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守护丽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的房子(Myhouse):建一个房子“百度”

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ChinaEconomicWeekly

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经济网www.ceweekly.cn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张伟|北京报道

这是一个正在洗牌的万亿级市场。

“我们正在做一件大家都喜欢的事,老百姓喜欢,政府喜欢,地产商喜欢,”我的房子(Myhouse)董事长万城笑着说,“但传统房产中介不喜欢,因为我们动了他的蛋糕。”

2017年1月,业主直售(租)房源发布搜索平台——我的房子(Myhouse)在全国范围内推出。业内人士戏称之为房地产市场的“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万城认真地说:“我们不是做‘二手房直卖网’,是做一个类似百度的房产平台。”

拆了传统中介的“收费站”

2016年的中国楼市,冰火两重天。全国商品房销售额首次突破11万亿的靓丽成绩单,丝毫掩盖不住突如其来的调控寒意,首当其冲的便是敏感的房产中介行业。

尽管有业内统计,2016年二手房的交易额突破10万亿元,有媒体报道,某房产中介员工一年赚取佣金500万元,但下半年多地密集出台的调控政策,让业内人士戏称“上半年傻子都能赚钱”的房产中介行业迅速陷入震荡。

有的大规模裁员,如爱屋吉屋;有的被上市公司并购,如Q房网;有的倒闭,如安个家。少数实力雄厚的企业为稳定人心,甚至开始为员工垫付生活费。

在万城看来,这正是我的房子(Myhouse)攻城略地的好机会,“这个遮遮掩掩,瞒了上家瞒下家的行业,该发生些改变了”。

“互联网时代,几乎所有的信息通道都已经被打通,但房产中介还是按照几百年前卖牲口一样一对一地卖房子,其目的无非是防止买卖双方直接见面、少收高额中介费。他们在一线城市的每条街道上开店,典型的重资产,交易方式太落伍。”万城说,但房产中介行业存在的更大问题,在于对房源信息的垄断,以及借此产生的高额中介费。

万城举例表示,比如在某个知名的生活服务信息网站上,对个人用户的信息发布条数有一定的限制,而针对房产中介,则会开通端口,发布数量相对较多。“个人房源信息发布后,可能很快会被其他信息淹没。普通人根本找不到看不见。但全国几百万家中介在盯着这些房源信息,你的卖房信息发布后,会接到很多中介来电,热心地要求替你卖房。当你再次看到这条房源信息时,联系电话已变成了中介的电话。”

房产中介几乎垄断了房源信息,随之而来的是一线城市房产交易数万甚至数十万元的高额中介费。“在信息通畅、便捷的互联网时代,房产中介却扮演着信息拦截者的角色,就像高速公路的收费站。那么,拆了这个收费站行不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