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周末“悦”读 | 那段痛彻心扉的家国史,你死是为了谁

“在人类征战的历史中,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对这么少人,亏欠这么深的恩情。”

1

许希麟家的上空,最近经常会有飞机在低空掠过。放暑假在家的她只知道,那是笕桥航校的学生在上课。

1932年,为应对可能全面爆发的中日战争,国民政府在杭州笕桥成立了中央航空学校,开始培养第一代飞行员。每一个学生一进校门就会看见刻在石碑上的校训:“我们的身体、飞机和子弹,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

刘粹刚是航校二期驱逐科学生,他是辽宁人,日思夜想打回东北去。他的空中射击命中率高达9成,与教官高志航不相上下。

对飞行员来说,死亡来的时候是一瞬间,爱情来的时候也是一瞬间。

他在火车上邂逅了18岁的许希麟,一见钟情,无法自拔。如今已无人知道,在那个没有手机的年代,他是怎么知道许希麟名字和家庭住址的。回去他就给许希麟写了信:

“初遇城站,获睹芳姿。娟秀温雅,令人堪慕,且似与余曾相识者。车至笕桥,匆促而别,然未识谁家闺秀。如是风姿,意不复见。耿耿此心,望断双眸。”

然后,刘粹刚就每天都到许希麟家上空低空飞行。这种撩妹的方式,首先打动了未来的丈母娘,她对女儿说:

“一定是那位姓刘的年轻人,飞得这样低,好猛好险。他还伸出头来跟我打招呼,又做特技给我看,电线震得抖动。我看现在通行男女交往,你就和他通信做个朋友吧。这年轻人,也太执着了。 ”

许希麟此时已是小学校长,已经拒绝过不少男士的求爱,但刘粹刚让她提笔写了第一封回信,两人开始交往。

许希麟的父亲把掌上明珠叫到身边,说:“粹刚这个年轻人的确不错,但他的职业太危险了,你……”

许希麟笑了,拿筷子在父亲的酒杯里沾了酒,写下一行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刘粹刚突破了许希麟的心防,许希麟突破了父亲的担忧。三年后,两人喜结连理。

2

齐邦媛被张大飞拥入怀中的那一刻,她已经19岁,在重庆南开中学念书。

张大飞的父亲因为放走不少抗日同志,被日本人在广场上浇油漆烧死。家破人亡的张大飞一个人从辽宁进关,一路颠沛流离之后,被同是辽宁人的齐邦媛一家收留。

1937年,18岁的张大飞以优异的成绩考上航校第十二期学生,后来更是被选为第一批赴美受训的中国飞行员。在这期间,他一直与齐邦媛通信。

在一封信里,张大飞写道:“前天升空作战搜索敌迹,正前方云缝中,突然出现一架漆了红太阳的飞机!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驾驶舱里那人的脸,一脸的惊恐。我来不及多想,只知若不先开枪,自己就死定了!”

精选