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手机搜狐
SOHU.COM

2017年风口已来,社交+短视频或成资本逐鹿新目标

移动互联网资讯
2017-01-14
+关注

2017年已至,微信在2016年底通过“大视频”与“小应用”让移动社交领域烽烟再起,微信的这一动作也让以短视频为代表的快手、秒拍、美拍上演了一场大轮回,而故事背后的思考则是移动视频与社交的想象空间。

12月15日美图在香港完成IPO;多年来美图一直试图从图片与拍照工具应用向社交社区上过度。为此,上市前夕美图还推出了聊天社交产品——“闪聊”,针对年轻用户群体主打花式聊天,而2016年陌陌与人人也在到处诉说社交与移动视频的故事,难道社交与移动视频的结合,真的会成为资本逐鹿的下一个风口?

视频一直是社交的标配

从 QQ的视频聊天开始,与视频相关的功能一直与社交产品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现在更多从熟人点对点的视频变成了点对多的短视频、直播等形式。对于移动视频而言,社交的想象力在于其强大的商业化能力,一个共识就是社交类产品的商业化途径比工具类产品要成熟且丰富得多。就像QQ 之于腾讯,在早期QQ只是一款社交、聊天工具,但之后,会员、空间等增值服务都将呈现出大潜力的盈利空间。同理对于美图而言,之前的美拍已经表现出了社交潜力,但显然还不够。美图希望加重社交的比例,单纯工具性产品的变现能力实在有限。

展开剩余86%

在美图招股书中重点提到的:美图计划于 2017 年上半年推出社交电子商务平台,手游也是他们业务的重要部分。所以假如闪聊真能抓住年轻人的社交红利,将成为美图发展电商、手游和广告的重要流量入口。所以,无论是 “闪聊”还是美拍,都是美图在抓住工具产品流量同时,希望构建社交社区以实现用户快速运营,从而放大上市后的想象力。

社交+短视频将进入发力期

社交是移动视频商业的最大想象力,那社交就真的能和移动视频配对?我们不妨从多个维度对社交、短视频进行比较。

社交 短视频
内容质量 传播价值大的内容质量要求高 传播价值大的内容质量要求高
碎片化消费 碎片化场景下内容快速消费 碎片化场景下内容快速消费
产量要求
互动性
网络要求
成本低 版权成本几乎为零 版权成本几乎为零
长尾效应
不可控性

对比发现,短视频与社交高度重合,这意味着短视频本质上就是做 “社交”,至少是高度捆绑。

有资料显示,2016年9月,今日头条宣布投入10亿补贴给平台上的短视频创作者,同时给予每一条优质原创短视频至少10万次加权推荐,目标很清晰,成为「短视频创造者首选平台」。

2016年9月,微博宣布投入1亿美元补贴短视频创作者,正式开启从中国Twitter到YouTube的转身。2016年11月,秒拍母公司一下科技完成5亿美金E轮融资,将在短视频领域投入10亿元,完成移动视频领域的投资布局、用户分成和内容引进。

在众多平台撒钱圈地的模式下,使得短视频在各大平台身影都相当活跃。这无疑给微信发射了一个危险的讯息,虽然从目前的量级上不可能取代微信,但如此四面楚歌的局势也让微信不得不重视短视频领域的布局。因为各大平台的矛正好戳中了微信的软肋,而此次微信开放视频输出端口,虽然看似被逼无奈之下的突围之势,但至少是迎合了当下短视频风口的趋势。如此来看巨头们已经完成了前期对于社交与短视频结合这类模式的尝试,进入了发力期,尤其在处于当下短视频红利的时局下,微信此番变革势必会加速社交+短视频领域的市场红利升级。

为什么是社交+短视频,而不是短视频+社交?

近几年短视频的生意基本上都被快手、秒拍、美拍们抢走了,如今微信将时长拉长到10秒钟,UGC方面对短视频的注意力很有可能再次回到微信的怀抱。虽然微信目前支持的功能是对视频时长的编辑,不支持更多特效编辑,但无论微信以后是否会支持用户对视频更多维度的编辑,仅仅这次对其短视频功能的升级,就很有可能会“误伤”到一些原本以短视频为生的企业。究其原因,无非是以社交起家的微信相比于以修图、拍摄起家的工具类软件具有更强的用户黏性。

我们从美图公司招股书中可以看到,截至6月30日美图产品拥有11亿设备激活数据,以及4.46亿月活跃数据,拥有如此庞大的用户群,但因为美图系产品工具属性的原因,让美图用户先天对于美图系产品缺乏社交认知,从App store来看闪聊上线后很快便跌出摄影及社交前150名的排行榜。从工具到社交的转型之路中,美图至今还未炼成行之有效的独门术。

而作为得到美图投资的脸萌团队在将策略调整为“先成为一款让用户玩不释手的美图工具”后成功打造出了爆款的FaceU,但显然这种策略调整是以付出整片社交领地为代价的。不难看出在QQ上线了与FaceU极其相似的短视频特效挂件后,基本上切断了FaceU在聊天工具方向的后路。而FaceU又不甘心沦为更加工具性的“年轻版美图秀秀“,无奈之下也只有另辟蹊径,向视频版Tinder的陌生人社交方向探索(如果互相喜欢对方的萌视频,就会成为好友)。然而后有QQ追兵,前有以中国版Tinder自居的探探堵截,以陌生人社交起家的探探显然比FaceU在用户的社交认知和App内用户关系链沉淀上有着先天的优势。

在UGC层面,用户更愿意将内容在朋友圈进行展示,而非视频工具类app上。由于用户对于工具类产品缺乏社交认知,这就导致用户很难有意识的在工具类产品内沉淀自己的社交关系链,或将自己在其他社交平台中的社交关系引入到工具类产品中。所以无论FaceU、美拍们将其美图视频功能做的如何强大,用户也不习惯在他们的App内完成内容分享,而更习惯于将自己在FaceU、美拍上创作的内容进行外部分享到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上。这就是为何此前美图及拍摄工具类产品向社交转型如此之难,而微信本次升级小视频功能却显得顺水推舟。

有类似困局的不止FaceU和美图,支付宝也不甘心只当钱包,这几年一直死磕社交,可用户却并不买账。工具类产品给用户带来的认识是目的性极其明确的,用户一旦对产品的固有认知形成,日后想要扭转非常困难。这也是为什么社交+短视频的产品模式,可能要比短视频+社交更容易走通。

代际是社交+短视频模式的最大门槛

但微信目前面对的最大危机无疑是代际问题,随着大批家长用户的入驻,微信老龄化的现象愈加明显,现在的95后、00后,除非是万不得已,否则一定会选择一个父母不用的社交网络去玩,美国95后、00后就不用Facebook,而是用Snapchat。从2012年到2015年,Facebook上45-54岁的用户增速高达46%,而13-17岁的用户数却下降了25%。随着长辈陆续加入Facebook,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能自由地发表自己的想法。而更有趣、有魅力的snapchat的出现狂吸这群年轻人,据2016年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美国13-34岁之间用户群体的85%以上都在使用snapchat,占比最高的用户来自18-24年龄段的青年,接近40%。年轻用户从Facebook迁徙到snapchat的历史与今天的情况也是何其相似,同样的情况说不定很快也会在微信身上上演。

所以,如今互联网核心用户群中所出现的代际差异一定会催生新的社交网络,但从目前国内社交市场来看,抛去老牌的社交软件QQ、微信,以及主打荷尔蒙类型的陌陌、探探等应用,再忽略掉努力在向直播领域转型的人人,还有单纯做恋人社交的小恩爱,还剩下拥有一定量级用户数的社交平台已经屈指可数,笔者翻看近期 App store 社交类榜单似乎只有以兴趣沉淀为主的same和以大学生社交起家的tataUFO还依然屹立。

而这两家中tataUFO在其新版本中已经上线了短视频类功能。纵观tataUFO从创立至今一直在深耕年轻人社交领域,从其对外发布的用户数据上看,得益于初期从985、211大学起步,tataUFO收获了大批优质认证学生用户,目前注册用户数已经突破了600万,而本次最新推出的5.0版本中也增加了短视频及借鉴instagram的闪拍功能。

在最新发布的官方海报上,tataUFO喊出了“年轻人的朋友圈”的口号,对准了如今微信老龄化、关系网繁杂所带给年轻人用户群体带来的一些列痛点问题,给这群个性鲜明的年轻人提供属于他们的社交领地。拥有深度的社交产品认知优势,以及优质校园用户基础的tataUFO,如今迈出校园,开掘更多场景,进一步向年轻人市场发力。

就笔者观察,tataUFO本次版图扩张可谓蓄谋已久,在拿到软银领投的pre-B轮融资后tataUFO已无后顾之忧,而一直以来积累的大量优质用户无疑将成为其本次大刀阔斧扩张版图的最大助力。

一直以来在年轻人社交的各方面积累或许会让tataUFO成为年轻人逃离微信后的首选,这样的话,在微信面临代际问题的局面下tataUFO或许会成为2017年社交领域的最大黑马。如今,在新增了短视频与闪拍两大重量级视频功能后,tataUFO也已经成功走到了这次社交+短视频的社交领域新风口之上,如此得天独厚的优势之际其表现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帅哥为什么要拒绝美女的微信?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