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虽然都叫“花梨”,可材质和价格却有着天壤之别

场上被称为“花梨”的木材可不少见,名贵的犹如降香黄檀,流行的如大果紫檀;还有红木《国标》中的花梨木类也称“花梨”,为了区分,人们还将它们更分为“香花梨”、“臭花梨”、“亚花梨”、“草花梨”等等。

而虽然都叫“花梨”,可材质和价格却有着天壤之别,有些价格高到令人叹为观止,也有些却仍然徘徊在“平民”市场。一起来了解下吧。

降香黄檀:“花梨”之名古已有之

在我国历史上,海南黄花梨先后有多个不同的称呼,唐代《本草拾遗》称之为“榈木”,宋朝《诸番志》称之为“花梨”,明清时期称之为“花榈木”或“花梨木”,清末称之为“黄花梨”。

据木友爆料,目前市场上每吨黄花梨板材的价格,已高达数百万甚至上千万。众做周知,自红木行业发展以来,海黄的价格一直都是居高不下的。海南黄花梨资源的匮乏乃至于正常渠道几乎“断绝”进口,固然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海黄色彩的变化极其诡异而且有属于自己的特点,如今传世的海黄家具这种纹理显得更加深刻隽永。这也是海南黄花梨的价格为什么这么贵的原因。

大果紫檀:海南黄花梨的接班木

大果紫檀因其散发出的微微香气,也被成为“香花梨”。大果紫檀主要指缅甸花梨。在海南黄花梨等优质红木即将灭绝的今天,大果紫檀就成为最好的接班人,是最具升值潜力的木材,成为红木当中的潜力股。

2016年初,广东鱼珠木材市场的,1.5-3m×30-60cm的大果紫檀统货售价为16300元/吨;短短半年之内,同样市场、规格大果紫檀统货售价为14400元/吨。自10月初CITES召开后,大果紫檀原材开始再度上涨,原来1.6万元/吨的大果紫檀原材,现在拿货价已升至2.6万元/吨。

大果紫檀的价格可以称得上是“因缘际会”了:先是海黄面临濒危被列入国际公约出口量骤减,大果紫檀作为海黄的替代材质一跃而上;再是今年国际公约将刺猬紫檀和黄檀属“一网打尽”,大果紫檀的市场就更大了;还有之前缅甸内战、老挝的封关进出口等政策,也让大果紫檀趁机狠狠的“红”了一把。

刺猬紫檀:被禁出口的“臭花梨”

刺猬紫檀主要分布在热带稀树草原区域,从西非的塞内加尔到冈比亚区域以及中非共和国。由于新鲜的刺猬紫檀木材有一股“不太友好”的味道,所以也常常被叫做“臭花梨”、非洲花梨。

根据鱼珠指数报价,今年年初1.5-3m×20-30cm规格的刺猬紫檀老料,报价仅为3900元/吨,即便是如今已被列入国际公约附录二,价格也仅为4650元/吨。实在是红木里的“平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