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神探狄仁杰4

手机搜狐

SOHU.COM

达沃斯的新秩序!

在西方,精英受到攻击。17日到20日,世界上众多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和商业领袖聚集达沃斯,他们肯定公开或私下讨论去年会议以来的沧海桑田之变。

且不说退欧和特朗普,他们惊讶于去年的敌人——普京和埃尔多安——转身就成了今天的可靠朋友,他们将讨论这对新的一年意味着什么。

1991年12月25日夜幕降临苏联,许多人设想新俄国准备走上与西方成为伙伴的漫长和曲折的道路。新的价值,新的态度,新的能量,新的开端——如果没说错,这正是达沃斯的主张。

可历经狂暴和具有毁灭性的九十年代,显然俄国领导人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普京时代拉开帷幕,油价飞涨,这让昂首迈向世界舞台的俄罗斯更加咄咄逼人,不再友善。

近年来,土耳其紧随其后。欧洲1999年邀请安卡拉加入欧盟,以为谈判加入最令人钦羡的俱乐部,能熨平一切野蛮的棱角。

可正如普京对西方屈尊就驾的态度大为光火并勾勒出俄罗斯复兴的蓝图一样,埃尔多安也转头重温奥托曼的旧日荣光,并对这一梦想展开设计。两国都不会“加入西方”。两国将迫使西方满怀敬意地接受他们之所是。

多年来,美国和欧洲的国家元首将这些雄心壮志视作对历史大势的反拨。可唐纳德·特朗普不一样。他理解埃尔多安和普京何以蔑视精英的傲慢与西方的批判,以及他们谋求独立和独裁控制的欲望。

特朗普就任后,普京和埃尔多安有了一位心意相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期待就他感兴趣的事进行合作,他不会对别人怎么干指手画脚。

俄罗斯和土耳其可能是邻国,但他们并非天然的盟友,最近双方愿意携手合作,这令人始料未及,尤其在叙利亚,1月初,俄国飞机还为土耳其轰炸目标。

俄罗斯和土耳其一度是两个强大帝国的中心,普京和埃尔多安仍然坚信他们要收复失地,无论从字面意义上说,还是作为一个比喻。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这一联盟体现着苏联的失败,也只有通过土耳其,俄罗斯的黑海舰队才能进入地中海,并驶向蓝海。两国相互猜疑是历史一贯的主题。

可俄罗斯和土耳其的总统胸怀大志,自以为是地决心统制各自国家的政治生活。普京实现了这一梦想;埃尔多安准备在今年采取重要举措,推动公投,旨在修改宪法,赋予自己新的重要权力。

两个强人发现对方采取行动削弱各自权威时,就会相互指责,相互谩骂,相互威胁。可对方合自己心意时,他们也能成为暂时的盟友,正如现在这样。

2015年11月,俄罗斯飞机未经允许飞越土耳其领空前往叙利亚执行轰炸任务。莫斯科无视土耳其警告,于是土耳其击落了一架俄罗斯战机,一名飞行员丧生。这传达的信息是:“别以为你能欺负我,让我看起来很锉”。俄罗斯以制裁和威胁加以报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