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非正常事件

手机搜狐

SOHU.COM

六世班禅去世,乾隆出于善意做一事,彻底改变西藏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八月,六世班禅带着一支两三千人的“祝寿团”来到了承德避暑山庄。六世班禅此行算是给足了乾隆面子,而乾隆君臣显然也将班禅此行视为对藏“统战工作”的一次历史性的突破。乾隆以班禅在日喀则的札什伦布寺为模版,专门在承德为他另修了一座寺庙。足以证明乾隆统战工作做得到位的是,据说乾隆还特意学了藏语以应对此次会面。与班禅一见面,乾隆就用一口藏语跟他打招呼,一下子就震住了班禅。

总之,这本是一次宾主尽欢的大型统战活动:于乾隆,他借此进一步强化了大清王朝在西藏那种超然的政治影响力,乃至个人的宗教保护者的地位;于六世班禅,他也借此扩大了黄教在内地以及蒙古的影响,同时也开始确立了历代班禅与中央统治者那种密切却也暧昧的私人政治联系。

正当双方都在尽情地进行着此种政治畅想时,当年十一月,水土不服的班禅突然在北京出痘发烧,乾隆探视次日,班禅即不幸圆寂。不胜哀伤的乾隆为表体恤之意,为班禅备下了足以显示天朝国力冠于天下的丰厚赏赐。

乾隆当然明白,班禅的突然圆寂,为西藏与大清朝廷刚刚明朗的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但乾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在班禅去世后进行的“金钱攻势”本是为了对藏示好,不想却直接导致了日后西藏形势的一次致命的逆转。

六世班禅去世后,留下了乾隆赏赐和满蒙王公大臣馈赠的一大笔钱。这笔庞大的遗产当时交由班禅同母异父的哥哥、时任札什伦布寺司库(相当于管家)的仲巴活佛处理,而这位活佛把钱都留给了札什伦布寺。

六世班禅画像

问题是,班禅的弟弟(另一派的活佛,其背景要比仲巴活佛显赫得多)对这笔钱的分配表示出了极大的不满—为什么不能分我一点?仲巴活佛显然不想给,理由非常正大光明:虽然大家是一家人,但不是一个教派的,大清皇帝这笔钱是赐给他这一派的。班禅的弟弟对这官味十足的回复嗤之以鼻。

这么一闹,班禅的弟弟不仅跟哥哥闹翻了,还得罪了更多的人,最后竟闹得在西藏混不下去了。一气之下,班禅的弟弟在1784年跑到了邻国廓尔喀。

廓尔喀本就对西藏垂涎三尺,自然愉快地接受了班禅的弟弟,四年后,以西藏出口的食盐中“掺土”的无厘头理由出兵侵藏,而提供“带路党”服务的竟然是班禅的弟弟。

眼见藏军一触即溃,西藏方面和清廷驻藏大臣赶快向北京求援。就在乾隆四处调兵遣将的时候,刚刚带完路的班禅的弟弟又大出风头,作为中间人“调解”起了西藏和廓尔喀的谈判。最后,双方竟然皆大欢喜,已经烧杀抢掠了一路的廓尔喀又讹了一笔赔款,西藏方面见对方愿意退兵也就签约大吉,而入藏的清朝大臣也乐得不战而屈人之兵。而乾隆呢,则收到了一份“贼降”的捷报从而龙颜大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