在《亲爱的安德烈》中曾经写到:所谓父母,就是那不断对着背影既欣喜又悲伤,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