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达沃斯的新秩序!

东北亚财经mp
2017-01-14
+关注

在西方,精英受到攻击。17日到20日,世界上众多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和商业领袖聚集达沃斯,他们肯定公开或私下讨论去年会议以来的沧海桑田之变。

且不说退欧和特朗普,他们惊讶于去年的敌人——普京和埃尔多安——转身就成了今天的可靠朋友,他们将讨论这对新的一年意味着什么。

1991年12月25日夜幕降临苏联,许多人设想新俄国准备走上与西方成为伙伴的漫长和曲折的道路。新的价值,新的态度,新的能量,新的开端——如果没说错,这正是达沃斯的主张。

可历经狂暴和具有毁灭性的九十年代,显然俄国领导人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普京时代拉开帷幕,油价飞涨,这让昂首迈向世界舞台的俄罗斯更加咄咄逼人,不再友善。

近年来,土耳其紧随其后。欧洲1999年邀请安卡拉加入欧盟,以为谈判加入最令人钦羡的俱乐部,能熨平一切野蛮的棱角。

可正如普京对西方屈尊就驾的态度大为光火并勾勒出俄罗斯复兴的蓝图一样,埃尔多安也转头重温奥托曼的旧日荣光,并对这一梦想展开设计。两国都不会“加入西方”。两国将迫使西方满怀敬意地接受他们之所是。

展开剩余80%

多年来,美国和欧洲的国家元首将这些雄心壮志视作对历史大势的反拨。可唐纳德·特朗普不一样。他理解埃尔多安和普京何以蔑视精英的傲慢与西方的批判,以及他们谋求独立和独裁控制的欲望。

特朗普就任后,普京和埃尔多安有了一位心意相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期待就他感兴趣的事进行合作,他不会对别人怎么干指手画脚。

俄罗斯和土耳其可能是邻国,但他们并非天然的盟友,最近双方愿意携手合作,这令人始料未及,尤其在叙利亚,1月初,俄国飞机还为土耳其轰炸目标。

俄罗斯和土耳其一度是两个强大帝国的中心,普京和埃尔多安仍然坚信他们要收复失地,无论从字面意义上说,还是作为一个比喻。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这一联盟体现着苏联的失败,也只有通过土耳其,俄罗斯的黑海舰队才能进入地中海,并驶向蓝海。两国相互猜疑是历史一贯的主题。

可俄罗斯和土耳其的总统胸怀大志,自以为是地决心统制各自国家的政治生活。普京实现了这一梦想;埃尔多安准备在今年采取重要举措,推动公投,旨在修改宪法,赋予自己新的重要权力。

两个强人发现对方采取行动削弱各自权威时,就会相互指责,相互谩骂,相互威胁。可对方合自己心意时,他们也能成为暂时的盟友,正如现在这样。

2015年11月,俄罗斯飞机未经允许飞越土耳其领空前往叙利亚执行轰炸任务。莫斯科无视土耳其警告,于是土耳其击落了一架俄罗斯战机,一名飞行员丧生。这传达的信息是:“别以为你能欺负我,让我看起来很锉”。俄罗斯以制裁和威胁加以报复。

数月后,埃尔多安在国内变得更为强硬。去年7月政变失败后,他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打压国内异见者。欧盟和奥巴马政府对他铁腕的应对进行了批评,这激怒了他。

普京抓住了机会,表达了同情。埃尔多安渴望在叙利亚打击库尔德人一事得到俄罗斯支持,对击落战机表示歉意,并将罪责加到策划政变的军方头上。

俄罗斯以令人惊诧的速度,成为土耳其的“朋友和战略伙伴”。12月19日安卡拉的流氓警察刺杀俄罗斯驻土大使都未能撼动这一新联盟。两国领导人谴责这是恐怖主义行为。

天空飘来了特朗普。若说世界已习惯了普京和埃尔多安的任性领导,现在他们的美国同又来了。照这位交易总统的处事风格,可能会史无前例地出现一个美-俄-土轴心。

特朗普在叙利亚的主要目标是把伊斯兰国挫骨扬灰。他认为捍卫国际条约和准则对美国选民而言毫无价值,俄罗斯和土耳其以及他们的叙利亚盟友就无视这些条约和准则。对于特朗普而言,美国的利益只是消除对美国的威胁。

要是土耳其不再坚决反对巴沙尔政权,换取俄罗斯通过空袭来阻遏库尔德力量开疆拓土,特朗普不会反对。从特朗普的角度看,这是一桩好买卖。

对于所有其他的世界观察者而言,这是一种新秩序。特朗普宣布不再承担全球警察的责任。他将自己的角色定位于保护和服务自己的国家和自己的人民。所谓价值都滚一边去。

然而特朗普并非一个孤立主义者。他是一个单边主义奉行者。和普京和埃尔多安一样,他以自己的方式做事。干预什么,何时干预,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全都看心情。

只有特朗普认为传统可以借力时,传统才有用。他在1月1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普京喜欢我,“那时一种资产,而不是债务。”

尽管欧洲当下的领导人可能羡慕这种无畏,他们却没有这种自由。欧盟可能会放松对俄罗斯的支持啊,尤其成员国看到特朗普不支持他们的抵抗,可他们也不会把普京当做有用的伙伴,接受克里米亚永远属于俄国。

欧洲人可以继续给土耳其钱,阻止中东移民进入欧洲,但欧盟不会谴责反对埃尔多安囚禁记者和再次推行死刑的声音。

特朗普则没这么多纠结。他才不管乌克兰,他不用害怕俄罗斯兼并阿拉斯加,也不用担心叙利亚难民会涌上北卡州外滩群岛的海岸。他认为这些是美国的优势,他不会为此感到内疚。

显然,即便在达沃斯,冷战时代的必胜信念和自由价值不可阻挡的想法一去不返。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有时要和自高自大的流氓勾肩搭背,获取交易中的有利条款。简而言之,华盛顿的大佬接受美国也只是一个国家而已。

中国现任国家主席第一次参加大会,这向世界表明中国开始做特朗普不想做的事,保护可以预期的现状对中国有利。北京愿意和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挑起重担尚有待观察。

达沃斯还将讨论土-俄-美轴心会持续多久。可能好景不长,自负和共同利益把这些领导人撮合到了一起。自负和各自利益又会将他们拆散,可能很快。

这就是做交易。现在谈得拢,可有筹码才能搞得下去。没有信任,没有原则,没有共同价值,世界的联盟只能建在流沙之上。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