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手机搜狐
SOHU.COM

开始为年纪焦虑怎么办?

ONE一个 文艺生活
2017-01-14
+关注

岑骏 作品

十八岁的眼泪是真我,三十八岁的眼泪是无奈,那么二十八岁的眼泪呢,是谁也不会明白的内心小剧场,变成令人无法安慰的难堪。一般这种推送都会在下面总结十条对抗“轻熟危机”小窍门儿,呵呵抱歉哦,轻熟的危机就在于没有办法,你知道该“一笑而过”却不知道如何“一笑而过”。感情还是那么狼藉,未来还是那么没着落,可还是孤军奋战。

开始为年纪焦虑怎么办?

by 张晓晗

大概几年前吧,有个词流行起来:“轻熟女”,那个时候我还是小少女,感觉“熟女”离我很遥远,没有care。等我真的到了这个年龄,这个词好像已经过时了。之前和一个朋友喝酒,他说了一句,“你啊,已经是轻熟女了。”我呆看他三秒,说你用词好过时啊,轻熟女什么鬼?老娘是少女好吗!他说,嗯,不是少女却自以为是少女的人,应该都是轻熟女。

于是,悄然过期的我,迈入了一个悄然过期的词汇里。

这个词流行起来那几年我就很疑惑,为什么只有轻熟女,没有轻熟男呢。现在终于有点明白,因为男生的一辈子一共只有两种形态,一种是阳光灿烂大傻逼,简称不成熟,另一种是油腻狡猾事故鬼,简称熟烂了。这两种形态并不能从年龄上来界定,有些人小孩时就已经活得像个老干部了,有些人一生也没有长大的机会。

展开剩余81%

并不是指责男生,反而我觉得这种神经的顿感,会让生活更幸福一些。

我一直非常鼓吹大家盲目自信地活,要不要脸,要不害怕。

让我真的陷入持续性危机感的是元旦前参加了一次爸妈和他们朋友的家庭聚会。我素来是聚会餐桌上的儿童杀手,特别是小男生,再吵闹的boy总能被我玩到服服帖帖,没有什么特别的秘诀,我如何对大男生的就如何对小男生,绝不奶声奶气说话,我真不理解,说话用叠词,什么吃饭饭,小乖乖,什么话之前都要叫上哦哦哦宝宝,婴儿会真的开心吗?何况还是儿童!我怎么和大人说话就怎么和小孩说话,他们出的脑筋急转弯,我认真去想,竞技类游戏也不会放水,哪怕剪刀石头布玩半小时,我也记得每一局的胜负,最后算总账,赢了之后还会手舞足蹈对他绕场示威,吃东西也绝对不喂不迁就,对于无理的吵闹不理睬,面对突然爆发的大哭,我更得心应手。他们哭,我会哭更大声,直到他们震惊地问我,你哭什么,我会很认真回答,烦你。一般吃饭下来,之前搂着爸妈的小男生都会坐到我旁边,如果玩累了我也不勉强自己,会直接说,你自己呆一会儿,我要吃东西,听一点大人的八卦。

这次饭局,我遇到一个很酷的小伙子,十岁的小朋友虽然有点过分活泼,但是总体相处得很愉快,他把我手机玩死机了,问我怎么办,我说用太久了所以很难用了啊。他说,哦这样啊。我说买给我吗?给我买新的吗?他一挥手说,不买,没钱!我说小气鬼,你这样很难泡妞。接着他拿巧克力给我说,这个很便宜,吃吧。我说,哦,巧克力也不错,还是会考虑和你交往的。

最后我要提前走,他低头玩手机,我说,喂,我走了,拜拜。他头也不抬。我说,你跟我拜拜一下啊,白陪你玩一晚上了,我们白交往了咯?我爸实在受不了我这副德行,说了一句,张晓晗,你可以了,人家小男生内心哪有你那么曲折啊,玩开心了就可以,还跟你深情告别啊!接着大家笑起来,我也跟着笑。可是一出门,我竟然有点难过,当然不是因为小男生不愿跟我告别。是我觉得我爸说得对,这条定律也不仅限于小男生,它几乎适用于我相处过的所有男生。

轻熟的危机终于浮出水面,二十五岁之后的女生,面临的困扰太多,世俗一点的,“你什么时候结婚”“你还要不要生小孩?”势利一点的,我妈每次见我必须报一遍周围的房价,每次都说要是上次我说的时候你买了,现在多赚一百万,我的亲妈啊,如果你看到这句话,我想你明白,我并没有钱买啊,你到底对我的工作有什么误区,以为我兼职抢银行吗?情欲一点的,以前都是对着男孩半推半就,想着这个男生怎么总想着干我,他是不是爱我,到了这个年龄终于知道为什么性爱如此重要,你真的爱我,怎么不干我?现实一点的,工作中越来越多人谄媚地叫你姐,可是你发现自己并没有因为多工作几年学会什么有用的东西,同时你也失去了装个可爱吐个舌头就能把困难的工作摆脱给别人的资格,总是有新的小女生更熟练掌握撒娇的技能。你所有的示弱成了东施效颦。伤感一点的,约朋友出来吃饭饮酒,被拒绝的次数越来越多,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婚姻幸福美满,事业飞黄腾达,却也都是一副与世界周旋奔着光明未来去的姿态,而你还在做梦,还在难得糊涂,还在自欺欺人,还是觉得有些不可以妥协的理想。

不过,这些危机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就是我爸说的那点,你明白了,小男生们并不会理解你内心的曲折,你也足够聪明和有经验去应付小男生的套路,可是你还是忍不住在内心如此百转千回,并怀着一丝丝被读懂的期待。十八岁时,不被理解那是应该的,因为大人都是傻逼啊,只有我是真朋克。三十八岁时,几乎坦然地接受了不被理解的事实,并有了麻木自己的方法。这就是轻熟女最惨的一点,在过关斩将的路上,学会了克制,学会了不扫兴,学会了照顾自己,学会了礼尚往来开房都懂AA制,学会了用眼霜去美容院,学会了磨皮自拍却显得不动声色,学会了有一个放着时髦化妆品的礼物箱,见朋友客户都不会措手不及,学会了如何成为一个打不死的混蛋,学会了做很多下三滥的事,用优雅的姿态,学会了跌倒也能默默爬到无人见到的地方再站起来,风风光光地活出了面子,可是里子还是有不安和迷茫。知道自己做的大多数事都是犯贱,面上会做的事,我都会了,心里该如何坦然接受,无奈摊手。

那些因为内心曲折而掉下的眼泪,又太容易被一句“矫情”所概括了。

十八岁的眼泪是真我,三十八岁的眼泪是无奈,那么二十八岁的眼泪呢,是谁也不会明白的内心小剧场,变成令人无法安慰的难堪。一般这种推送都会在下面总结十条对抗“轻熟危机”小窍门儿,呵呵抱歉哦,轻熟的危机就在于没有办法,你知道该“一笑而过”却不知道如何“一笑而过”。感情还是那么狼藉,未来还是那么没着落,可还是孤军奋战。

如果真的要说,轻熟的好处。只有一点吧,这是一个做什么都犯贱的年龄,好在,我们也学会了如何优雅地犯贱。也不用特别担忧,“轻熟”是一个寿命正常的人,无法避免的阶段。如果没有轻熟阶段,你是永远无法无师自通了夜深人静时自我拥抱,也无法熟练掌握发一条风情万种的信息,其实真的谈不上什么情真意切,只想有个人陪你度过今夜。

那么,就定一个闹钟,合理计划无谓的悲伤,十分钟,今天你的日程表只允许你在一个最亲密的人也无法看到的地方,伤心十分钟。就在这个应该犯贱的年龄,让我们好好犯贱吧。

张晓晗,作家、编剧、银河系少先队大队长

微博:@张晓晗Oliver

你的文艺生活

ONE来陪伴

ONE·一个 韩寒监制 每日阅读App

4.0版本全新上线

今日文章|马亿:夹缝

一个大活人,哪能消失得这么干净,

她肯定是有苦衷的。

今日问题|开始为年纪焦虑怎么办?

(张晓晗答桥新谷)

微信:one_hanhan 微博:@一个App工作室

你好!菱形脸美少女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