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俏哥,新任光华管理学院院长的影像流年

看到俏哥出任光华管理学院院长的消息,热烈祝贺!

俏哥是一个非常丰富的人。想到几年前一篇关于俏哥的老文——“与俏哥一起聊聊电影”,于是转之。

原文刊发于2012年秋季刊《光华校友通讯》

我们有幸在一个午后,和这位自称为“匪兵甲”的老师,一位非典型的经济学人,一起聊聊与电影有关的那些事。

他曾因为严重的失眠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通过看电影和拖地板来度过漫漫长夜。他年少时热爱文学,喜欢写诗,但也曾因为“不务正业”写影评而惹得老板不高兴。他在香港教书的时候,被同学们亲切的称为“俏哥”。如今到了光华,他成为学生口中“值回票价”的明星老师之一。他总是带着点文艺范,很干净,不经意间又流露出几分忧郁。同事欣赏他的才识,年轻人折服于他那透着理性光辉的儒雅温情,面对这些他反而有几分局促。他说,我其实只是一个“匪兵甲”。

有人说,每个优秀的人,都有一段沉默的时光。那一段时光,是付出了很多努力,忍受孤独和寂寞,不抱怨不诉苦,日后说起时,连自己都能感动的日子。在他的生命中,有这么一段日子,身处异乡,张嘴就是英文,生活虽不至于孤独和寂寞,却充满自我怀疑。他曾怀疑自己的选择,甚至有了万念俱灰、重新来过的念头。他跑到麦肯锡公司工作,过上了另一种充实兴奋的咨询顾问的生活,尝试过后却更加留恋校园。

在这段迷茫挣扎的岁月里,电影成了他心灵上最忠实的伴侣,给他共鸣与勇气。他曾经这样回忆道:“我忘不了自己肉身凡心被琐务纠缠,身心疲惫时,周星驰、吉姆?凯利、迈克尔?迈尔斯、亚当?山德勒无厘头的故事及表演给我带来的轻松;我也忘不了那个冬日的夜晚,蜗居陋室看毕《出租车司机》后,电影中的爵士乐还在冷清的纽约街道上流淌时,我推开窗户看着已经发白的室外,擦干眼泪,大喝一声,提醒自己该干嘛干嘛去”。他看了近千部电影,在电影中激荡着热血柔情。他抑制不住内心的表达欲望,用中文向经典致敬。反反复复,最终成就了一本《光阴与光影》。这本书被叫做“一个经济学人的影像流年”,确切的说,这更是一个青年最真实的成长记录。

他,就是刘俏,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我们有幸在一个午后,和这位自称为“匪兵甲”的老师,一位非典型的经济学人,一起聊聊与电影有关的那些事。

当初为什么会想到写一本关于电影的书?

我1995年出国读博,毕业后又去了咨询公司工作,在差不多10年的时间里,每天面对的都是英文。07年前后有段时间很无聊,当时天天写英文感觉有点厌烦了,也发现自己的中文水平渐渐退化,这让我感觉很不忍。我年轻的时候文笔很好,经常写诗。但是到后来变得对自己的文字没有信心,于是想用中文写点东西,看看中文水平还剩下多少,看看写出的东西别人反映如何。我对文字其实是有一点虚荣心的,如果别人读了我的文字,拍砖也就罢了,万一有人说还不错的话,那也可以满足一下虚荣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