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C3】消费社会里的新穷人

C?3;同学共创

广度·深度·温度

前言

“人类的存在方式有很多种,但是每个社会只选择它喜欢或容许的方式。”在齐格蒙德?鲍曼看来,这就是“社会”的真谛。不同的社会依据各自的伦理准则,会天然地接纳一部分人,并排斥另一部分人。而如今的消费社会排斥穷人——不合格的消费者。

齐格蒙特·鲍曼(Zygmunt Bauman,1925-2017.1.9[1] )现为利兹大学和华沙大学退休的社会学教授之一,是当代性与后现代性最著名的思想家之一。

1925年出生在波兰西部波兹南一个贫苦的犹太家庭。1939年,二战爆发,鲍曼全家逃亡苏联。1943年,18岁的鲍曼参加了在苏联的波兰军队,战后,鲍曼升为上尉,不久又被升为上校,就是在这个时期,鲍曼开始攻读社会学的学位,师从波兰当时的知名学者奥索夫斯基和霍施菲尔德。在1953年的反犹太清洗中,他成了牺牲品,被突然撤消职务他于1954年起在波兰华沙大学哲学与社会科学系任教。1966年,鲍曼担选波兰社会学协会执行委员会的主席。1968年因反犹主义和“毒害青年罪”被 驱逐出波兰 。 1972年后任教于英国利兹大学。1990年被授予雅马尔费奖 (Amalfi Prize)。 1998年被授予阿多尔诺奖 (Theodor W. Adorno Prize)。《流动的现代性》(Bauman,2000)、 《共同体》(Bauman,2001a)、《个体化的社会》(Bauman,2001b)、《被围困的社会》(Bauman,2002) 和《流动的爱》(Bauman,2003)、《虚度的光阴》(Bauman,2004)。

穷人为什么不受欢迎

生于波兰、后来长期居于英国的鲍曼,著述等身,极具洞见。在这样一个惶然的世界上,他总是能够清晰并且及时地指明我们的现实处境。他的传记作者丹尼斯?史密斯曾有过一个比喻,说鲍曼好比“前天”到达新大陆的移民,能给“昨天”到达的人提供建议。

我喜欢这个比喻。中国更像是“今天”到达的旅行者,更需要耐心倾听,以早日判明这个奇幻而迥异于故乡的新世界。三十年前,我们曾经发誓献身四个现代化,而今“四化”既成,人们却发现自己时常陷入后现代的迷茫。在迈向现代化的波澜壮阔的惊险旅程上,我们渡尽一百年的惊涛骇浪,而今抵达,却又惊奇地发现,这旅程远未结束,却不再有清晰的路标,而且目的地不明。是的,我们正在和世界一起,踏上未知的后现代征程。在这条路上,再没有什么老大哥可供模仿或反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