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张火车票

周六值班编辑:陈晞/资深编辑

误入时装组的普通青年,被两名处女座养大的天秤座,怀揣一颗时刻上路的心,梦想每天醒来不知身处何处今夕何年,却在成为靠谱奶爸的路上渐行渐远。周六带大家一起做个环游世界穿越古今的大梦,万一实现了呢?”

很多年前,对中国人来说,一张火车票有着超越一张火车票的意义。首先,这意味着要进行一次难得的长途旅行;然后,如果这张票是硬卧,并不光说明你有钱,还说明你有“关系”,如果是软卧,通常只有老干部才有那样的待遇。到了春节,一张火车票意味着忙活了一年后,能够回家了。

中国铁路实现跨越式发展后,火车票越来越好买,此外还有汽车和飞机,过年回家的票虽然还是紧张,但多花点钱,或者定个闹钟在网上刷票,总归会有个体面的方式回去。

在中国,很多种体验和记忆正在消失,抢火车票是一种,乘坐一次糟糕的火车是另一种。记忆中,我一共有过三次糟糕的火车经历:初中二年级和母亲去重庆玩,报名的旅行团没买到回程的快车票,只能坐绿皮慢车从重庆回北京,火车上没有空调,窗户还打不开,母亲非常担心我中暑;大学二年级从北京到四川徒步,当时流行自虐游,只买 K 字头的硬座,35 个小时坐着去成都,车厢爆满,座位底下,过道上都坐着人,对面的小朋友一直让手里的奥特曼叫个不停;大学三年级时去上海,只买到站票,半夜躺在过道上,最恨的是过来过去的零食推车。

下一代中国孩子要想体验父母一辈的火车经历,恐怕只有去印度了。我正好有在印度赶火车的经历,在这快到过年回家的日子里,分享给你们,不管有什么糟心事,都能马上心理平衡起来。

买张票,回家!

◆ ◆◆

我奔跑着,追上了渐行渐远的特快列车

这趟从首都德里前往恒河边最大城市瓦拉纳西的“特快”(起码票上是这么写的)列车,就那么静静地候在广阔的南亚次大陆平原上,已经三个小时,一动不动。

火车无理由停下,等到地老天荒。

车上断水断粮,我窝在铺位上,减缓呼吸,保存体力。没有列车员来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大概什么时候抵达。

突然,同车厢的韩国花甲背包客大爷一个箭步跃入车厢,眉飞色舞,手中似乎拿了些饼干,秘不示人,急忙返回铺位和老伴儿分享。饥不择食的旅客终于发现距火车百米远的地方,竟然开着一家小卖部。

花了 20 块钱人民币贿赂列车员得来的铺位。

我揣上钱,不慌不忙晃到小卖部跟前,印度兄弟涌在那里,手里举着钞票,呼号着所要的商品。早已在德里车站领教过此情此景的我,舒活了一下筋骨,准备杀将进去,因为这是买到东西的唯一方式。毫无预兆地,我眼前的列位一个都不见了,他们丢下东西,开始向火车奔跑。开车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