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的房子(Myhouse):建一个房子“百度”

中国经济周刊
2017-01-14
+关注

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ChinaEconomicWeekly

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经济网 www.ceweekly.cn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伟 | 北京报道

这是一个正在洗牌的万亿级市场。

“我们正在做一件大家都喜欢的事,老百姓喜欢,政府喜欢,地产商喜欢,”我的房子(Myhouse)董事长万城笑着说,“但传统房产中介不喜欢,因为我们动了他的蛋糕。”

2017年1月,业主直售(租)房源发布搜索平台——我的房子(Myhouse)在全国范围内推出。业内人士戏称之为房地产市场的“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万城认真地说:“我们不是做‘二手房直卖网’,是做一个类似百度的房产平台。”

>> 拆了传统中介的“收费站”

2016年的中国楼市,冰火两重天。全国商品房销售额首次突破11万亿的靓丽成绩单,丝毫掩盖不住突如其来的调控寒意,首当其冲的便是敏感的房产中介行业。

展开剩余84%

尽管有业内统计,2016年二手房的交易额突破10万亿元,有媒体报道,某房产中介员工一年赚取佣金500万元,但下半年多地密集出台的调控政策,让业内人士戏称“上半年傻子都能赚钱”的房产中介行业迅速陷入震荡。

有的大规模裁员,如爱屋吉屋;有的被上市公司并购,如Q房网;有的倒闭,如安个家。少数实力雄厚的企业为稳定人心,甚至开始为员工垫付生活费。

在万城看来,这正是我的房子(Myhouse)攻城略地的好机会,“这个遮遮掩掩,瞒了上家瞒下家的行业,该发生些改变了”。

“互联网时代,几乎所有的信息通道都已经被打通,但房产中介还是按照几百年前卖牲口一样一对一地卖房子,其目的无非是防止买卖双方直接见面、少收高额中介费。他们在一线城市的每条街道上开店,典型的重资产,交易方式太落伍。”万城说,但房产中介行业存在的更大问题,在于对房源信息的垄断,以及借此产生的高额中介费。

万城举例表示,比如在某个知名的生活服务信息网站上,对个人用户的信息发布条数有一定的限制,而针对房产中介,则会开通端口,发布数量相对较多。“个人房源信息发布后,可能很快会被其他信息淹没。普通人根本找不到看不见。但全国几百万家中介在盯着这些房源信息,你的卖房信息发布后,会接到很多中介来电,热心地要求替你卖房。当你再次看到这条房源信息时,联系电话已变成了中介的电话。”

房产中介几乎垄断了房源信息,随之而来的是一线城市房产交易数万甚至数十万元的高额中介费。“在信息通畅、便捷的互联网时代,房产中介却扮演着信息拦截者的角色,就像高速公路的收费站。那么,拆了这个收费站行不行?”

>> 做一个针对房子的“百度”

我的房子(Myhouse)要做的,是一个类似于百度的房产平台。

“简单的界面,做精细化的检索设置。让购房者直接跟房东联系。少了中介,卖房者接到的电话就会相对较多。更多的选择,意味着房子能实现更高的价值。”至于个人房源的真实性,万城表示,技术上实现相对简单,我的房子(Myhouse)目前能保证80%以上是业主直售房源,“而且,我们的服务费是传统中介的1/10,甚至更低。”

据介绍,线上我的房子(Myhouse)集PC端、APP移动平台、微信平台为依托,在国内各大房地产交易门户网站及媒体资源上发布和搜索房源信息,迅速提高业主售租信息的传播范围,帮助业主在最短时间内和意向方达成交易。

“线下提供五星级不动产交易服务。我的房子(Myhouse)律师团队、客服团队、合作银行、第三方担保和评估机构将全程服务于交易双方,协助交易双方完成从产权确认到房产过户及贷款业务的全过程。”万城介绍说。

我的房子(Myhouse)的这一模式打破了传统交易模式下交易双方信息不对等的壁垒,使交易双方的选择空间、议价空间倍增,交易双方信息充分、地位对等,从而使最终形成的交易价格成为业主资产价值的真实反映。

据了解,目前各地的中介费收取标准并不统一。上海多为2%,北京为2.7%,杭州为3%……有媒体调查显示,34%的购房者认为中介服务就是个坑,67.5%的购房者对交易过程不满意,仅有2.7%的购房者对中介服务和收费表示满意。

我的房子(Myhouse)大幅降低中介费的底气来自于公司轻资产的运行模式。“传统中介的房源,一般来自门店业务人员的扫楼和线上信息,他们有95%的信息来自线上搜索,但靠的是成千上万的业务员手动完成。传统中介收费高,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为房源信息付出了大量人力、物力(如房租)。我的房子(Myhouse)抓取数据是通过技术实现的,提高效率的同时减少了人力的消耗。”

当然,降低中介费并不是我的房子(Myhouse)的首创。此前,多个互联网房产中介公司试图从降低中介费入手,拓展市场,但多以失败告终。

万城表示,降低中介费并不是我的房子(Myhouse)的致命武器,他们的杀手锏是“帮客户看住钱”。

>> 帮客户“看住钱”

“我们做的是业主直售(租)房源发布搜索平台,客户在平台上看好房子了,当然可以选择自行完成交易。但如果需要有人代办手续,进行资金监管和手续办理及业务咨询,平台可以提供相关服务。”万城说。

通过传统中介交易,在房屋过户之前,买房者先要支付一部分定金,具体金额由双方协商。“那么,这笔定金放在哪里?有的委托中介保管,有的放在第三方平台托管。但中介一般不会引导客户去第三方平台,因为这个钱在自己的账上会产生价值。一个门店,握着动辄几千万元的定金,这就存在潜在的风险。近些年来,中介机构跑路的现象也并不少见。”万城说,我的房子(Myhouse)提供的是一个保证安全的交易平台,即和银行合作,开通类似于支付宝的账户,账户资金由银行进行监管。

万城说,“实际上,这样的概念在技术上不难实现,但之所以迟迟没有实现,就是因为此举会侵害中介的利益。如果少了资金监管这个环节,中介将会少赚很多钱。比如,某知名房产中介一年的交易规模在上万亿,商品房的平均过户时间为一个月。这个账不难算。所以传统中介一定会阻挡这件事,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每套房子在买卖过程中都存在风险,但只要看住了钱,风险就不复存在。我们能帮客户把钱看住,还怕留不住客户?赚不到钱?”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