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罗玉凤:你没我丑,但你活的不如我啊

每一个文艺而理性的人

都置顶了“周冲的影像声色”

丑分很多种。

人丑,心丑,里丑捧心,出丑扬疾,跳梁小丑。

而这些丑,在凤姐出现的之后全都黯然失色。

凤姐的丑,一经出世长盛不衰,那种热度很可怕。

她的丑是传播最广的、被大众默认化的。上天入地,街头巷尾,无人不知。

这种认知甚至是无意识的——当我想到丑,会自然而然想到她。当别人说她丑,我也不觉得这是伤害,反而是理所应当。

按照大众当时的心态,你可以说我丑,怎么说都行。

但你要说我长得像凤姐,哎呀妈呀你给我站住,我今天非跟你拼命不可。

可如今呢?我们一提到凤姐想到的是什么?

——牛逼。

2017年1月11日,空间微博朋友圈,所有平台都被一篇文章攻陷。

凤姐发布了名为《求祝福,求鼓励》的文章,迅速成为爆文,秒过10万+,接近2万人赞赏。

以她知名网媒签约主笔的才气,文字再如何渲染都做得来。

可是她偏偏没有。

她用平白无实的文字,写了一段深刻入骨,不堪回首的回忆录;也是死不认命,誓不罢休的血泪史。

然而,喷子依旧在喷,黑子依然在黑。

——你凤姐有名了,有点小才了,能圈钱了,早就把当初的自己给忘了吧?不过就是一个底层上来的丑角,最后不还是为了钱。

骂声接连不断,此起彼伏。

今天凌晨,凤姐再次发文,做了两个决定。

一是把上篇文章的20万元打赏全部捐给山区,周一公布捐款凭证。

二是从即日起,永远关闭赞赏功能。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昨天你给我的钱,我不要。明天你想给我钱,我更不要。

也许,你的妈妈从小教你“一定要勇敢对抗命运的不公”“创造属于你的未来”这样温馨美好的句子。

但是,罗玉凤的妈妈却告诉她:“你要认命,这就是你的命”。

这十个大字从罗玉凤童年开始,就是像一串挥之不去的诅咒。挣不脱,逃不掉,如恶魔,如梦魇。

她的妈妈甚至在她被全民唾弃时对记者说:“她之前没有受过啥刺激,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家里很穷,她每个月顶着噪音轰鸣和浑浊的空气去水泥厂向继父要生活费。

最终,她决定离开小地方,去上海闯荡。

让罗玉凤一战成名的,就是那次在上海公开征婚。

她择偶的要求——必须为伦敦或哈佛大学硕士毕业生,必须博士生连读,中途无跳级,不留级,不转校等等。

开出此等条件的居然是这样一副尊容,顿时扩散开去,大江南北,男女老少,笑掉多少颗大牙。

随即而来,便是铺天盖地的骂声了,堪称噩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