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自媒体: 自媒体蝼蚁的清高原则

今天是头条号原创作者大会,我虽然也开了头条号,把微信号上的文章同步上去,但只是个小号,单篇浏览量最高也就2万,用逼格高一点的话来说,我就是现今广大自媒体蝼蚁中的一员。

因为平时总写东西的缘故,我加了一些写作交流群。其实里面也没啥可交流的,基本上都是自己做公众号的把链接扔在里面,算是推广自己的公众号。

点开这些公众号的文章,发现24小时阅读量少的可怜,一般都是二三事,四五十,再看看我每篇文章24小时阅读量都能破百,好一点的还能破二百,发现自己还算不上太惨。

在这些蝼蚁中,不乏文笔好的,也有很多有才的人。他们有的擅长写诗,有的擅长写情感软文,有的喜欢历史,有的读书快,写书评。说实话,其中的很多人,如果把他们的文章放到大号上去,99%的读者看不出来。

移动端崛起之后,人们有了大量的时间在手机上消费内容产品。你可能对“消费”这个词有疑惑,不是每个人看文章都打赏的呀。钱不过是一种资源,还有比时间更宝贵的资源吗?有了需求自然就有供给,第一批内容供给商发了,别人就看着眼馋了。

“就他这样的也能做公众号,我比他强不止一两倍,我肯定也能做。”中国人用自己惯有的超强自傲思考着。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内容创业领域。有的码字,有的录视频,有的玩直播,有的写段子。

商业就是这样,机会到来的时候,绝大多数人觉得这不是机会,等到傻子都知道这确实是一个机会了,这就成了一个被蝼蚁蛀空、被人头堵死的“伪机会”了。

公众号红利期到来的时候我还在念高中,等到我想起来注册公众号的时候,这个窗口已经关闭了。现在看看,这是件坏事,也是件好事儿。

坏在我很难做大了,微信用户的注意力是有限的,现在基本被大号瓜分完毕了。好在我不用为了迎合读者的胃口而写自己不愿意写的东西。

郭德纲说,上春晚我愿意,但是为了上春晚要看别人眼色,要给别人当奴才,我就不愿意了。

我也是这样,我自然希望做大,不是为了贴广告赚钱,就是想让我的文字被更多的人看到,能让互联网多一点理性思考的力量,哪怕只有一丢丢。但为了做大做强要写我不想写的东西,要做违背我价值观的事,那我就不愿意了。

我曾说我的性格不适合做一个创业者,我只是一个迂腐清高文人,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原则。

我知道把话说的这么牛逼肯定有人不爱听,中国人就是这样,名人为人的原则叫原则,小人物的原则就叫清高。名人为人说的大道理就叫真理,小人物说的大道理就叫显摆。

这篇文章就是为了写下我的思想,写下我码字的原则——不写自己不认同的东西,不给别人当奴才。

这样说不意味着我不追热点。

最近两个热点很火,靠前的那一个是某明星自杀,听说是抑郁症,大家就都写抑郁症。我不是贬低他们而凸显我自己有多高明,只是我对抑郁症没什么认识,我不懂,周围的人也没经历过抑郁症,所以没什么发言权,犯不上从百度知乎上翻半天然后做一篇好看的推送来推广自己。

反倒是澎湃新闻上一篇《抑郁症,被用来解释个体自杀的心理学工具》,从社会学的角度阐释,抑郁症是保护死者声誉,去社会化、去政治化的最好手段,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还有王楠老公发个“爱国”的微博,全网自媒体一致讨伐。我关注的公众号还算是有一定质量的,除了曹林老师写一篇《不妨原谅王楠老公暴露自己曾经的幼稚愚蠢》,剩下的公众号全部沦陷。人家只是说说自己曾经的幼稚做法,却被自媒体拿出来断章取义地恶意消费。

这样的热点,如果我有想说的,我会撰文,如果我有新的角度,我会让大家知道。但没有任何了解的领域,仅凭臆测就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文字去推广自己,这样的事我不做,也做不来。

我的清高原则也不意味着我不会去做推广。每一个写文字的人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更多的人看到,毕竟不是写日记,除了自娱自乐,我希望有人能看到我对周围人、事的看法,我对这个世界的思考。

作者:云松

新媒源公社高级运营官,每天输出几十篇互联网干货文章,旨在更好的服务好每位朋友

无论你是自媒体人士、微商、电商、淘宝客、大学生、宝妈、上班族 都可以约一下新媒源公社创始人飞哥(微信/QQ:9872659)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