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守护丽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尹传红 |《不羁的思绪——阿西莫夫谈世事》校译后记

作者尹传红(《科技日报》主任编辑,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副秘书长)

责编 许小编 刘小编

◆ ◆ ◆ ◆ ◆

写在前面

关于阿西莫夫,20多年来我已经写了许多文字,但是,没有一篇像写《不羁的思绪》之“校译后记”这般投入,这般动情,这般感怀。

这篇后记接近1万字,从一些侧面大致介绍了阿西莫夫作品在我国的传播历程,当然,也包括我与阿西莫夫结缘的历程。

文章定稿2014年6月22日发给出版社后,我又转发一些好友先阅。6月27日,我在报社的一位小兄弟读后给我写来一信:

两个人,改变了老哥的人生。虽然在当下以官财思想为主流的社会中算不得成功人士,但一生都能以自己喜爱的工作为奋斗目标,并一直为之努力下去,这种人生的理想可不是前者那些‘成功人士’所能比拟的!人和动物究竟区别在哪儿?好像大部分人知道又不知道……

这位兄弟所言,对我肯定是高抬了。他提及两个人(阿西莫夫和叶永烈)改变了我的人生,倒千真万确!我自己想补充的一点是,除却所谓的“奋斗目标”(或许说“人生寄托”更好),我从中收获也属很大的,是一种理性思考的乐趣。

8月16日上午,在上海书展现场,我亲眼看到《不羁的思绪》,还有同为我校译的《上帝粒子》(40万字,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摆在了展台上,心里别有一番滋味。这一天靠近中午的时候,我受邀担当了“《叶永烈笔下的十万个为什么》作者签售会”主持人,又一次为我少年时代的偶像“站台”,深感荣幸。

8月19日晚,还是在上海书展现场,见有厚厚一大本很贵的《莎士比亚传》摆放,几无犹豫就买下了。只因受到封面印着的歌德之语触动:当我读到莎士比亚(作品)的第一页时,我的一生就都属于他了!

顿时联想,上世纪80年代初在桂林,少年时代的我第一次读到阿西莫夫作品时,就是这般“惊艳”啊。

昨天晚上,我专门给我姨打了个电话(她现居柳州),告诉她,写完这篇后记之后,我更深切地意识到,她和我姨父也是我人生事业的“贵人”……

就写这些吧。

2014-9-1,13:00

阿西莫夫之缘

敲打出这个标题,却不知从何说起。

沏上清茶一壶,放飞“不羁的思绪”,一时百感交集。

22年前的4月6日,大洋彼岸的阿西莫夫辞别人世,刚参加工作一年多的我闻讯,悲痛不已。而本书的两位译者江向东和廖湘彧,最近几年里相继撒手离去,同样也令我深为惋惜。

我与向东先生有着十多年的交情。我们相识相知,正是拜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之所赐。当年,翁经义社长和卞毓麟先生来京组稿访友,常与热情好客的向东先生聚谈,我多次受邀陪坐,得以聆听他放言神侃。有他在,席间总是充满欢声笑语,留给大家非常美好的回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