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万科终结战:谁的万科?朕的,谁敢抢都是死!

“谁的万科”,这一中国特色的谜题,纷纷扰扰一年半,终于在北方“跨年霾”褪去之后,被一纸公告揭开谜底。

1月12日,华润与深圳地铁签订万科股份受让协议,深圳地铁拟受让华润所持有的共16.89亿股万科A股股份。通过此次股份受让,深圳地铁将成为万科的第二大股东,而华润将彻底退出万科。

华润与万科的17年姻缘就此终结,代价是深铁彩礼371.71亿元,对应的每股交易价格为22元。相比万科当初宣布引进深圳地铁的增发股票定价为15.88元,华润的转让价格每股高出6.12元。

至此,大局已定,貌似都是赢家。交易正式交割之后,姚振华的宝能系持有万科股权25.4%,深铁持有15.31%,恒大14.07%,安邦6.18%,万科管理团队的金鹏、赢德1号两个资管计划7.12%,证金公司2.89%,个人股东刘元生1.23%。

如果考虑到恒大借壳深深房,把恒大总部搬到深圳,以及跟深圳政府的密切关系,基本可以肯定,恒大是站在深铁一边的。加上管理者团队和刘元生的股权,姚振华并没有优势。加上监管部门给险资套上的紧箍咒,姚振华跟王石已经谈不上势均力敌。这也意味着,万科的股权之争大局已定,万科终归还属于国有。

正如《满城尽带黄金甲》里的王所说:朕给你的,才是你的。朕不给你,你不能抢。

刚开始,如果说“野蛮人”还只是一个中性词的话,那“妖精”的定性就完全是一个贬义词了。这个词性的转变,其实意味着民企别想染指丰腴领域,屌丝想逆袭白富美,即使不是做梦,也有非常大的难度。

大戏即将落幕之时,回首来看万科走过的路程,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深圳国资委的怀抱,只不过价值增长了400亿,但性质并没有改变。当初深特发把万科股权转给华润才卖几亿元,期间华润在二级市场上增持了部分万科B,原始投入就七八亿,这17年来万科现金分红给华润几十亿,这次股权转让371.7亿,深圳国资委表面看赔了近400亿,但实际上是给了央企一个很好的礼物,也为自己争得了很好的面子。

从目前局面来看,在监管层的严厉发声和巨大压力之下,险资举牌大潮将告一段落,并在短期内无望再起,唯一退路就是谋求适当时机退出。作为民资的恒大已深套,宝能尚有浮盈。但根据相关规则,宝能持有万科A股份的锁定期为12个月,恒大的锁定期则为6个月,结合二者最后的建仓时间分析,宝能以及恒大最早的解禁时间分别是2017年7月中旬和2017年5月底,这意味着,即使其决定离场,也至少要等到限售解禁。

《易经》是关于世界观的经典之作,它把世界的变与不变描述得入木三分,用它关于变化的三大根本原则来解释万科股权之争,可谓恰如其分。其一为“变易”,一切都在变。从万科变为民企,从小企业成长为大公司,这是变;其二是“简易”,变化就是从繁到简。这次股权之争争到最后,从四五方的争夺,到最后就变成宝能系与深铁为代表的国资的争夺;其三为“不易”,即有变有不变。不变的是,万科的本质没有变,作为一个利润丰厚,现金流充裕的大公司,这可是真正的红烧肉,岂容你民营资金随便染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